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家大宅虽然位于旧城区,但不是居民密集的地方,而是独门独户的存在,与别的房子隔着相当远的距离!

    苏家门难进,脸难看,一般人也轻易不会到这个大宅来。因此别说这里发生争执,就是像现在这样发生了杀人案,也不会有人知道,更不会有人来救驾!

    只是有的时候,事情并不是绝对的,在苏贝琳将要被黑岩一拳毙命的关键时刻,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断喝:“住手!”

    众人扭头看看,发现是一直没有露面的华锐枫终于登场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带着千军万马,就仅仅一个人。

    苏家众人看见他出现,并没有感觉多高兴,这厮现在虽然长了不少本事,可明显不是他们的救星!

    面对黑岩这样的绝世高手,华锐枫也只能是打狗的肉包子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夏玥却很高兴,笑得如花灿烂的道:“小枫枫,你竟然来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面无表情的道:“我不该来!”

    夏玥笑意不减,“可你还是来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疑问:“你希望我来?”

    夏玥失点头道:“当然,苏贝琳虽然聪明,可只凭她一个人,恐怕也没办法安排这么好的戏。虽然你直到这一刻才出现,我却始终感觉这出戏里头隐约有你的影子,搞不好这都是你一手导演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吭声,无疑是默认了,其实他不想现身的,现身就要跟夏玥面对面的开干。

    对这个女人,他已经渐渐克服了恐惧,正面开干也是预料中的事情,他怕的是与夏玥背后的组织为敌,因为他明白以自己现在的实力,真不是人家的对手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没有选择,他可以漠视苏家别人的生死,但不能眼睁睁看着苏贝琳香消玉殒,所以最终还是出来。

    夏玥戏谑的问道:“小枫枫,是不是结果并不如你想的那么美满,所以你被迫出来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叹气道:“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狗胆包天,在今时今日这种环境下,你竟然也敢堂而皇之的大开杀戒。”

    夏玥也摇头道:“小枫枫,你现在确实变了很多,已经学会用脑子了。然而很可惜,江山易改,禀性难移,你还是有一个致命的缺点,那就是心太软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觉得心软,总比阴毒要好。”

    夏玥仍然摇头,“男人想要成大事,那就不能有妇人之仁,女人也一样。既然我的事情已经败露,那么今晚这些人就绝对不能活到明天,当然,你是例外的,我这么喜欢你,怎么会舍得让你轻易去死,但你以后跟着我,可真要乖,要听我的话哦!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道:“你还想把我捆在你身边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夏玥点头道:“我原本打算这事一完就去找你,现在你既然送上门来了,反倒省得我多费手脚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到了这个时候,你就不要白日做梦了!”

    夏玥提醒道:“小枫枫,现在天已经黑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冷哼道:“那你也是做梦!”

    夏玥笑了起来,“你又想激怒我是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一样怕你发怒?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真的要激怒我,那我就让你成功一次!”夏玥点头,这就喝道:“黑岩,先不要管苏家那些废物,把小枫枫给我拿下。嗯,他要不听话,那就先把他打残,免得他以后再跟我张牙舞爪。”

    黑岩其实早就想将华锐枫打残,所以一听这话,立即就朝他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华锐枫知道自己打不过黑岩,可是他毫不畏惧,只是脸上浮起一些歉意,“白素,对不起啊!”

    旁边始终都在努力充当一名酱油党的白素听得愣了愣,疑惑的看向他!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别看戏了,下场演出吧,黑岩要将我打残呢!”

    听见他这样说,没等夏玥出声,黑岩已经冷笑起来,“你觉得白素会帮你?”

    “呛”的一声响,寒光骤现之间,黑岩感觉眼前人影一花,白素已经扬剑挡在了华锐枫面前!

    黑岩被弄得一愣一愣的,“白素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语气平淡的道:“你猜错了,我真的会帮他!”

    黑岩仍然反应不过来了,“你,你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没有解释,只是回头幽怨的看了华锐枫一眼,显然是恨他这个时候将自己摆上桌面。

    华锐枫无奈的摊手道:“我也没办法,你多凉解吧,我要被黑岩打死打残的话,对你绝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白素叹气,也不再看他,只是扬着剑,警惕的盯着黑岩。

    夏玥的脸色却开始变得无比难看,“我一早就感觉你们两个有奸情,没想到竟然真的是这样,这么说来,坏我事情的是你,是你给他通的风,报的信?”

