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通乱七八糟的声音涌入耳朵,华锐枫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不过最后一人出声的时候,他却没办法再选择性耳聋了,因为开口的是苏贝琳!

    “华锐枫!”苏贝琳张嘴对他道:“我知道我不该开这个口,可这些是我的家人,我只能厚着脸皮的求你,你帮帮我们苏家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道:“我和江佑平虽然有一点交情,但金瑞生物并不是他开的,就算我真的跟他开口,他也未必作得了主的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只要你愿意开口,不管江总答不答应,你已经是帮了我,帮了我苏家。正好今天我苏家人全都在,那我就当着他们的面,把话给你说清楚,我同意和你离婚,你只要帮了我,今天我就可以跟去办手续!”

    始终没有说话的夏玥闻言,柳眉一竖,立即就要张嘴喝道:“苏贝琳,你在胡闹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妈!”苏贝琳缓缓的道:“我跟他之间的婚姻,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,你不要再插手了好吗?”

    夏玥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你一定要离?你想过后果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我和他这样拖着,谁都辛苦!你发发善心,放我们一条生路吧!”

    “我发善心?放你们一条生路?”夏玥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这话是不是太夸张了?说得我好像一直控制着你们的婚姻似的!”

    “不是好像,你确实一直在控制我们的婚姻。”苏贝琳毫不迟疑的反怼过去,“如果当初不是你以跟我爸离婚作要挟,我怎么会同意嫁给他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苏家所有人都愣住了!

    当初的时候,确实是夏玥主张让苏贝琳嫁给华锐枫,但那个时候苏贝琳脸上长了恶斑,脸已经毁容了,变得比厉鬼还恐怖,根本就不可能嫁得出去。夏玥却说她能给苏贝琳找一个很好的男人,而且还能让这个男人入赘苏家。

    苏洪泰一等听得喜不自胜,虽然后面了解到夏玥说的这个叫做华锐枫的男人欠别人六百万,可这六百万也不是让苏家替他还,仅仅只是暂时作为担保而已,哪有不答应的道理!

    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,这桩婚姻里头,竟然还藏着这样的隐情。

    不过这还不是最让他们震惊的,更震惊的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苏贝琳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继续道:“夏玥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你之所以让我嫁给他,并不是希望我有个归宿,而是因为你喜欢他。可是你已经嫁给了我爸,失去了跟他好的资格,可是你又不甘心,所以你就通过这种方式,将他留在你的身边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不但苏家人震惊了,连华锐枫也睁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的看向夏玥。

    她喜欢自己?所以通过这种方法将自己留在身边?然后却像虐狗一样虐?

    神经病还是心理变态啊?有这样喜欢人的吗?

    夏玥在人后,无疑是不要脸的,尤其是单独面对华锐枫的时候,简直骚得从头到脚都是海鲜味。可是在人前,她从来都是要脸面的。

    苏贝琳的话,明显是严重刺激到了她,顿时就尖声叫了起来,“不,你胡说,我没有!”

    真的没有吗?

    那你怎么反应这么大?

    看起来像恼羞成怒的样子啊?

    苏家众人不禁如此想。

    苏贝琳却犀利的质问道:“如果我是胡说,你现在为什么阻止我们离婚?”

    夏玥怒气不减的道: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要阻止你们离婚了,我说了吗?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了?我看你坏的不是那张脸,而是脑子吧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,苏家上下可全都听着的!”

    夏玥听得脸色一变,因为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!

    苏贝琳这是在用激将法,故意激自己当众说出这样的话,以后自己就再没办法反对他们离婚了!

    好你个贱人!夏玥咬牙切齿的看向苏贝琳,目光之中竟然充满了杀意!

    苏贝琳则毫不示弱,直直的迎视她。

    两女目光交错,似有辟哩啪拉的火星四溅,根本不像是母女,更像是一对情敌!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夏玥什么都没再说,直接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她一离场,众人无不看向华锐枫。

    夏玥对华锐枫到底是情是爱是情,不重要。

    苏贝琳与华锐枫是离是分是合,也不重要!

    重要的是华锐枫现在到底肯不肯帮忙,不肯帮忙的话,他们就真的完了大蛋了!

