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纯儿的伤看起来很严重,其实也不严重。

    华锐枫拽拉的那一把,虽然不是特别及时,但也不算太晚,最少让她避开了要害,捡回一条小命。

    尽管胸前被划拉开了一道长约4厘米的口子,出了不少的血,可也不算深,没有伤到大动脉,所以只要清创,缝合,防止感染,那就会没事。只是以后胸上留一道疤,恐怕就在所难免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之前所准备的手术器械,这会儿也终于用上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他就给她缝合好了伤口,虽然缝得还是一如既往的丑,不过消毒原则,无菌操作,通通都是按照郭晓茳的标准来执行的,所以后面应该不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在华锐枫忙碌的时候,苏贝琳一直在旁边帮忙充当助手,可是看着上身赤着的霍纯儿,又看到他的目光始终落在霍纯儿身上,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,心里竟然十分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一切都搞掂了。

    当华锐枫走出房间的时候,曾薇薇仍然在数落她的家公,“爸,我都说让你别去打麻将别去打麻将,你偏就不听!上一次你差点丢了一条命,这一次搞得大小姐差点丢了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三叔公喃喃的道:“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曾薇薇道:“爸,你到底知不知道大小姐有多重要?她一句话就能决定你儿子的命运,她要是出了什么事,你儿子就前途尽毁了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三叔公很是委屈的道:“我,我只是觉得那收破烂的连续几天输了那么多钱给我,他又问我村里有没有破烂收,我一时心软,就带他进村了,我哪想到他是个歹人,故意输钱给我就是想骗我带他进村!”

    曾薇薇仍然不依不饶的道:“你啊,这么大的年纪,真是活狗肚子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赖天荣忍不住喝道:“曾薇薇,你说的什么混账话?”

    曾薇薇道:“我说错了吗?这么简单的伎俩,只要不瞎的人都能看出来,你爸偏偏就看不穿……”

    赖天荣看到华锐枫从房间里出来,便扔下她,急忙走过来问:“锐枫,大小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放心,没有大碍!”

    三叔公走过来,一脸羞愧的讪声道:“锐枫,这事都怪我,是我老糊涂了,好赖人都分不清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三叔公,这事也不能全怪你,杀手蓄心积虑的要谋害霍纯儿,不用这个计,也会想别的方法!”

    赖天荣也跟着道:“是啊,就算爸你不上当,也会有别的人上当,防不胜防的。”

    三叔公叹气道:“如果我不是那么好赌,也不会上别人的当了。看来这个麻将真的要戒了,不然终究是害人害己!”

    赖天荣想了想道:“到时候我去槎城了,我给你找个小保姆吧,可以让你不去发廊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三叔公: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正说话间,那四个保镖回来了!

    看到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,华锐枫不用问都知道,显然又是像之前两次一样,又被杀手跑掉了。

    不过赖天荣还是问道:“阿大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阿大摇头道:“没抓到他,不过他在遁入树林的时候,被阿三刺中了一刀,伤得不算轻。”

    赖天荣道:“我立即发动人,上山搜!”

    在他们去忙活的时候,苏贝琳却将华锐枫拽进了房间,不但关上门,甚至还上了反锁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状,不免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谁知苏贝琳张嘴就是一句吓死人不偿命的话,“脱衣服!”

    华锐枫被吓到了,“你,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我刚刚看到那个秤砣打到你背上的,你赶紧脱了让我看看严不严重?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很是失望,低声嘟哝道:“我还以为你要圆房呢!”

    苏贝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华锐枫脱掉上衣后,她看看他的后背,发现上面是一片淤青,这就拿来打药酒,给他涂抹揉按起来。

    华锐枫原本是没怎么感觉痛的,可是被她一揉便痛得不行,忍不住哼哼起来。

    那不大不小,仿佛很享受的叫声,弄得苏贝琳数度脸红耳赤,实在是受不了的她便张嘴道:“你能不能别叫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人家难受,你还不让人家叫啊!”

    苏贝琳很想说,可我听你一点也不难受,但最终只是赏他一记白眼,什么都没说!

    好不容易,终于将那片淤青揉得发热了,苏贝琳才住了手,也是直到这个时候,她才发现他的身上有一些淡淡的陈旧疤痕,不免又问:“这些旧伤疤是白素用鞭子抽出来的?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道:“嗯!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真是可恶!”苏贝琳气愤的道:“原来的时候,我还觉得你给她下毒有点过份,可是现在看来,一点也不过份,她绝对是罪有应得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其实……我还不止给她下毒!”