    白素缓缓的道:“我跟他并没有奸情,但没有我同意,谁也不能伤害她!”

    夏玥怒声道:“白素,你知道你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吗?你这是背叛,你以后会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白素长叹一口气,“以后的事情,谁知道呢,活过了今天,再说明天吧!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!你既然要一意孤行,那就怨不得我了!”夏玥阴沉无比的道:“黑岩,拿下她!”

    黑岩却是很犹豫,几年来他不但将白素视为同伴,而且早已暗暗产生爱慕之意,这会儿要刀刃相见,他实在是有点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夏玥见他不动,顿时冷笑起来,“黑岩,装不下去了吗?”

    黑岩疑惑的问:“夫人,我装什么?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装作你是被冤枉,装作听我的话在大开杀戒。实际是视频里面的就是你,你早就背叛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黑岩怒道:“不,我没有!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既然你没有,为什么不出手?”

    黑岩再次看向白素,面色阴沉的道:“白素,对不起了,既然你作了这样的选择,那就不能怪我了!”

    白素扬起软剑,“不必啰嗦,来吧!”

    黑岩的目光一门对,拳头就直直的砸向白素,白素自然不是吃素的,软剑一扬,像飞舞的毒蛇卷向他的拳头!

    瞬间,两人激战在一起!

    人影交错,拳来剑往,打得难分难解,快得让人感觉眼花缭乱,根本分不清谁是谁。

    见两人一时间难分胜负。

    夏玥决定不等了,冲自己带来的七人喝道:“你们上,把苏家那些废物全都给我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七人齐声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华锐枫见他们要扑向苏贝琳等人,立即就挺身而上,想要挡住他们。

    夏玥却是横跨两步,挡到了华锐枫面前,“小枫枫,你要上哪去?”

    华锐枫见她的目光隐现杀意,瞬间警惕起来,接连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夏玥缓缓扬起双手道:“小枫枫,你是不是一直想知道,我到底会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确实想知道!”

    夏玥脸上又浮起了笑意,“今天我成全你,让你好好的开开眼界!”

    华锐枫心里七上八下,可是却知道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的道理,直接扑向夏玥,准备一啄过去给她。

    然而才冲到一半,恐怖的事情发生了!

    他在隔着夏玥约有两米距离的时候,身体生生滞在那里,因为他被一只手挡住了。

    那不是一只真正的手,是一只完全看不见的手,而且这只手还掐住他的脖子。当然,也可以说是一条蛇缠住他的脖子。但不管是手还是蛇,那都只是一种比喻,因为根本就看不见。

    只是虽然看不见,可感觉却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华锐枫的脖子真的是被掐住了,完全不能呼吸,他立即伸手到脖子上,想要掰开缠在那里的无形东西,可怎么也掰不开。

    无法呼吸的他脸色很快就窘红起来,心里也无比恐惧,这就是夏玥的邪术吗?可这是什么?隔空打牛?还是巫术?

    他的心中有无数疑问,可是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夏玥的双手就那样扬在半空,可明显很吃力,脸色发红,额上的血管突显得十分清晰!

    只是她阴狠的目光中却带着戏谑,似乎十分享受这样折磨华锐枫。

    无法呼吸的华锐枫眼看就要窒息而死了,可是又无计可施,当他感觉到腹部的那团内气的时候,心中一动,赶忙运气全身,最后集中到脖子上,从内向外的全力抵抗那只无形的大手。

    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这种方法竟然有效,被紧掐的脖子竟然松了一点点,勉强能够呼吸了,虽然十分的困难。

    夏玥似乎也感觉到了他脖子上的变化,咬紧银牙,扬在半空的手更是僵硬绷紧,加大力度!

    华锐枫瞬间感觉脖子再次抽紧,只能拼命的催动体内那团气去顽抗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羸弱的内气明显是抗不住夏玥强大的邪术,原本还能勉强呼吸的他再无法吸入一丝一毫的空气。

    无法呼吸的他,脸开始有由白变红,由红变紫,眼见着就要彻底窒息而死了。

    照理而言,夏玥应该见好就收了,她只是想华锐枫见识一下她到底有什么能耐,并不是真的要置他于死地。可这会儿她仿佛已经失控了,面目扭曲,双眼血红,充满了兽性的杀意!

    是的,此时的她,已经停不下来了!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