赖天荣承包了村里绝大部分的山地,果园就建在华锐枫家后面的山上,鸡场就在果园里面,既种果又养鸡,可说是一箭双雕!

    他养的鸡很有特色,白天在地上觅食,夜晚栖在树上,像鸟似的生活习性,喂的也不是饲料,而是粮食,肉质特别香甜嫩滑,大疫之前卖得不是一般的好,阉鸡二百五一只,母鸡二百一只,而且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华锐枫和苏贝琳从家的后门出去,顺着陡坡斜路往上走了百来米就是赖天荣的果园。

    到了果园门口,华锐枫回头往下看看,发现自己的家尽收眼底,甚至能清楚看到父亲在院子里忙碌的身影!

    苏贝琳见华锐枫停下来,不由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指了指下面自己家的房子,“这里能看到我家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的智商明显不低,只看了一眼后便道:“如果霍纯儿那几个保镖能安排住在这个果园里,那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,你家稍为有一点风吹草动,他们就能第一时间看到,而且能及时赶到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意外的看着她,因为她跟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话间,果园里有个人推着一辆斗车走出来,斗车上还盖着块甲板,推车的人赫然就是赖天荣。

    赖天荣的脸色原本沉沉的很不好看,但看到华锐枫后又勉强有了一点笑容,“锐枫,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昨天晚上,回来的时候很晚了!”

    赖天荣将斗车放到一边,走过来后看到戴着口罩的苏贝琳,不由问道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尴尬的道:“天荣叔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贝琳接口道:“我是他的妻子苏贝琳!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由就错愕一下,虽然这介绍一点毛病都没有,她现在确实是自己的妻子,可是怎么听着味道怪怪的呢!

    赖天荣却是笑了起来,“锐枫,你小子好福气啊,侄媳妇是千金大小姐,而且还这么年轻漂亮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知该如何应答,只好指指他放在一旁的斗车,“天荣叔,那车里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唉,别提了!”赖天荣闻言就叹了口气,然后掀开斗车上盖着的甲板,“你看看!”

    华锐枫和苏贝琳凑上去看一眼,顿时都吃了一惊,苏贝琳甚至被吓得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斗车里面装的全都是鸡,但都是死的,密密实实的装满一斗车,看着不是一般的吓人。

    华锐枫疑惑的问:“天荣叔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赖天荣唉声叹气的道:“不知道,恐怕是发鸡瘟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有喂药或找兽医看吗?”

    “找了,找了好几个兽医来看,什么方法也都试过了。没有用,连续半个月,每天我都要挖坑埋好几斗车的鸡。”赖天荣说着神色一动,“咦,对了,你小子现在不是个医生吗?你给我看看,我这些鸡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,自己虽然勉强算是医生,但真不是兽医,但赖天荣一定要让他看,他也只能跟着走进去。

    赖天荣的妻子曾薇薇也在果院里面,正在清理着地上的鸡粪,把它们扫到树头下面当肥料,也许是心情不好,看到华锐枫也没搭理。

    不过赖天荣养的鸡可真不少,纵然是每天几斗车的掩埋,果园里的树前树后仍有无数的鸡。只是这些鸡明显没有以前那么精神与活力,看到人来了也不再四处奔逃,只是稍为挪了挪身体。

    华锐枫上前,轻而易举就抓住了其中一只,还没凑近看,便听到鸡的喉管里发出“呼呼”的响声,仿佛呼吸很困难的样子!

    鸡身上的温度,也明显比较高,鸡冠的部位变得粗糙,冠垂呈暗红色,挣扎的力度也很弱,羽毛松乱,嘴尖的鼻腔处还可见一些分泌物!

    华锐枫看了一阵后,将手中的鸡放了回去,再看看树下,发现那些鸡的粪便几乎都是绿色稀便,散发着阵阵恶臭。

    在华锐枫去洗了手回来的时候,赖天荣问道:“锐枫,我这些鸡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没等华锐枫回答,一旁的曾薇薇已经道:“他又不是兽医,也没养过鸡,你问他有什么用啊?”

    赖天荣没好气的道:“你知道什么,人家锐枫现在是个医生!”

    曾薇微的心情原本就不好,被他这一抢白,就更是来气道:“我知道他是医生,他还救了你老子嘛,可他是兽医吗?他能知道这鸡是什么病吗?”

    赖天荣也被气着了,“你个娘们真是头发长见识短,谁规定医生只能医人,不能医鸡的?”

    曾薇薇道:“我见识短?术有专攻你都不懂吗?”

    “天荣叔,叔娘,你们别吵了!”华锐枫忙劝一句,然后道: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这些鸡得的是鸡新城疫!”

    曾薇薇道:“什么什么翼?”

    华锐枫解释道:“它属于一种急性败血性传染病,传染率极高,死亡率也极高!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的话,这些鸡,恐怕通通都保不住!”

    曾薇薇一下就恼了,“华锐枫,你在咒我们吗?你知道这个果院的鸡我们投了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摊手道:“我没有咒你们,只是在说事实。”

    曾薇薇更怒了,指着门口道:“姓华的,你立即滚出去。我这不欢迎你!”

