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锐枫来到公司的时候,发现这里已经是一派热闹喜庆模样,似乎在办什么喜事似的搞得十分隆重。

    十一点一刻,金瑞生物的人过来了,仍然是由江佑平亲自带队。

    [ ]要签约的时候,夏玥推了华锐枫一把,显然是要他代表苏氏药业与金瑞生物签约。

    华锐枫自然没那么傻,这种既没利益又要担责任的事情,他怎么可能充大头鬼的去签名,这就向苏成谨招了招手,示意他过来,然后才对江佑平道:“江总,这位是苏成谨,苏家的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江佑平反应平淡的道:“昨天已经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他代表苏氏药业跟你们签约,以后大小事由他来负责,有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江佑平不答反问,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觉得没问题!”

    江佑平道:“那就可以啊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重任,搞得苏成谨有些措手不及,喃喃的道:“姐夫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废话!”华锐枫低声喝一句,然后才道:“签约吧!以后这个事就交给你负责了!”

    苏成谨知道这是事关苏氏药业生死存亡的一战,忙诚慌诚恐的应道:“好,我会拼尽全力的!”

    这个过程中,夏玥几次都想插嘴说话,但最终还是忍了,不过一张脸却无法自控的变得阴沉,因为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,她原本是想要让华锐枫负责的,然后……再给他套牢了。

    签约仪式进行得十分顺利,江佑平明显不是个喜欢拖拉的人,声称下午就会派技术团队进驻药厂,商议生产的细节问题!

    这些事情说完之后,江佑平则来到华锐枫的办公室,让所有人都退下后才道:“锐枫,你那个药现在已经过了初检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结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靠谱!”江佑平向他竖起大拇指,“我真没想到你小子除了治病有一手外,还会制药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会的东西多着呢,你后面深入了解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江佑平忙摇头,“我可不敢深入,不然你嫂子会有意见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佑平道:“这两天我就会把检测报告,药理分析等等的东西拿到董事会上汇报,如果董事们没意见,我们就开展临床实验,一切都没问题的话,我们就可以谈合作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行,到时我们再谈。”

    江佑平道:“依照现在的数据来看,我觉得没有问题的。所以你不妨给我兜个底,你是希望我们金瑞生物一次性买断你这个药的所有版权,还是以分成的模式进行合作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其中有什么分别吗?”

    江佑平道:“一次性买断,你会得到一笔快钱。分成合作,就相当于入股形式,利益更加的长远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现在这样的情况,当然是想拿一笔快钱,你也看到了,我可是穷得叮当响的。可是一次性卖掉了,又好像可惜了点。等我好好想想吧!”

    江佑平道:“如果是要买断的话,价格不要太狠哦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个还是等到时候再说吧,反正咱们只要开了这个头,后面你们金瑞生物就有干不完的活了!”

    江佑平疑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猜!”

    江佑平想了一下惊讶的道:“你还有另外的药?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“不错!”

    江佑平道:“另外一个是什么药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不是一个!”

    江佑平愕然的道:“两个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对!”

    江佑平道:“三个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还是不对!”

    江佑平咽了口唾沫道:“猜不到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伸出了三根手指,“不少于三位数!”

    “上百个?”江佑平彻底被惊到了,然后一把跳了起来,激动的抓住他的手道,“我的天,我的天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忙道:“嘘,低调,低调!”

    江佑平激动得不行的道:“算命先生说我今年一定遇贵人,我还不信,真没想到贵人就在我眼前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开玩笑的道:“可是你第一次见贵人的时候,却是要动手揍他!”

    江佑平想起初次跟他见面的情形,脸色不由窘迫起来,讪讪的道:“那个时候,我不是心里着焦急,正在上火的关头嘛!”

    华锐枫轻哼道:“我当时要是不躲,就被你一拳干掉了!”

    江佑平道:“我靠,你这么小心眼,到现在还跟我记着呢?我都跟你道过歉了。而且你说要新药生产权,我二话不说就给你了,还有我儿子都取了你的名,你还要我怎么样嘛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跟你开玩笑的!”华锐枫笑道: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感谢你看得起我,我不会让你白白看重的。你在我身上的投资,绝对值回票价的!未来一定让你赚得盆满钵满,最后笑得见牙不见眼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那么现实市侩的人吗?没错,我就是!”江佑平大笑了起来,“我就是觉得你小子身上潜力无限,才这么看重你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轻哼道:“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江佑平大笑,“哈哈,事实证明,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!”

