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上午九点。

    苏贝琳在宿醉中醒来,发现自己的头很疼!

    不过这也没什么,酒喝多了自然会头疼,昨晚到底喝了多少,她记不太清楚了。只是依稀记得先和华锐枫喝了两瓶红酒,喝完了又开一瓶茅台,茅台喝完了还有没有喝别的,她已经完全不记得。

    不过张开眼睛的时候,她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,自己的身上竟然是赤条条的。

    然而这明显不是最可怕的事情,更可怕的是床上不止她一个人,华锐枫也在。

    两个人睡在一起,已经可怕得不能再可怕了,然而尤其可怕的是,此时她竟然就趴在华锐枫的身上。

    看清楚眼前的状况,又确定不是梦后,她刷地一下就坐了起来,双手刷地捂住了胸,可是看着仍然睡得很舒服,甚至在匝嘴的华锐枫,她实在是气愤不过,腾出一只手拍到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不是特别的用力,最少没有打金珂那么狠。

    正在酣睡的华锐枫瞬间被打醒了,看到坐在自己身上的苏贝琳,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,还错以为是当初的彭靓靓。

    苏贝琳一手掩着胸,又羞又怒的冲他质问道:“华锐枫,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回想起昨夜,脸上浮起苦色,“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做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指着自己,又指着身上仅穿着一条短裤的他问道:“我们已经这个样子,你说什么都没做?你觉得我是三岁小孩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能冷静一点,听我解释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心头发凉,语气愤恨,“你还有什么好解释?”

    华锐枫想了想道:“好吧,我们确实做了,要不我们等会儿就去把结婚证补回来,以后好好过日子吧?”

    苏贝琳也不再用手摭胸了,反正之前治病的时候全身都被看过了,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,心如死灰的她感觉再没什么好摭掩。“华锐枫,我不知道你说的话会不会算数。但我苏贝琳说的话,从来都说一句是一句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个我已经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那你记得我昨晚说过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昨晚说了很多话!”华锐枫有些挠头的道:“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晚跟你说得很清楚。如果你只想睡我一次,没问题,我让你睡,但穿上衣服我就会离开,从此我们不拖不欠再不相见。如果你想睡我一辈子,那我们就重新开始,一切都得慢慢来。我已经跟你说得这么明白了,你最后竟然还是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华锐枫急声道:“不是的,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苏贝琳打断他喝道:“你想说什么?是不是想说你也喝醉了?你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不,我昨晚没喝醉!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你什么都不必再说了,我们就这样吧,从此以后各自安好!”苏贝琳冷冷的看他一眼,然后就下了床,可是在床下找来找去,始终找不到自己昨天穿的衣裙,这就冲他质问道:“我的衣服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在洗手间里面!”

    苏贝琳这就进了洗手间,果然找到了自己的衣服,可是已经浸泡在洗手盘里面,根本没办法穿了,这就光着身子出了房间,去客厅找自己的行李箱。

    “苏贝琳!”华锐枫赶忙追出去,“你能听我好好说两句话吗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苏贝琳娇喝一声,一边穿衣服一边道:“我现在看到你,听到你的声音就感觉恶心!你从现在就开始不尊重我,以后真的跟你复婚了,你还会将我放在眼里吗?家庭暴力,从来都只有0次,要不然就是N次!”

    “这都哪儿跟哪儿?”华锐枫啼笑皆非,“怎么还扯上家庭暴力了呢?”

    苏贝琳怒声道:“那天晚上霍纯儿的话你没听到吗?婚内那啥也同样是犯罪!何况我们昨天已经离婚了。你昨晚的行为,已经构成了QJ罪!!”

    华锐枫立即摇头叫道:“不,我没有,你不要冤枉我!”

    苏贝琳一句话都不想再跟他说,穿好衣服,拉上自己的行李箱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华锐枫忙拦住道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不用你管!”

    华锐枫急道:“你该不是要回东江湾吧?你不能回去了,你已经跟夏玥撕破了脸,回去的话,你绝对是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我跟你已经离婚了,我是生是死都与你无关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是的,苏贝琳,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苏贝琳什么都不听,一把推开他,夺门往外走。

    华锐枫立即就要去追,可出了门感觉凉飕飕的,这才发现自己只穿了条短裤,于是赶紧回家穿衣服。

    只是匆匆穿上衣服再出来,电梯已经下到了一楼,实在等不及的他就跑楼梯下去追。

    只是一直追到小区门口,也没看见苏贝琳的身影,他就想给苏贝琳打电话,可是摸了摸身上,手机没带,只能无奈的返回家里!

