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一张仿佛死人般的脸。

    披着头,散着发,苍白无血的脸在中间,两个眼睛青紫发黑,脸上还有数个溃烂的伤口,伤口边缘翻卷的皮当当吊吊的挂在上面!

    不过这还不是最恐怖的地方,最为诡异的是这人脸上的破口虽多,可是不见一丝一毫的鲜血流出来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这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僵尸?丧尸?还是鬼?

    从未有过这种经历的华锐枫真的被吓到了,反应稍为慢了一点,整个人已经被结实的压在床上。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……鬼压床吗?

    华锐枫虽然疑惑,还是立即挣扎反抗起来,然而才一动,尖锐又冰冷的刀锋已经抵到了他脖子大动脉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!”一个幽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否则你会死得更快!”

    华锐枫立即就不敢动了,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大概可以确定,压在自己身上的并不是丧尸鬼怪一类的东西!

    这是一个人,活生生的人,因为对方身上有属于人的体温。

    他再认真仔细的感受一下,发现这不但是个人,还是个女人,因为胸前传来的感觉是柔软的,而她的腹下却是凹陷进去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女人,还能是什么?

    说实话,这样被一个女人压着,他还感觉有点爽。

    没办法,已经一年半没开过车的老司机,身体实在太诚实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他又清醒过来,现在根本不是开车的时候,况且这个女人的脸比之前长斑的苏贝琳还要恐怖吓人,所以已经上了D档的他,生生就退回到了N档!

    华锐枫稍为定下心神,这便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诡异女人阴恻恻的道:“我是来送你上路的人!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,因为这个女人的嘴巴里呼出的气息很臭,同时也发现这个女人身上虽然带着体温,可明显要比正常人要热很多,鼻间隐隐约约还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作为老中医的他,立即就有了诊断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不是来好事了,而且受伤了,并且继发了感染,正在发高烧。

    当他又一次对上这个女人的眼睛,似曾相识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,稍为想了下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她就是那个张嫂,送餐小伙,以及收破烂的扮演者,一直在阴魂不散的追杀着霍纯儿的杀手。

    尽管确定了这个女人的身份,可华锐枫还是有点闹不明白,霍纯儿已经走了,杀手为什么还会留在这里,她应该追着霍纯儿而去才对啊!

    只是女杀手身上传来的绵绵体温,让他又很快会过意了,她受伤了,没办法再继续追杀霍纯儿。

    华锐枫想清楚了这些,人已经彻底冷静下来,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诡异女人咬着牙道:“我说了,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因为我三番几次的坏了你的好事?”

    诡异女人冷声道:“你既然知道,那死得也不算冤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觉得你应该冷静一点。”

    诡异女人道:“我现在很冷静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感觉你现在不冷静,反倒有点绝望!”

    诡异女人沉默了,因为华锐枫说对了,她现在真的很绝望!

    最后一次行刺霍纯儿失败的时候,她虽然逃进了何坑村背后的山林,但在逃入山林的那一刻,她却被阿三刺了一刀,而且伤得不轻。

    在山上蜷缩一阵,确定阿大等人退走,觉得安全了,这就准备悄悄下山离开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个时候,赖天荣已经发动村民大搜山,她只能又躲回到山里,藏在茂密的草丛中,最后虽然躲过了搜山,可身上的伤实在太重了,最终支撑不住的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昏迷,就是两天一夜的时间。

    当她的意识终于有所恢复的时候,已经是刚才入夜的时候,她挣扎着踉踉跄跄的从山上下来,好不容易到了华锐枫家房子背后,然后实在是走不动了,于是就躲了进来。

    然而没等她找到疗伤药物与裹腹的食物,华锐枫和苏贝琳已经回来了,她就只好胡乱的钻进一个房间,恰好就是华锐枫的房间。

    看到华锐枫进房的时候,她就再也忍不住了,因为她之所以会落到如今这个狼狈的田地,完全就是这厮一手一脚造成的,因此哪怕是死,她也要拉上这个家伙垫背。

    华锐枫此时却又道:“你之所以要杀我,是想拉我垫背,因为你感觉自己要死了对吗?”

    女杀手没有说话,只是冷冷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华锐枫接着道:“其实没有那么绝望的,你现在只是因为外伤继发了感染,不是得了什么绝症,我会医术,能将你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女杀手仍然没说话,仍然只是紧盯着他。

    华锐枫谆谆善诱的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霍纯儿身上的枪伤,也是你的杰作对吧?你看她那么严重的枪伤,我都治好了。难道你身上现在的伤,有她当时那么严重吗?”