    华锐枫很想继续恶心这班人的,可他又不忍苏贝琳失望,所以最终还是掏出手机,打给了江佑平。

    江佑平也同样没有让华锐枫失望,答应马上派人查验苏氏药业交付的那批药物,如果没有问题,立即就通知财务提前打款。

    苏家众人得到这个肯定的答复后,一块心头大石总算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华锐枫离开苏氏药业的时候,苏贝琳也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在华锐枫打了车,金珂将要上车的时候,苏贝琳却一把拽住她,“金珂,你先自己去玩吧,我和你主人有些事情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这么巧,我也有事情要去处理!金珂心里这样想,嘴上什么都不说,直接转身闪人。

    苏贝琳这才上了车,然后就对司机道:“去民政局!”

    华锐枫吃惊的看向苏贝琳,“你真的要跟我离婚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这不是你做梦都在想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道:“可你这样就跟我离了,那就彻底得罪那个老妖婆了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刚才那样,已经是跟她撕破脸了,哪还有得罪不得罪的说法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她那样的阴险性格,恐怕会对你不利啊!”

    苏贝琳疑问:“你担心我?”

    华锐枫犹豫一下,终于承认道:“确实担心,不管怎样,我们都做了一场夫妻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抿了抿唇,终于道:“华锐枫,谢谢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谢我什么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谢谢你治好我的脸,谢谢你帮了我苏家,谢谢你对我这么好!”

    华锐枫忍不住就调戏她一句,“那你要以身相许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竟然反问,“你想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立即就要点头,可是想想又不对,这不是马上就去离婚吗?

    前面驾车的司机也纳闷得不得了,听这意思,后面的是小两口,而且要去民证局办离婚,可离婚之前竟然还在调情,实在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,你们还离哪门子的婚啊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,车子驶到在民政局门口,两人下车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民政局的大门,华锐枫的神色却很复杂,虽然明知苏贝琳已经带齐了所有证件,进去之后只要签个字,这个一直盼望着结束的婚姻,立即就可以结束了。

    苏家上门女婿,这个卑微的身份,他也可以彻底摆脱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脚步却不太肯迈进去,原因他不愿意承认,可也很简单:他舍不得苏贝琳。

    论容貌,苏贝琳不止是漂亮,简直就是万中无一的世间绝色。

    论身材,苏贝琳也不止是苗条,前突后翘,性感火辣,简直比魔鬼还魔鬼!

    论气质,苏贝琳更不止是出众,优雅端庄,温婉含蓄,高贵大方,如圣女般不容侵犯。

    论聪明才智,苏贝琳也绝不是一般人可比,在华锐枫看来,白素也好,金珂也罢,就算是夏玥,恐怕也及不她。

    对她了解越深,他就发现她身上的优点越多,尤其难得的是,两人对人处事的理念也极为相近,彼此更不是一般的合拍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说扮演黑白脸来教调金珂这件事,两人事先并没有过多的商量,可真正实施起来,却仿佛早就演练了千百遍似的,默契十足,将金珂玩得死去活来,根本就无法挣扎与抵抗。

    这种行云流水般的默契,无疑就是别人说的心有灵犀!

    华锐枫知道,如果这个婚真的离了,自己这辈子恐怕再难找到像苏贝琳这么对口味的女人。

    只是还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,苏贝琳已经主动的拉起他的手,“走吧,我们去办离婚手续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不长,两人从里面出来了,各自手中拿着一个红本,但不是结婚证,而是离婚证。颜色虽然也是红的,明显却要比结婚证暗一些!

    这个婚,终究还是离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华锐枫心里真可说是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不过让他纳闷得不能更纳闷的,苏贝琳竟然还抓着他的手不放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不想离的话,刚刚你早说啊!

    “华锐枫!”苏贝琳终于松开了他的手,然后却将他的离婚证一把抽了过去,然后像当初收他的结婚证一样,放进了自己的包里之后,这才道:“我们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喃喃的道:“散伙饭?”

    苏贝琳摇头道:“开始饭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你我新的开始!”

    婚都离了,还有什么好开始?华锐枫闷闷不乐,但最终只能问道:“那你想吃什么,中餐,西餐,还是日料?”

    “不,我想吃你做的饭!”苏贝琳又很自然很主动的拉住他的手,“我们先去市场买菜,然后回家做饭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办法反对,可是心里却感觉怪怪的,和你是夫妻的时候也不见你怎么样,离了婚反倒更亲热,你是螨虫上脑,坏了神经吗?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