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夜,临睡前。

    华锐枫准备给霍纯儿再换一次药。

    进了她的房间后,见她已经换了身衣服,虽然脸色微微有点苍白,但精神状况还不错,于是问道:“怎么样?伤口还很痛吗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一点点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我给你换药吧!”

    霍纯儿点点头,这就轻轻的凑过来,并且微微仰起头,显然是让他帮自己脱衣服。

    华锐枫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主动的女人,一颗心无法自控的活蹦乱跳起来,双手有些颤抖的去解她衣服上的纽扣。

    换药的过程,无疑是不能描述的,一切只能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霍纯儿没有叫唤,华锐枫也尽量不喘气,两人十分默契的无声配合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霍纯儿终于穿回了衣服。

    华锐枫感觉自己要去洗个冷水澡,好好冷静一下,可是霍纯儿却不让他离开,反倒是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“华锐枫,你坐下来吧,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!”

    华锐枫只好过去,隔得有点远的坐下来。

    明贱易挡,暗骚难防,华大官人隐隐感觉她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霍纯儿看了看他,突然叹了口气!

    华锐枫有点尴尬,我只是坐得远一点而已,有这么失望吗?你别忘了,我现在还是个有妇之夫啊!

    霍纯儿叹了口气才道:“明天,我要离开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华锐枫有点反应不过来,“你好不容易又受伤了,正好有理由多住几天的!”

    霍纯儿忍不住给他一个白眼,“你一直都嫌我赖在你家不走是吧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没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那你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华锐枫很是体谅的道:“你应该是那几天快要来了,所以脾气暴躁,我选择原谅你!”

    霍纯儿怒道:“已经来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愣了下,这样的事情也告诉我?闺蜜,一定是当我男闺蜜了!“哦,那我更原谅你了!”

    霍纯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一会儿我给你弄点红糖水哈!”

    霍纯儿被打败了,摸着脑门问道:“我刚刚想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华锐枫很纳闷,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,我怎么知道你想说什么。不过看在她正流血的份上,他只能安慰道:“不着急,慢慢想!”

    霍纯儿想了一下,终于想了起来道:“我们永安的人,已经在槎城就位了。今天也是你我约定的最后一天,明天我就回槎城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……明天我送你回槎城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霍纯儿摇头,“会有人来接我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万一那些杀手在半路上对你……”

    霍纯儿打断他道:“他们不会有机会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很想问她,你到底哪来的自信?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华锐枫,我现在只是想问你,我要走了,你是高兴,还是不高兴?”

    华锐枫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,只能弱弱的反问:“你希望我是高兴,还是不高兴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当然是不高兴!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霍纯儿突然又笑了,“不过也没关系,这又不是生离死别,你很快就会回槎城,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是!”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通之后,这才互道晚安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才刚刚蒙蒙发亮的时候,华锐枫就醒了。

    不过不是被苏贝琳吵醒的,而是被外面一阵“呼呼”的奇怪声音,听着好像有外星人开着飞船来轰炸地球似的。

    他赶紧的从床上下来,走到窗外看看,发现天上出现了一架民用直升飞机,盘旋在村广场上正缓缓降落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村里竟然降下了直升机?

    哪个土豪回来了,这么大的阵状?

    华锐枫很是纳闷的走出房间,发现霍纯儿此时竟然起来了,还拿着一个小包,瞬间有点明白了,“霍纯儿,那直升机是来接你的吗?”

    霍纯儿点头,“我说了,我要回去,他们绝对没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汗了下,你都出动直升机了,他们除非是用导弹,否则怎么可能有机会。

    霍纯儿伸一张卡递给他,“这一个星期,辛苦你了,密码是你的生日!”

    华锐枫知道这卡里面的就是那笔委托金了,但还是疑问,“你怎么知道我生日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我问了你爸,他告诉我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忙问:“我爸还给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!”霍纯儿平淡道:“就说了你小时候尿床的事情!”

    霍纯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多一会儿,那四个保镖来了,后面还跟着一个陌生面孔,显然是来接霍纯儿的。

    道别话亦未多讲,只留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在槎城等你!”霍纯儿说完之后,这就由几人护着驾,往村广场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直升机飞走的时候,华锐枫心里是有那么一丢丢失落,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旁的苏贝琳却大松一口气!