    在房间的窗台上找到仍架在那里的手机,发现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,于是赶紧的充电。

    一通忙乱,手机终于能开机了,只是没等他打给苏贝琳,已经有电话打了进来,来电显示是苏成谨的名字,这就接听起来。

    电话一通,那头就传来了苏成谨的哭腔,“姐夫,我们这次是真的完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叹气,这个苏成谨为什么每次给自己打电话都像报丧一样呢?耐着性子问道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成谨一边哭一边道:“江总那边打电话过来,说我们前天交付的那批药,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接口问道:“问题不大?”

    苏成谨吸着鼻子道:“问题不是一般的大,检测出重金属严重超标,根本就不能上市。所以他们不但不会给我们打款,还要向我们苏氏药业索要赔偿,如果我们拿不出钱来,他们就要起诉我们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道:“怎么会这样的?”

    苏成谨哽咽着道:“我也不知道,所有的原材料,所有的生产流程,我通通都是按照他们的标准来严格执行的,怕的就是其中会出什么纰漏,没想到最终还是这样的结果,姐夫,这回我们苏家是真的要完了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见他在那边哭哭啼啼的像个女人一样,原本就心情不好的他忍不住怒声道:“苏成谨,你特么是个男人就把眼泪给我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道:“我也不想哭,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,姐夫,你帮我打给江总,帮我求求他,让他不要告我们好不好?合同是我跟他们签的,爷爷也早把苏氏药业的法人名字转到我的名下,如果面临巨额赔偿,我们又拿不出来,我恐怕要坐牢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大皱眉头,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后,华锐枫正想给江佑平打电话,可是门已经响了,不是门铃响,是有人掏钥匙开门的声音!

    华锐枫有点被吓到了,谁有自己家里的钥匙呢?

    门打开后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,因为从外面进来的竟然是已经离开的苏贝琳。

    华锐枫十分意外的道:“你竟然有家里的钥匙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我昨天下楼买蜡烛的时候拿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疑问道:“那你……是回来还钥匙的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不,我回来听你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冷哼道:“你刚才不是不想听的吗?现在要求我了,所以又想听了?”

    苏贝琳一脸茫然道:“我求你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见她的神色不像装出来的,便收起阴阳怪气,“那你现在为什么又想听我解释了?”

    苏贝琳咬了咬唇,声音很低的道:“……我听别人说,女人头一次会很痛,而且会出血。第二天会很难受,甚至下床都困难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可我刚才走了一段路,没感觉自己有什么异常!”

    华锐枫轻哼道:“那也不一定的,有的女人第一次不但不出血,而且什么感觉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差点就想告诉他,我刚刚已经在小区公园的公厕里面检查过,那啥完好无损,知道误会了你,所以才回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,实在是不好意思,更怕他问自己是怎么检查的,万一他还得寸进尺的问自己索要手机看检查的视频呢!

    华锐枫并不是个喜欢斤斤计较的人,尤其是对着苏贝琳,更不是一般的宽容,所以问道:“你真的想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不然我回来干嘛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昨晚那瓶茅台喝完之后,你就醉得不行了,可你还嚷嚷着要我开酒,说什么要给我机会,还要看看我的车技到底多溜……”

    苏贝琳狂汗,脸红耳赤的打断他道:“我,我怎么可能说那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看她一眼,瓮声瓮气的道:“对,你什么都没说,一句都没有,这些全是我胡编乱造的!”

    苏贝琳无地自容,只好跳过这个话题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然后我被你逼着又开一瓶洋酒,你还说我们没有洞房花烛夜,也没有喝交杯酒,要给我补一个。结果一口都还没喝下去,你就吐了,吐得自己满身都是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所以你就……脱了我的衣服?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好气道:“难道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发馊发臭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狂汗,“那,那后面你又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应该问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我都喝醉了,我能对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终于忍不住,冲她喝道:“你喝醉了之后就像疯子一样,什么事情你做不出来啊?”

    苏贝琳被吼得一愣一愣的,只好弱弱的问:“那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把你弄到床上后,你就拽着我的手,不让我走,嚷嚷着要洞房,还要我脱衣服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难以置信的道:“我,我,我那么不要脸?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