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贝琳做了个梦,梦见了华锐枫,而且还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!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她感觉莫名其妙,好端端的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?正在她发呆的时候,门外响起了华锐枫的声音,“苏贝琳!”

    苏贝琳下意识的扭头看看时间,凌晨三点半,这个时候他找自己做什么,不会是……应该不会吧!

    她原本是不太想答应的,但华锐枫始终在外面叫唤,终于只好应道:“来了!”

    戴上口罩,又检查一下衣服,确认没什么不妥后,她才去给他开了门。

    华锐枫端着一个碗站在门外,而且脸上还有些锅灰,“这是我给你弄好的药,我们来试一下吧!”

    苏贝琳疑惑的问:“你没睡觉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摇头,“快去洗把脸,我给你敷药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,只能赶紧的去洗脸,完事后回来看看那碗药,发现并不像之前那样乌漆麻黑,反倒是墨绿色的,而且还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味,不由疑惑的问:“怎么闻起来好像有奶粉的香味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是好像,我确实加了奶粉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不解的看着他,“为什么要加这个?奶粉也可以入药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解释道:“螨虫寄居在我们的身上,主要的食物来源是皮屑,油脂。但它们真正偏爱的食物是甜的东西,例如饼干、奶粉、白糖、片糖、麦芽糖等等!”

    这样的冷知识,苏贝琳无疑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华锐枫继续道:“我现在已经可以确认,你脸上的黑斑,并不是真的黑斑,而是变异的螨虫以及它们的分泌物,在你的脸部肌肤下堆造成的黑斑,我之前所用的药物之所以无效,那是无法将它们引诱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一下就明白了,“你现在加了奶粉,就是要把它们引出来?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“我现在做的这个药,不但加了奶粉,也加了蛇毒,还有金线莲等十二种中草药,不但能将它们引出来,还能将它们杀死,同时又可以修复受损的毛孔与肌肤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听得很振奋,可是想到之前的失败,她又不由担忧的道:“会不会又没效果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不是对你老公很有信心的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觉得这次可以的,相信我,我的第六感很准!”

    苏贝琳汗了下,但还是乖乖的躺下来,然后摘掉脸上的口罩。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将那碗墨绿的药糊,用小汤匙一点点的勺着涂抹到苏贝琳的脸上,完了之后便像之前一样,默默的守在床边。

    苏贝琳躺在床上,原本以为不会有什么感觉,就算有也没那么快,谁知仅仅只是几分钟,她就忍不住叫了起来,“痒,好痒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哪里痒?”

    苏贝琳扬起手道:“我的脸!痒得不行!”

    华锐枫忙拦住她的手道:“不,你别去挠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可是好痒,痒得受不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就该是药物在你脸上起作用了,所以才会发痒!咦?”

    苏贝琳忙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回答,而是拿了一个镜子过来。

    苏贝琳接过镜子往自己的脸上照起来,刚开始的时候还没发现什么,可是认真的观察一阵,只见原本涂抹在脸上的墨绿色药糊,开始变黑!

    是的,不是错觉!

    药糊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,渐渐的变黑,而且是越来越黑!

    苏贝琳虽然感觉奇痒无比,可还是忍不住问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个药真的有用,螨虫被吸引出来了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那它们会不会又爬回去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回不去的,药糊上有蛇毒,蛇毒有神经毒素,它们只要出来,就会死在药糊上!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可是我现在感觉好痒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这个恐怕没办法,只能忍!”

    苏贝琳叫苦连天的道:“这么痒,怎么忍啊!让我抓一下,抓一下好不好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行,你一抓就停不下来的。到时候会越抓越痒,最后皮肤被抓烂,你这张脸就彻底毁了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苦声道:“可是现在真的受不了,不行,我要抓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她将双手扬起来,华锐枫已经突地欺身上前,双手按住了她的双手,而且整个上半身也压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苏贝琳被弄得浑身一颤,惊恐的问道:“你,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不干嘛,就是不让你抓而已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也别这样,你先放开我……不行,真的好痒,你赶紧让我抓一下!”苏贝琳只感觉脸上越来越痒,仿佛有十万只虫子在上面爬似的,“华锐枫,你赶紧松开,我真是痒得不行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之所以感觉痒,那是因为螨虫正在爬出来,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,你一定要忍住,否则就前功尽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真的不行!”苏贝琳痒得受不了,开始不管不顾的挣扎起来,“华锐枫,快松手,快点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不能松的,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劲,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有效的办法,你咬牙忍住吧!”