    华锐枫转头看她,突然很想问一句,霍纯儿走了你很高兴?

    苏贝琳却不给他发问的机会,一把将他拽入房间,关上门,还反锁,要他给做那种特殊的“面膜”!

    新除螨药方的效果,何其明显。

    三次使用下来,苏贝琳脸上的黑斑已经消失了很多,取而代之的是原来雪白的肌肤!

    尽管脸上还残留着星星点点的黑斑,但看起来已经不再扎眼,只是像普通的雀斑,原本的绝世容颜也渐渐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治疗到这种程度,不管苏贝琳满不满意,华锐枫却是相当满意的,因为仅仅只是这样,她已经美得咕噜咕噜直冒泡了。

    苏贝琳见他看着自己发呆,不由重新戴上了口罩,“你真要看,等我彻底治好再看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下意识的应一句,“好!”

    只是这两句话说完之后,不管是苏贝琳,还是华锐枫,均有些发呆,这话是不是太暧昧了,真不像一对将要离婚夫妻该说的话啊!

    苏贝琳想到自己的病很快就将彻底治好,心里有喜,但同样有忧。

    喜的自然是自己的容貌终于要恢复了,不再是一个人见人厌的丑八怪,人生也将重新回到轨道,失去的一切也通通将要回来。

    忧的却是容貌恢复了,她和华锐枫的婚姻也将彻底走到尽头,他可是为了要跟自己离婚,所以才想法设法,拼尽全力的给自己治病的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她戴上了口罩,人也终于回过神来,这就问道:“中午想吃什么呢?”

    苏贝琳心情好,胃口自然也好,想了想道:“想尝尝你们这儿的酸菜,酸笋,酸萝卜!”

    酸儿辣女,你这是怀孕的节奏吗?

    华锐枫虽然有点汗,但还是答应下来,“一会儿我就去街上给你买!”

    苏贝琳犹豫一下终于道:“要不……我和你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想去逛街?”

    苏贝琳诚实的点头,她已经有两年多没逛过街了!

    自从脸上长斑,容貌全毁后,她的人生也被完全毁掉了,学业终止,朋友尽失,逛街购物出去玩之类但凡要抛头露面的事情,不再是她的爱好,反倒成了她的恐惧。

    这,是她两年多以来头一次想要到街上去逛逛。

    华锐枫想到霍纯儿已经走了,也没有什么危险可言,于是就道:“好,不过这乡下的街可没城里的那么多东西买哦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我只是想逛,并不是想买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这就骑上了父亲的铃木王摩托,“上来吧!”

    苏贝琳没坐过摩托,有些害怕,可又感觉很新奇,想上不敢上!

    在华锐枫的鼓励下,她终于跨着骑坐到后面,身体却也与华锐枫后背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华锐枫打着火后,询问道:“坐稳了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点头道:“嗯!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抓离合,挂档,然后拧油门的同时松离合。

    不过他明显太久没有开车了,油门加得有点猛,离合又放得有点快,摩托车猛地一个前冲,瞬间熄火,坐在后背的苏贝琳失控的一下撞到了他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柔软又结实的碰撞,弄得华锐枫相当舒服,可是苏贝琳却很疼,忍不住嗔怪的道:“华锐枫,你到底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当然行,我以前开车可溜了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那怎么熄火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又一次打着火,“可能太久没开,有点手生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你要不行,我就下车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忙道:“别下别下,我好不容易才开一回车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还想说什么,摩托车又是一窜,她又一次撞到了华锐枫的后背上,这就伸手轻打他一下,“华锐枫,你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华锐枫三连否,“不是,我没有,你不要冤枉我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不行,我要下车,你这个司机不靠谱!”

    华锐枫却是赶紧一拧油门,朝前驶去。

    苏贝琳又被弄得往前一冲,撞到他身上后,人往后仰,为了避免摔下去,她赶紧伸手胡乱的往前抓,摸到华锐枫的腰后,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把抱紧。

    华锐枫感受到后背贴来的温暖,没有回头,可是脸上却浮起了贼笑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