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富有,但我要做一件奢侈的事情,那就是用我整个青春去撩你!——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。

    华锐枫走在菜市场之中,人却有点恍惚,感觉自己像是做梦般不真实,因为苏贝琳竟然始终拉着他的手,而且还是十指紧扣的那种!

    尤其让华锐枫感觉魂不守舍的,不止她的手,还有她的身体,两人紧挨着并肩而行,身体时不时会轻碰,柔软又带着弹性的感觉不时从手臂上传来。弄得他不但忘了讨价还价,甚至连买好的菜都忘了拿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终于买完了从菜市场出来,华锐枫却是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天气原本就很热,偏偏苏贝琳还要给他添一把火!

    回到东江首府的家后,苏贝琳没有像个大小姐似的坐着等开饭,而是第一时间摘掉口罩,挽起袖子,和他一起下厨。

    你淘米,我洗菜,不需要过多的言语,可一切却是那么默契,仿佛共同生活了数十年的夫妻。

    然而越是这样,华锐枫的心思就被弄得越复杂,好几次都想问苏贝琳,你这样到底是干嘛?想让我后悔跟你离婚吗?

    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的时候,一顿饭终于做好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吃饭,原本应该很简单的,但今天的情况有点特殊,所以菜做了不少。

    清蒸桂花鱼,子姜焖鸭,葱油白切鸡,客家酿豆腐,耗油生菜,外加鲜蘑菇瘦肉汤。

    只是华锐枫在端最后一道菜上来的时候,发现天虽然黑了,负责布置餐桌的苏贝琳并没有开灯,反倒点了几根红蜡烛,而且打开了客厅里的音响,然后又开了一瓶红酒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状不由苦笑,搞得这么浪漫干嘛?今儿是离婚,不是洞房花烛夜好不好!

    当两人都坐到餐桌前的时候,苏贝琳倒了两杯红酒,递了一杯给华锐枫,然后举起杯道:“华锐枫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华锐枫心中没有喜悦,只有沉重,但还是端起杯和她碰了碰,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苏贝琳见状便道:“喝那么急干嘛?”

    华锐枫强硬幽了一默,“男人不喝醉,女人没机会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笑了!

    有些女人,原本就长得很美,可是一笑起来,更是魅力无法挡。

    华锐枫看着烛光之下,伊人柔美迷人的笑容,心脏无法自控的怦怦乱跳起来。

    苏贝琳轻笑着给他的杯子再次倒上酒,竟然调侃道:“那你要喝醉一点哦!”

    华锐枫真就有点赌气的端起杯子,再次一口闷!

    苏贝琳问道:“华锐枫,你是不是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酒劲已经开始上来了,华锐枫直接道:“是!”

    苏贝琳一边给他倒酒,一边好奇的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被问得有些茫然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正再次准备将杯中酒一口闷的华锐枫有些意外,不由看向她!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是不是因为和我婚姻一场,结果却没圆房!”

    “噗!”华锐枫嘴里的酒,一下没控制住喷了出来,庆幸的是扭头得快,否则这一桌菜他就得自己一个人包了,但也连连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圆房,确实是这场婚姻里的遗憾!

    只是以前脸上长着恶斑的苏贝琳,华锐枫真的无法下咽,而且就算他啃得下,苏贝琳也不会让。现如今她恢复了绝世容貌,他却有些自惭形秽,感觉高攀不上了!

    苏贝琳见状便忙凑过来,一边轻轻拍着他的背,一边低声道:“反应这么大,看来你确实很在乎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原本渐咳渐止了,可苏贝琳接下来一句话,却让他再次剧烈咳嗽起来!

    “既然你那么在意,那我们今晚就圆房吧!”苏贝琳如是低声的道!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……”华锐枫差点没直接咳死,好不容易才停下来,难以置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贝琳明显没喝酒,可是脸上却挂了熏红,眼睛也不敢去看华锐枫。

    华锐枫为了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耳朵,又问道:“你能再说一遍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摇头道:“不能!”

    华锐枫顾不上再喝酒吃饭了,霍地站起来道:“那……我马上洗澡去!”