    两人笑闹一阵之后,江佑平便带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当华锐枫也准备走人的时候,夏玥却走了进来,反手关上门,脸上就有了笑意!

    这个女人无疑是让人讨厌的,表面笑嘻嘻,暗里MMP,华锐枫一看见她,好心情就开始打折了。

    夏玥也像江佑平一样,冲他竖起大拇指,“小枫枫,你这一手金蝉脱壳玩得很漂亮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当初我只答应你替苏氏药业拿到那个生产权,并没有答应你会去负责其中的事情。现在让苏成谨负责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夏玥摇头,“我没说有问题,只是觉得你越来越有本事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过奖了!”

    夏玥脚步一动,突地欺上前来!

    华锐枫见势不对,急忙往后退,可最终还是被她给抵到墙上,极力克制着没有一啄过去的他冷声喝问:“夏玥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夏玥的目光紧盯着他,“华锐枫,你以为你真的能摆脱我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夏玥沉声道:“我告诉你,就算你真的跟苏贝琳离了婚,离开了苏家,我想要把你养着虐仍然是易如反掌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的声音也沉了下来,“看来,那天我下手真的太轻了!”

    “小枫枫,有的时候,我发现你确实不是一般的天真。”夏玥再次笑了起来,只是笑容十分的冰冷,“如果我不愿意,你以为你真的能将我铐起来,真的能抽我?”

    华锐枫难以置信的看着她,那天她在故意配合?

    神经病吧!

    她有本事反抗的话,会不作反抗?

    这世上有这么傻的人吗?

    夏玥问道:“你一直都认为,黑岩和白素就是我最大的依仗是不是?”

    华锐枫终于开始有点心惊了,这个老阴妣还有隐藏的杀手锏?

    夏玥突地又笑了起来,“实话跟你说一句,我要弄死他们,同样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!”

    华锐枫愕然的道:“你……也会武功?也是高手?”

    “武功?”夏玥不屑的道:“武功算什么玩意儿!”

    华锐枫冷哼道:“你不用吓唬我,有本事你就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不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能耐,你是不会把我当一回事的了!”夏玥后退一步,扬起双手,缓缓的道:“今天,我就让你亲身体验一下!”

    华锐枫立即感觉不对了,夏玥的身上明明没有散发出任何的杀气,可是他却嗅到了致命的威胁,心头无法自控的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不好的预感,明显要比之前天桥垮塌的时候更加强烈,也更让他恐惧。

    尽管不知道夏玥到底会什么邪术,但他还是赶紧凝气于身,全神戒备。

    “咯咯!”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,苏成谨不请自入,“姐夫,大娘……呃?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夏玥冰冷的神色一缓,放下双手道:“没事,你姐夫说脖子有点酸,我正教他怎么放松呢!阿谨,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能明显的感觉到,随着夏玥的神色变化,那让他不安与恐惧的气息骤然间就消失了,不由疑惑难解看向她,这个老阴妣,到底会什么邪术?

    苏成谨道:“我准备一会儿就去药厂,以后就长期在那边了,这边的事情就拜托大娘和姐妹夫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不用拜托我,我就是个打酱油的。你要是指望我,苏氏药业只会更快玩完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汗了下,只能对夏玥道:“那这里就交给大娘了!”

    夏玥点头道:“放心去吧!”

    苏成谨这就离开了,不过并没有给他们关上门。

    夏玥冲华锐枫淡笑道:“小枫枫,这次算你运气好,但以后真的不要再试图激怒我了,不然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,我自己都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个时候已经大概可以确定,这个女人或许真的不会武功,可是会一种邪术,虽然到底是什么不清楚,但绝对是很可怕的那种。

    不过他又奇怪,既然她有这样的本事,那天在自己家,她为什么会束手就擒,任由抽打呢?

    难道说,她是个M?就好这口?

    华锐枫想到这里,心里十分的后悔,那天不该只抽她一顿,应该经她喂一整瓶毒药!

    那样的话,别说她会什么邪术,就算会飞天遁地也得乖乖就范!

    (看到书评区有书友说QQ群号搜索不到,了了检查了一下,发现是群号搜索功能没打开,现在已经打开了,群号是:417195199,欢迎大家来深入交流。)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