    赖天荣道:“薇薇,你在胡说什么,锐枫是我请来帮忙的!”

    “帮忙?”曾薇薇没好气的道:“我让你去省里请兽医专家来看,你不去,你找他?他能帮什么忙?他要真有本事,就不会守不住自己的家业,变成一文不值的穷光蛋了!”

    赖天荣顿时就更火了,“曾薇薇,你再胡说八道,我可跟你急!”

    曾薇薇立即就挺胸欺上前,“跟我急?你还要揍我不成?来啊,你揍我试试?”

    赖天荣明显被弄得骑虎难下,扬起大耳光就要真的抽她。

    苏贝琳见状,赶紧上前道:“天荣叔,别动手别动手。我一看叔娘就知道她是个贤良淑德的女人,她也是因为这些鸡得了病,心里面着急,所以才有点口不择言的!”

    曾薇薇的性格虽然泼辣,但平时还是讲点理的,这会儿确实就是因为眼睁睁的看着果园里的鸡每天都要死几百只,心情不好,火气才那么大。

    听了苏贝琳的话,她虽然火气小了一点,但还是瓮声瓮气的道:“你谁啊,我用得着你给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没有跟她急,而是道:“叔娘,我是锐枫的妻子苏贝琳!我家锐枫现在可不比从前了!”

    曾薇薇仍然不冷不热的道:“我倒看不出他跟以前有哪里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他能诊断出这些鸡得了什么病,估摸着他也有治疗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一愣一愣的,曾薇薇的泼辣性格,他是多少有点了解的。可是苏贝琳他就真的有点摸不准,她这是要挖坑埋自己?还是像她之前所说的那样,真的要扮演好一个妻子的角色呢?

    如果是后者的话,是不是入戏太快了呢?

    赖天荣听得却是神色大亮,忙不迭的问:“锐枫,你真的有办法?”

    华锐枫已经搜索过老祖宗的传承,里面确实有一个专门医治这种鸡瘟的方子,不过能不能行,他也不敢确定,于是实话实说,“药方我这里是有一个,但能不能见效,我也吃不准!”

    赖天荣道:“你快说说是什么药方,只要能救这些鸡,我什么都愿意试一下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一些新鲜的中草药,例如板蓝根,雄黄,黄莲,柚子叶,艾叶,大蒜……找齐之后,我来煎药。”

    赖天荣一边听一边点头,“这些东西不难找,薇薇,你也来帮忙!”

    曾薇薇没好气的道:“你就别瞎折腾了行吗?赶紧到省里去请专家吧!这个鸡场可是投了五十万啊,你再这么磨蹭下去,五十万就打水漂了。”

    赖天荣道:“我先试试锐枫的方子,不行的话,我就去省里请人!”

    曾薇薇叹气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你中了哪门子的邪,竟然信他。”

    赖天荣道:“当初咱爸脑中风的时候,我也不信他,可最后怎样?那些医生一点办法都没有,锐枫一出手,现在你看咱爸,天天继续打麻将!”

    曾薇薇冷哼道:“他岂止打麻将,他还去发廊呢!”

    赖天荣被弄得窘了下,“他能去发廊最少证明他身体没问题,证明人家锐枫是真有本事啊。你别废话了,赶紧帮我张罗东西去。”

    曾薇薇仍然不太相信华锐枫,可是赖天荣一定要折腾,她也只能无奈的配合。

    费了一个小时,华锐枫需要的东西终于弄齐上。

    华锐枫就让赖天荣在果园里支一口大锅,放上大半锅的水,水一边烧,他就一边放中草药,同时还不停的搅拌。

    熬煮了一个半小时,中草药全部捞了起来,下面是墨绿色的药水。

    药水摊凉之后,华锐枫让赖天荣去抓了二十来只已经瘫倒,没办法再站起来鸡,每一只灌进去5ML左右,然后就集中关在一个鸡圈里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些后,赖天荣便问道:“锐枫,现在咱们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等。”

    赖天荣道:“等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看看这个药到底有没有效!”

    赖天荣有些心急的问:“那要等多久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不太好说!”

    曾薇薇冷哼道:“那么多兽医来看了,也都开了药,通通都不见效,你就灌一点这么乱七八糟的药水,会有效?我还真就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叔娘,要不我们来打个赌怎样?”

    曾薇薇道: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苏贝琳掏出一张银行卡,“我这卡里面有五十万,如果我家锐枫的药不见效,这五十万就给你。可要是我家锐枫的药见效,你得向我家锐枫道歉,还要每个星期给我家公送一只鸡过去,送足一年为止。对了,还有个条件,我要安排几个人在你家果园住一个星期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一惊,“苏贝琳,你疯了吗?我也不确定这药到底有没有效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!”苏贝琳微微摇头道:“我对自己的老公有绝对的信心!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曾薇薇则是睁大了眼睛,“那个谁,你确定真要这样跟我赌?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确定,如果你觉得我会说话不算数,我们可以立字为据!”

    曾薇薇:“……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