放血疗法是一种相当古老的治疗方法,最早的记载出现在《黄帝内经》之中,可治疗癫痫,头痛,暴喑,热喘,衄血等病证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医学发展,放血疗法又始终无法通过临床验证,已基本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    华锐枫所会的放血疗法自然来自老祖宗的传承,但它更大的攻效并不是治疗别的病症,而是用于排毒。

    天绝师太被无数毒虫蜇过,身上到底中了多少种毒,纵然是华锐枫在一时半刻间也无法分辨清楚,所以先给她放血排毒是绝不会有错的。

    放血疗法要对穴对位,隔着衣服明显是没办法的,所以必须得把她身上的衣服去掉。

    华锐枫又没有长透视眼,隔着衣服怎么能准确扎针放血呢!因此天绝师太不但要脱,而且得全脱,要扎的穴位有二十七个,遍布全身上下。

    华锐枫在金珂的帮助下将人抬进浴室之后放在地板上,这就准备动手给她去掉衣物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仍然身披斗蓬,只露着一双眼睛的天绝师太,华锐枫却有些犯难!

    如果说这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,他还能勉为其难。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秃尼,他怎么能下得去手呢?

    “金莲!”华锐枫为了避免自己恶心到,从此留下什么阴影,这就转过身道:“还是你给她脱吧!”

    “主人!”金珂撇撇嘴道:“麻烦不要这么矫情好不好,一会儿放血的时候,你还不是照样得面对她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忍一时,心灵多一方净土!”

    金珂叹气,“主人,你在我心目中的人设已经渐渐崩塌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什么人设?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流氓加色鬼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呃!?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刚开始的时候演得多像啊,又什么备皮,又什么擦身,又什么拍照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前面两样我认,可我什么时候给你拍过照?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哦,是主母给我拍的,你没那个爱好。可你当时演得真的很像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现在已经不像了?”

    金珂撅着嘴道:“现在就像个*无能一样!”

    华锐枫瞬间被气着了,“亲爱的金莲,我觉得你应该是很久没听歌了!”

    金珂心中一凛,忙不迭的改口道:“不不不,主人,我说错了,你才不是那啥无能,你可厉害了,可生猛了,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器大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华锐枫喝道:“快,少啰嗦,给她把衣服脱了。”

    金珂没敢再吱吱歪歪了,认命的去解天绝师太身上的斗蓬,华锐枫则是转过身,因为实在没眼看。

    只是才那么一小会儿,金珂便惊声尖叫了起来,“天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敢回头,但忍不住张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金珂喃喃的道:“太,太……太那啥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太恶心是不是?人上了年纪都这样的,以后你老了,也同样干瘪巢皱的!”

    金珂伸手拉他道:“主人,你转过身来看一眼再说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不用看都知道是什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不是的,你转过来看啊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看的!”华锐枫无奈的转过身来,可只看一眼就忍不住叫了起来,“…我了个去!”

    浴室的地板上,天绝师太身上的连体斗蓬已经被脱掉了,可是躺在那儿的并不是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妪,而是一个颜值爆表的美少女!

    漆黑散乱的长发,清美绝伦的五官,紧致白皙的肌肤,宛如少女……不,不是宛如,就是一个少女,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,比金珂还要青春貌美!

    “这,这什么情况啊?”华锐枫喃喃的道:“老秃尼被调包了吗?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不可能,如果你带回来的真是天绝师太,那她就是天绝师太,我一直守着她,寸步也没离开过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,那她怎么会是这个样子!”

    金珂忍不住翻白眼了,“你问我,我问谁啊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问白素!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叫素姐!”金珂说着又摇头,掏出手机道:“不,我直接打给她更快了。”

    白素接了电话后,没多一会儿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躺在浴室里的天绝师太,她也一脸的懵逼!

    华锐枫看见她这样的表情,不由疑惑的问:“这不是你师父?”

    白素半天才道:“我……不知道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不知道?你连你自己的师父都认不出来?”

    白素苦声道:“师父从来没让我看过她的真面目,不管什么时候,我看见她,她就是穿着这身只露眼睛的斗蓬!”

    华锐枫愕然的道:“这么神秘?”

    白素想了想道:“不过认得她的手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呃?”

    白素赶紧的蹲下去,拉起天绝师太的手来仔细查看,一阵之后才道:“她就是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疑惑的问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!”白素重重的点头,指着那双修长雪白的手道:“这就是她的手,之前她手指手教我剑法的时候,我还纳闷,师父这么大的年纪,一双手怎么还这么漂亮,还有你看这里,这个疤,是她在测试仁白的时候弄伤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顺势看去,只见她所指的地方确实有一道明显可是却已经淡化的疤痕,不由问道:“仁白是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指了指自己的腰,“就是这把软剑的名字!当时师父把剑刃缠在手上,想看看用内气能不能将它震断,结果反倒弄伤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就是说……她真的是你师父!”

    白素苦笑道:“恐怕是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她怎么会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白素摇头,想了想道:“不过……可能是素女经的缘故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师父曾说过,凡事都有得有失,练了素女经,虽然就与男人绝缘,但会青春永驻,红颜不老!”

    华锐枫惊愕的道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原来的时候,我觉得是假的!”白素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天绝师太,“可现在看来,恐怕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好吧,我知道了,你上去吧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又上去?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“你上去比较好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华锐枫,你要对我师父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不会想知道的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不,我想知道!”

    华锐枫只好道:“我要脱她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金珂忍不住翻起白眼道:“主人,你一下不装流氓就会死吗?素姐,主人正准备给你师父解毒呢!”

    白素这才释然,“哦哦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别哦了,上去吧!”

    白素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难道你还想留下来参观,跟她比比身材?”

    白素苦笑,最终只能横他一眼后,转身离开房间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