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影画面中出现的女人,就是周雪。

    周雪坐在一张沙发上,装扮得体,仿佛在接受记者采访似,只听她缓缓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周雪,今年二十六岁,是苏氏药厂被烧毁之前,我一直是药厂的采购!”

    苏家众人听了面面相觑,因为在场有不少人都不知道这个周雪,但有一个人是例外,那就是苏振文,他不但知道周雪,甚至还了解她的深浅!

    看到周雪出现在画面中,苏振文有点反应不过来,喃喃的道:“这,这有她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不过没有人搭理她,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屏幕上。

    周雪继续道:“前几个月,我采购了一批不合格的明胶,就是胶囊的那层壳,收了供应商二十一万回扣,这个事被厂长知道了,厂长汇报给夏总,就是你的夫人夏玥夏总,夏总将我找了去……她说她可以不报警,但要我帮她做事。做成一件,就给我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镜头移转,一个男人出现在画面中,他开口问道:“那我家夫人都让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,不但夏玥脸色大变,黑岩也一样,因为这个出现的男人竟然就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黑岩接触到夏玥投来的阴恻目光,急忙的摇头道:“夫人,这不是我,这绝对不是我,我没有拍过这样的视频!”

    夏玥阴沉沉的道:“那这上面的是谁?”

    黑岩道: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PS上去的!”

    两人争辩未完,画面中的周雪又说话了,“夏总一共让我做了三件事,第一件就是让我主动接近苏振文,并且勾引他上床,只要我能证明我跟苏振文真的上了床,她就会给我一百万。所以我偷偷拍了我跟苏振文在床上的视频,交给了她,她也真的给了我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听到周雪这样说,苏振文立即就无法自控的叫骂起来,“这个臭婊子,我说她怎么会那么主动的送上门来,甚至还倒贴我,原来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洪泰直接一拐杖敲到他头上,“你先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苏振文吃了打,而且不是一般重的那种,终于不敢吱声了。

    画面中的周雪又接着道:“第二件事,她让我再悄悄的进一批那种不合格的明胶,混入金瑞生物那个药物的生产线里头。那种明胶不是标准的药用明胶,是用工业皮革边角废料熬出来的,这种废料很便宜,一吨才几百块钱,大约十吨左右就可以熬出一吨明胶。可是这种这种皮革在生产加工的时候合用了铬鞣剂,使得皮革上含有铬,所以熬出来的明胶也含有铬,再用这种明胶包装药物,重金属自然超标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听到这里,也怒不可遏了,冲夏玥道:“那批药含有重金属的事情,原来是你搞的鬼!”

    夏玥的脸色十分阴沉,已经不再出声辩解了。

    画面中的黑岩却问道:“第三件事呢?”

    周雪便道:“第三件事就是前几天了,她让我想办法把药厂给烧了。我很害怕,面且也想不出办法,她就教我!让我带苏振文去仓库鬼混,玩皮鞭蜡烛,然后故意把火苗滴到化学清洗剂上!”

    苏振文听到这里,连连锤足顿胸的叫道:“臭婊子,我说周雪那个贱货这么怕疼,怎么突然就要跟我玩八件套,还一定要去仓库玩,原来就是为了烧药厂,我太蠢了,我实在太蠢了!我TM真是蠢得无药可救了!”

    苏洪泰的拐杖连连顿地,“看来,我真是瞎了眼啊!我一直还觉得你是个好人,原来你才是害得我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!”

    苏家别的人也忍不住,通通冲她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夏玥面对恶毒的指责咒骂,原本脸色还很阴沉的她,突然就笑了,“好吧,摊牌了,不装了,不错,一切都是我做的!”

    苏贝琳质问道:“我脸上的斑,真是你弄的?”

    夏玥环顾众人,最后回到苏贝琳身上,“苏家上下,要真说谁还有点脑子,那就仅仅只有你,我不弄点什么给你折腾一下,你绝对会坏我的事。没想到最后,我的事还是被你坏了。看来当初我还是太仁慈了,我不应该给你弄什么斑,应该直接弄死你的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怒得咬牙切齿,“那我爸呢?他对你那么好,你为什么还要把他弄得中风瘫痪?”

    夏玥摇摇头,不屑的道:“那个老东西,一天天什么都不想,就想跟我圆房,而且他还霸占着苏氏药业总裁的位置,什么事情都要管,我不让他中风瘫痪怎么能行!”

    苏成谨出声喝问道:“我爸的死不是意外,也是你害的?”

    夏玥极为痛快的承认道:“没错,也是我,是我找人把喝醉了的他推下海去的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怒不可遏,立即想要上去跟他拼命。

    苏如玉急忙道:“我爸呢?被你弄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夏玥摊手道:“那就不知道了,我只是把他交给了别人,是被弄去做试验品,还是被绞成肉碎,我也没去过问。”

    苏如玉三姐妹怒不可收,想要上来活撕了她!