    苏贝琳汗得不行,忍不住拿眼横着他道:“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华锐枫冤枉得不行,这不是你主动撩我的吗?

    “你别激动,先坐下来!”苏贝琳伸手将他扯得坐下来,然后缓缓的低声道:“我确实可以跟你圆房,但那仍然是过去式,并不是新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一愣一愣的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苏贝琳抿了抿唇,犹豫半天才终于道:“我这样问你吧,你是想睡我一次,还是睡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呆住了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如果只是想睡一次,那你不用去洗澡了,咱们现在就进房间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立即就想站起来,和她进房间,可最终还是生生的忍住,“如果是想睡一辈子呢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那你别碰我,我们重新好好的开始!”

    华锐枫完全跟不上她的节奏了,“怎么个重新开始法?”

    苏贝琳轻声骂道:“真是个笨蛋,一个婚姻通常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当然是先相识,然后相知,接着相爱,最后才结婚的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你这不是懂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终于彻底明白了,“你是说我们按照这样的套路,重新开始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嗯!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道:“既然这样,那又何必离婚呢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这个婚,必须得离的。因为当初你是逼于无奈才娶的我,我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嫁给你。我们在婚前别说相识相知相爱的感情基础,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。没有婚礼,没有洞房花烛,仅仅就一本九块钱的证件,算什么婚姻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个……说得好像有点道理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另外,上门女婿这个身份,对你也是不公平的,在你乡下看到那些人那样贬低你的时候,我就决定了,不管怎样,也要先把你这顶帽子摘掉,不让别人再看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忍不住感动了,“所以今天你才借题发挥,故意当众激将夏玥,让她没办法再阻我们离婚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点头,然后又道:“不过从她的反应来看,我觉得自己好像猜对了。她真的很喜欢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狂汗道:“神经病吧,爱一个人是像她那样爱法的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爱而不得,确实很容易让人变成神经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摆手道:“我不想说她,说她就感觉恶心反胃!”

    苏贝琳又笑了,“你这是早孕反应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十分意外的道:“你也会开玩笑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我原本就是个爱闹爱笑的女孩,若不是疾病所迫,谁愿意搞得自己沉默寡言,不苟言笑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忍不住笑了下,然后提醒道:“我们好像说走题了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那就回到正题上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我只想睡一次呢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那穿上衣服后,我就会离开,从此我们不拖不欠也再不相见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汗道:“这么狠绝的啊,就不能先睡一次,然后再重新开始的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忍不住又拿眼横着他,“男人真的没有一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下意识反驳,“男人原本就不是东西!”

    苏贝琳点头,“说得对!”

    华锐枫狂汗,没有再跟她争论男人到底是不是东西,而是问道:“重新开始是从哪开始呢?”

    苏贝琳伸出手道:“你好,我叫苏贝琳,身高16,36。喜欢看书,听音乐,沉默的时候会像个傻子,闹腾的时候会像个孩子,笑的时候会像个疯子。我的理想是做个好妻子,拥有最少一个自己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被弄得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笨蛋,我已经介绍完了,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只能道:“那个,你好,我叫华锐枫,身高180CM,三围不知道,喜欢看岛国片,喜欢造孩子。我的理想是睡觉睡到自然醒,数钱数到手抽筋,当然,身边要是有一堆美女我就更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自我介绍完之后呢?”

    苏贝琳脸有点红的问道:“你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很诚实的点头,“喜欢!”

    苏贝琳笑了,“那好吧,我给你一个机会,从现在开始,你可以追求我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疑惑的问:“我一追,你就会答应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怎么可能,我们又不是在玩过家家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什么时候你才会答应呢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那就要看你的表现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疑问,“要怎么表现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这样的事情,你问我?你以前不是谈过恋爱,追过那什么靓靓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是谈过恋爱,可没有追过彭靓靓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呃?”

    华锐枫的道:“我是被倒追的,而且还有点糊涂,一场酒喝下来,我醒来的时候就在酒店了,彭靓靓正坐在我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!”苏贝琳的脸变黑了,“华锐枫,如果你真的想追求我,以后不要再跟我说你跟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委屈得一妣,这不是你先说起来的吗?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