    女杀手被说得终于有一点点心动了,霍纯儿身上的枪伤确实就是这厮给医治的,她化身成张嫂的时候,这厮刚好是去给霍纯儿换药。

    华锐枫的语气变得温柔起来,就像是对白素那样,“杀手小姐,你把刀放下来,不要伤害我。我给你治伤,然后你走你的星光大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从此以后,我们井水不犯矿泉水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女杀手冷声道:“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?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死心的道:“相信吧,对你有好处的。可是把我杀了,对你却没有一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女杀手道:“把你杀了,我最少能泄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仇什么恨,仅仅只是所处的立场不同罢了。而且就算真的有,能比命更重要吗?”华锐枫语气平和的缓缓道:“杀手小姐,我送你一句话好吗?人生在世,除了死亡,别的都只是擦伤而已。”

    女杀手听得滞了下,认真的想想,觉得他的话真的有那么点道理,只有活着,才能谈一切。要是挂了,那就什么都不必说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虽然相信华锐枫有治伤的本事,可是她完全不相信他的人品。

    男人,从来都没有一个好东西!

    因此她哪怕是心动了,也没有放开华锐枫,反倒是手起刀落,朝他的肩膀刺去。

    是的,她要先赏华锐枫几刀,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性有多么的冷酷与残忍,然后就算真的让他给自己治伤,他也没有勇气再耍花样。

    男人这种贱骨头,只有虐他虐他再虐他,他才会听话听教!

    职业杀手,从来都是心狠手辣的,华锐枫以前虽然没有接触过这类人,但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?电影里经常都这样演的好吧!所以哪怕他一直在嘴甜舌滑,心里始终没有放下防备。

    一见她的肩膀晃动,华锐枫便知道她是要对自己下毒手,因此早就蓄势待发的手立即扬起,双指并拢,直接戳向她的腰腹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诡异女人无法自控的惨叫一声,因为她被戳中的并不是什么穴位,而是被阿三一刀刺中的伤口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,让她手中的刀偏了偏,没有刺中华锐枫的肩膀,只是在他的胳膊上划了一道口子,紧压着他的身体也松了松。

    华锐枫趁隙猛地一抬膝盖,不偏不倚,正好顶中了她下面很要命的部位。

    雪上加霜,女杀手终于忍不住疼痛,从他身上翻落下去,结实的摔倒在地,在地上翻来滚去的惨叫。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实在太大,原本已经睡着的苏贝琳被吵醒了,急急的过来推门查看,“华锐枫,发生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女杀手在疼痛中看到苏贝琳,立即就挣扎着从地上跳起,直接扑向她,显然是想拿下她来威胁华锐枫就范。

    只是她跳起之后,脚步刚刚跨出,脚下便被人一拌,身体失衡,直直的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华锐枫一脚将她绊倒,没等她再爬起来,已经刷地扑了上去,对着她的后脑就是一啄。

    女杀手只感觉一阵头昏目眩,可仍然无比凶狠,立即就转身,反手一刀朝华锐枫扫去。

    只是重伤在身的她,不管是力气还是速度都已经大失水准,背后的华锐枫几乎是轻而易举的避过了她反手刺来的一刀,紧接着又一啄过去。

    女杀手的脑袋再度受创,眼前阵阵发黑,终于再也支撑不住,双眼一闭,身体发软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以为她在装死,伸脚又踢了她几下,确定她真的昏过去了,这才终于松一口气,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,为了防止她再作妖,他还是迅速的连点她身上的几大穴位。

    苏贝琳见女杀手被确定制服,这才赶紧的上来,一边查看华锐枫流血的胳膊,一边急声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她是谁?”

    华锐枫看一眼倒在地上的女人,“她就是那个一直在追杀霍纯儿的杀手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那我赶紧报警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报警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当然是把她抓起来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叹气道:“亲,你容貌虽然开始恢复,可是智商却好像开始下降了!”

    一声调侃似的“亲”,弄得苏贝琳顿时脸红耳赤,不由横了他一眼,可她真的不蠢,瞬间就会过意来了,“你想要留下她?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“咱们想要变强大,想要不再被人欺负,那就得人强马壮,这个女人的武功或许不如白素,但真的是个很厉害的杀手,变脸变身术让人防不胜防,只要能收服她,绝对又是一个很好用的马仔!”

    苏贝琳有些犹豫的道:“可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?咱们连她是什么来路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富贵险中求,咱们什么根基都没有,除了冒险,还能有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沉吟一下,终于道: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只是目光再次落到女杀手身上的时候,他又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苏贝琳疑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沮丧的道:“我爸教过我,让我不要打女人的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狂汗,人家都要杀你了,你还不打女人,敢再矫情一点吗?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