    苏贝琳赶紧拦住,冲夏玥喝问道:“夏玥,你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,你就不怕遭报应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,我也很无奈啊!”夏玥突然有些哀伤的道:“如果有机会做一个好人,谁愿意搞得自己千夫所指,万人唾骂呢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你这个贱人,你会不得好死的!”

    夏玥点头,“或许会吧,我也早做好心理准备了。不过就算真的要死,那也是你们先死,我的时候还没到!”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,还说时候未到!”苏贝琳冷哼一声,张嘴问道:“金珂,刚刚这个贱女人说的一切,你都录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主母,都录下来了,而且是多角度,全露脸的。”

    夏玥微微蹙眉,看看金珂的手,并没有发现她拿着手机拍摄,环顾左右一阵,终于发现厅堂的四角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装上了小巧袖珍的摄像头!

    “苏贝琳,你果然和我想像的一样聪明啊!”夏玥感叹的说了一句,随后又摇头,“可惜啊,聪明反被聪明误。你觉得我把这一切都告诉了你们,你们还能活下去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警惕了起来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夏玥再次环顾苏家众人,神色冷漠的道:“原来的时候,他们或许还可以苟延残喘的活下去,可你偏偏要故作聪明的揭露我,既然无法抵赖,那我只能发发善心,告诉你们真相,然后让你们安安心心的上路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你想杀我们灭口?”

    夏玥露出一副夸张的惊讶之色,“这都被你猜到了,你果然很聪明哎!”

    苏贝琳指着那些仍在客厅上的大小老板道:“当着他们的面?”

    夏玥叹气摇头道:“苏贝琳,我刚说你聪明,怎么突然又像傻叉一样了呢!”

    苏贝琳定睛看看那些人,发现他们一个个的神色都极为冷漠,眼中没有丝毫的同情与惊讶,顿时就明白过来了,这些或许真的是什么商人老板,但同时也是夏玥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夏玥的神色彻底的冷了下来,“事已至此,没有什么好啰嗦的了,你们的遗言我也不想再听,上路吧!”

    她带来的那七个男女,原本还站一旁看戏,可是听到她这样说便霍动了,显然是要对苏家众人出手,实行满门抄斩!

    “慢!”夏玥伸手一挥,拦住那七个男女,然后喝道:“黑岩!”

    黑岩忙道:“我在!”

    夏玥问道:“你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吗?”

    黑岩道:“当然!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那你来动手,将屋里的人,通通给我杀了!”

    没等黑岩答应,苏振文便首先忍无可忍了,一把抄起桌上的水果刀朝夏玥扑了过去,“麻痹,你这个臭婊子,我今天非得宰了你不可!”

    只是没等他扑到夏玥面前,黑岩已经刷地挡住了他,大手一探便轻而易举的夺下了苏振文手中的刀,顺势反手一刺,水果刀就没入了苏振文的胸膛。

    苏振文捂着胸膛上的水果刀,踉踉跄跄的后退,苏家众人无不惊呆了,失声大叫着上前扶住他。

    “爸,还有我的家人们,我……咕咕,拖累你们了!”苏振文挣扎着说话,可是才说了几句,嘴里就有血涌了出来,可仍然断断续续的道:“如果有来世,我,我再来,报,报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话还没说完,他已经支撑不住,两眼缓缓闭上了,也不知道是暂时昏死,还是已经彻底嗝屁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!”苏成谨看见自己四叔的惨状,终于再也忍不住了,怒吼一声朝黑岩扑了过去,“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黑岩伸手一挥,一掌就直接将他拍飞了!

    苏成谨摔落到一张古董八仙桌上,将桌子压了个稀巴烂,人也倒在那里,再也无法爬起。

    看着仍然步步紧逼的黑岩,苏贝琳赶紧的上前,将自己的家人护在身后,“黑岩,你住手!”

    黑岩面对苏贝琳,多少有也不忍痛下杀手,不由回头看向夏玥,发现她面无表情,这就一咬牙,扬起拳头朝苏贝琳脑袋上的太阳穴上砸去。

    一首身影飞掠而来,奇快无比的将苏贝琳一把拽开,护着她疾退几步。

    苏贝琳定下心神看看,发现出手救自己的是金珂。

    金珂原本也不想出手的,因为一看黑岩的架势她就知道,自己根本不可能是这厮的对手。然而她却不能不出手,因为苏贝琳真被打死的话,她的果照就会满天飞。

    黑岩一击落空,微微愣了下,但随即就快如闪电似的扑上,双拳交替而出,不停的打向金珂。

    金珂一连挡了六拳,可最后还是被黑岩一脚踢飞了,摔倒在墙角处半天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黑岩不屑的看她一眼,抬步缓缓的走向苏贝琳,又一拳朝她的脑袋砸去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