    苏贝琳疑惑的问:“那你还对她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弱弱的道:“我还给她拍了视频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听得差点没跳起来,“你跟她发生了关系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不,我没有,你别胡说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那你拍的是什么视频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以让她更乖更听话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没有继续询问到底是什么,只是横他一眼道:“看来,你也同样不是好人!”

    华锐枫心里委屈,可他不说。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不过咱们都应该变坏一点,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只有变坏才能强大,别人才不敢欺负我们!”

    华锐枫又有些意外的看着她,因为她又一次跟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。

    苏贝琳疑问道:“这样看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华锐枫差点来一句,因为我发现你真的很好看。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现在该你给我上药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然后去拿来了已经事先调制好的除螨药方。

    这一次,苏贝琳仍然感觉很痒,但相比昨天晚上,已在轻了很多!

    尽管轻了很多,但还是无比难受,所以她虽然没有挣扎,也没有叫喊,可是却咬着唇,喘息不定。

    这样的声音,对于已经很久没开过车的华大官人而言,那就很要命了,几次都差点变成了禽兽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药糊的药效终于过去了!

    在苏贝琳把脸洗干净之后,华锐枫发现她脸上的黑斑明显又减少了很多,已经可以看到部分雪白的肌肤了。

    苏贝琳拿着镜子,一边不停的照来照去,一边对华锐枫要求道:“你能不能继续再给我做一次啊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耐心的解释道:“所有的事情都一样,欲速则不达,这个药里面含有蛇毒,虽然说蛇毒一般不通过皮肤吸收,而是在血液循环的情况下,但皮肤仍然具有一定程度的吸收能力,为了避免你中毒,我们还是一天一次比较好!”

    苏贝琳央求道:“一天两次不行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你这么瘦,营养跟不上的!”

    苏贝琳只好道:“那明天早点行不行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好,明天我一起来就给你弄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这才终于有所消停,重新戴上了口罩。

    华锐枫也终于松了一口气,因为这个小娘皮磨起人来,真的很要命,他几次都差点丧失原则的什么都答应她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她又戴上口罩,他又忍不住道:“现在你脸上的黑斑虽然没有完全除净,但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可怕了,不戴口罩也没事的!”

    苏贝琳却是叹气道:“这个口罩,就算我脸上的斑治好了,恐怕也不能轻易摘!”

    华锐枫想了一下便明白过来,“你是怕别人知道你的脸好了,又对你下手?”

    苏贝琳缓缓的道:“而且我必须得搞清楚,到底是不是夏玥对我下的手,如果是的话,我绝不会饶了她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立即摇头道:“不,苏贝琳,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做,夏玥这个女人实在太诡异了,她到底会什么邪术,我们不清楚,她背后的组织到底是什么,我也同样不清楚。为了安全起见,你还是离她远一点比较好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可是她已经惹着了我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现在也未定确定就是她的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你为什么帮她说话?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着摇头,“我怎么可能帮她说话,我比你更恨她。可惜我错失了拿下她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疑问:“怎么个错失法?”

    华锐枫犹豫一下,终于掏出了手机,将之前拍摄的那个白素鞭打夏玥的视频递给她看。

    苏贝琳看完之后,又明白了事情经过,十分气恼的道:“她当时既然失去了反抗能力,你为什么不给她下毒?”

    华锐枫委屈的道:“我当时只想打她一顿出出气,没想那么多!”

    苏贝琳横他一眼,但最终没有继续数落,只是道:“那天你跟我了白素对你说的那些话之后,我想了一整夜,想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可能!”

    华锐枫问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这个夏玥,恐怕一开始嫁入我苏家就是个阴谋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呃?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一点可以成立的话,那我家这几年迅速衰败,我爸爸叔叔他们连续出事,还有我的脸,所有一切的一切,通通都与她有关。”苏贝琳说着,发现华锐枫的脸色有异,不由就问,“你也曾经这样想过对不对?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否认,反倒是点了点头,“我确实就这样想过,可是我想不明白,夏玥为什么这样做?她这样做又是图什么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这也是我的疑惑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个事情,我们暂时先放下吧,把你脸上的斑彻底治好,然后再说别的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点头,“好,明天天一亮我就去叫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也不用那么早吧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早上一次之后,到了晚上十二点,那就是第二天,我们又可以来一次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狂汗,因为她这话听起来真的很YD!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