    苏贝琳被弄得哭喊起来,“我要能忍的话,我会不忍吗?混蛋,快放手,求你了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松手,仍然是压着她。

    苏贝琳刚开始只是轻轻挣扎,后面就开始出尽全力了,双腿不停的蹬着床板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咚”的声音不绝于耳,听着好像发生激烈的战斗。

    华辉被吵醒的时候,原本是很高兴的,因为这是他希望听到的动静,一直都没声没息的,抱孙也没有指望的。

    只是听着听着,发现动静那么大,而且儿媳妇的叫声又那么惨,他又忍不住生华锐枫的气。

    真是个混账玩意儿,这是别人家的媳妇吗?完全不知道心疼的啊!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他实在是忍不住了,赶紧披上衣服走出房间,结果发现霍纯儿也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原本是很尴尬的。

    只是房间里头的声音这么惨烈,两人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霍纯儿直接来到门前,一边敲门一边叫道:“华锐枫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华辉也跟着骂道:“小王八蛋,你想想清楚,这可是你自己的媳妇啊!”

    房间里的叫声依然没停,而且听起来更惨。

    霍纯儿终于忍不住了,“华锐枫,我告诉你,婚内那啥也是犯法的,你再不停下来,我可就报警了!”

    华辉也跟着喝道:“华锐枫,你听到没有!”

    华锐枫的声音终于从房间里面传来,“门没锁,你们快进来,我搞不掂她了。”

    华辉与霍纯儿被弄得面面相觑,你在那啥,你还叫我们帮忙?你神经病吧!

    霍纯儿犹豫一下,终于没忍推住,伸手推了推,房门真的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与苏贝琳真的在床上,而且真的发生了战斗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此战斗,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,两人的衣服都好好的穿在身上,华锐枫只是抓着苏贝琳的双手压着她。

    霍纯儿快步走进去,疑问道:“你们……打架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急声解释道:“我在给她治病,药物发生的反应太大,她受不了。你们快点,我要按不住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痒,好痒!”苏贝琳仍然叫唤不绝,可随后却来一句,“你们帮着按住我,快啊!”

    霍纯儿和华辉又互顾一眼,然后赶紧的上前,摁脚的摁脚,压肩的压肩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半个小时,苏贝琳才终于消停了下来,可已经是浑身大汗,秀发都被汗水给完全打显了,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难产似的。

    华锐枫问道:“现在还痒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虚弱无力的应道:“不痒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我放开你,你记得千万别去抓!”

    苏贝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缓缓的放开手,看到她真的没去抓脸,这才终于安了心,冲身旁的华辉和霍纯儿道:“爸,霍纯儿,你们先回房间吧,我会照顾好她的。”

    华辉与霍纯儿还想询问,但最终只能忍了!

    在他们双双离开房间后,华锐枫这就打了一盆温水,用毛巾将她脸上已经变得漆黑如墨的药糊一点一点的洗净。

    苏贝琳此时已经是虚脱状态,无力再去矫情,只能任由得他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药糊终于被洗净了,华锐枫定睛看看她的脸,不由就浮起了喜色。

    苏贝琳见状,这就挣扎着道:“拿镜子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赶紧去拿来了镜子。

    苏贝琳抬眼看去,瞬间就在镜子中看到了一个猪头似的女人,一张脸又黑又红又肿。

    她先是被吓了一跳,差点没从床上弹起来,但随即又忍不住大喜,因为她以前的脸是从来看不到红的,除了黑,只有黑。

    现在她的脸上,虽然还有些黑,但已经不像原来那么漆黑如墨,黑斑已经变淡了,而且黑色也不再连成片,变得稀稀落落,这儿一块,那儿一块。

    看着已经发生改变的脸,她话难成语的喃喃道:“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红肿是会消退的,一会儿我给你用个修复为主的药糊,两三个小时就会好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忙不迭的道:“那剩下的黑斑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些就是残存的变异螨虫,没办法一次性彻底清除的,但也没关系,只要这个方子有效,我们再来多几次,就能完全清除掉它们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难以置信的道:“那,那就是说我这张脸,能治好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肯定的道:“对!”

    苏贝琳喃喃的道:“华锐枫,你,你真的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!”华锐枫耸了耸肩,“若不是生活所迫,谁愿意搞得自己一身才华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从来都不笑的苏贝琳终于被逗乐了,只是才笑了一下,她的眼泪就忍不住冒了出来,然后失控的一把抱住华锐枫,失声号啕大哭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