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成谨在苏氏药业同样也是副总裁,话语权和夏玥几乎是一模一样的,然而因为能力的问题,他苏氏药业的份量明显没有夏玥重,最少话语权并没有她那么大。

    此刻他正坐在自己办公室里,看着一堆让他头痛的负债报表,苏氏药业已经是苏家最后的命脉了,如果这个企业也垮掉,苏家就真的完蛋了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就是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,拿起来看看,发现是他的四叔苏振文,这就接听起来,“四叔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振文在那头道:“阿谨,赶紧去药厂,迎接金瑞生物的考察小组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疑问:“姓华的不是去了吗?”

    苏振文道:“他去不了了!”

    苏成谨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苏振文道:“他现在被困在电梯里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道:“他怎么会被困在电梯里的?”

    苏振文道:“这……我怎么知道啊,他踩着狗屎,没有运呗!而且大厦的电梯你又不是不知道,都老成什么样了,出故障不是很正常吗?”

    苏成谨又问道:“大娘呢?”

    苏振文道:“我怎么知道她,我又没打给她,你赶紧下来啊,车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只好答应一声,然后叫了几个下属,一边下楼一边打给夏玥,可是夏玥的电话却打不通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与苏振文汇合同,一班人就匆匆赶往药厂。

    抵达药厂的时候,早接到通知的厂长,已经领着厂里的管理人员在门外等候。

    苏成谨看看时候,十点五十分,显然一切还来得及,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十一点正,金瑞生物的人到了,来了一辆轿车和一辆中巴。

    不过让苏成谨吃惊的是,带队的人竟然金瑞生物的副总经理江佑平,忙上前主动的道:“江总,您好,欢迎你们前来视察指导。”

    江佑平见眼前的年轻人陌生,不由疑问道:“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苏成谨道:“我是苏氏药业的副总裁苏成谨。”

    江佑平微微点头,环顾众人,没有看到华锐枫,不由问道:“你们苏氏药业的华锐枫先生呢?”

    苏成谨道:“他有事耽搁了,暂时没能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江佑平又问道:“那夏副总裁呢?”

    苏成谨道:“江总,真的抱歉,夏副总还在路上!”

    江佑平的眉头皱了起来,考察药厂这种小事,以他的级别,原本不必亲自到场的,可是华锐枫昨晚给的那个药,实在让他惊艳了!

    昨晚他把药拿回金瑞生物后,连夜就通知技术团队对药品进行初步化验,发现里面最少含有四十六种中药成分,检测的初步结果,是对症心血管疾病的,尽管是否能真的溶解血栓,还要进一步检测,并进行临床实验,但已经足够江佑平吃惊了。

    市面上针对心血管方面的药确实不少,但纯中药制剂还是相对较少的,所以就算它不具备溶解血栓的功能,也已经具有巨大的开发潜力。

    因此,他就很想再见见华锐枫,确认一些事宜,例如这个药是不是华锐枫独自所创,版权有没有争议等等,只有确定了这些,他才能向董事局汇报。

    想到药厂的考察,华锐枫应该会到场,他就亲自带人来了。然而来了之后,发现华锐枫不在,甚至夏玥也不在,江佑平就有些纳闷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苏家准备过河拆桥,打完斋就不要和尚,将华锐枫踢到一边去了?

    对,肯定是这样,否则他怎么会没到场呢!

    江佑平这样想着,脸色就沉了下来,“那个谁,苏副总是吧,这个药的生产权,我是授权给你们苏氏药业的华锐枫先生,比较大的一些事宜,我们还是希望与华锐枫先生谈,既然他不在,那这个考察就算了!”

    苏成谨听到这话,立即就慌了,“不,江总,你听我说,我苏氏药业的苏成谨,是苏家唯一的男丁,我可以完全代表苏氏药业,我……”

    江佑平终于转过身来,凑到他跟前低声道:“苏成谨,我想你还没搞清楚状况。不管是苏氏药业,还是你们苏家,在我眼都只是个屁,我之所以愿意授权,仅仅是因为看在我兄弟的面子!”

    苏成谨呆滞住了,看着江佑平拂袖上车离去,他很想追上去挽留,可最终却是停了下来,因为人家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苏振文见江佑平一等就这样走了,十分愕然的道:“怎,怎么就走了?”

    苏成谨苦笑道:“大娘没有说错,人家只认姓华的,我们谁说话都不好使!”

    苏振文疑问道:“就因为华锐枫那个废物没来,他们就不考察了?”

    苏成谨点头道:“是的!”

    苏振文道:“那这个药……”

    苏成谨叹道:“没有华锐枫,这个药恐怕不会真的授权给我们啊!”

    苏振文立即骂了起来,“靠,那我岂不是白费心机了?”

    苏成谨不解的问:“什么白费心机?”

    苏振文将他拉到一边,低声道:“电梯是我故意叫人整坏的!”

    苏成谨吃惊的道:“四叔,你干嘛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苏振文道:“还不是为了你,想让你跟金瑞生物的人多打交道,早点上位,独当一面吗?”

    苏成谨终于明白了,脸上浮起怒容道:“四叔,你这样乱搞,会毁了我们苏氏药业,甚至连整个苏家也毁掉的。”

    苏振文讪讪的道:“我哪知道会这样,我原本以为谁来都无所谓的,更何况你还是苏氏药业的太子爷,份量足够的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苦笑连连,“四叔,你得了吧,什么太子爷啊,到了人家眼中,连个屁都算不上!”

    苏振文道:“那,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苏成谨怒道:“还能怎么办,赶紧让人把姓华的先从电梯里放出来啊!”

    苏振文便急急忙忙的打电话,完了之后,他才道:“阿谨,人已经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连连摇头叹气道:“四叔,你知不知道,我们苏家真的快要完蛋了!”

    苏振文道:“我知道,我不着急嘛!”

    苏成谨道:“你要真知道,以后就不要做这样的蠢事了!”

    苏振文道:“可我就是看不惯姓华的那小人得志嘴脸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摇头道:“四叔,我们都该好好反省了,如果我们以前能对他好一点,少说几句尖酸刻薄的话,他又何至于这样对我们呢?”

    苏振文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成谨苦声道:“四叔,消停点吧,当我求你了好吗?”

    苏振文终于不支声了。

    苏成谨这就掏出手机,拨打华锐枫的电话,“喂?姐夫,是姐夫吗?我是阿谨,你在哪儿呢?我现在在药厂,刚刚江总他们来过了,可是你没在,他们没有进厂,你这个事……哦哦,好的,行行行,我们等你!”

    见苏成谨打完电话,苏振文忙凑过来问,“阿谨,那个废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四叔!”苏成谨打断他道:“你以后不要叫他废物了行不行?我刚刚跟你说得还不够清楚吗?他现在已经是唯一可以救我们苏家的人,是你的财神爷,你还想要衣食无忧,那就把他给我当成大爷一样好好伺候着!”

    苏振文喃喃的道:“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成谨连连摇头叹气道:“四叔,把你那惹事的嘴巴闭上,也把你那些馊主意全都收起来吧,我们已经没有抬头挺胸的资本了!”

    苏振文道:“那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嘛?”

    苏成谨道:“姐夫说他现在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振文没好气的道:“他现在过来还有个屁用啊?金瑞生物的人都走了!”

    苏成谨道:“你以为人家是你?他说他会跟金瑞生物的人沟通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人来了!

    让苏振文意外的,先来的并不是华锐枫,而是已经离开的江佑平一等!

    看到江佑平下车,苏成谨忙不迭的迎上去,“江总!”

    江佑平点了点头,一点也不尴尬的道:“你们苏氏药业的华锐枫先生给我打了电话,说他正在过来,让我别走,所以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苏成谨和苏振文闻言不由面面相觑,他让你回来你就回来,你是他的小弟吗?

    一群人在门口等了将近半个小时,华锐枫这才终于坐着白素开的奔驰抵达药厂。

    当他下车的时候,江佑平第一个迎了上去,“华先生,你可终于来了,我等得都快睡着了!”

    华,先生?

    这什么鬼称呼?华锐枫先是被弄得愣了一下,但看看周围那么多人,多少有些明白了,私交再好也不能放到公事上,于是就忙拱手道:“江总,真对不起,我出门的时候,大厦的电梯出了故障,被困在了里面,让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!”江佑平笑道:“迟到总好过不到嘛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我们进去吧!”

    一行人这就往厂子里走去,开始参观药厂的设备,以及生产钱。

    苏氏药业工厂里面的设备,无疑是比较老旧的,但并不影响生产,江佑平大概确认过后,便把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下属,自己拉着华锐枫走到一边说话,询问的自然是那个心血管药的各种问题。

    考察结束之后,江佑平一等还留在厂吃了工作餐,然后才带人离开。

    在华锐枫也准备离开的时候,苏成谨主动的走了上来,低声的喊了一句:“姐夫!”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疑惑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苏成谨道:“以前的事情,我做错了,对不起。你能接受我的道歉,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个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苏成谨点头,“对我来说很重要!”

    华锐枫只是看了他一眼,然后上了白素的车离开药厂。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