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华锐枫早早就起床了!

    在小区隔壁的公园里跑了几圈,热了身之后便练五禽戏,出透一身汗后这才回家,结果从电梯出来就家门已经候着一个女人——白素。

    “嗨,白素同学!”华锐枫看到她,脸上就情不自禁的有了笑容,“一大早的来找我,是不是想我了?”

    白素不想说话,只想动手,抽出软剑将他没轻没重的嘴巴切个稀烂。

    华锐枫将她让进屋后,仍然热情不减的问道:“吃早餐了没?”

    白素没有吃,也没有回答,如果可以,她一句话都不想跟这个家伙说!

    华锐枫见她不答,这就道:“你没吃吗?太巧了,我也没吃,你下楼去买早餐回来,我们一起吃吧!”

    白素终于出了声,指着自己问:“我去给你买早餐?”

    “不买的话,下厨做给我吃也行!”华锐枫指着厨房道:“厨艺这种东西,一次生两次熟三次就会很舒服,你多练练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什么都不再说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华锐枫疑问道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白素几乎吼起来,“不是给你买早餐吗?”

    “哦,那赶紧去吧!记得带钥匙!”华锐枫点点头,“我先个澡,然后晾干水在家等你哈!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当华锐枫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,发现白素已经将早餐买回来了,正默默的坐在餐桌旁等着他,一如伺候主人用餐的丫鬟似的。

    然而华锐枫走过来的时候,白素的俏脸却不自禁的热了热,这厮上身什么都没穿,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,比一般男人白皙的肌肤上,带着未擦干的水珠,悬挂在线条分明的肌肉上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穿着衣服的时候显瘦,没想到脱了后这么有料!

    肌肉结实匀称,线条柔和,明显却不夸张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看到他身上那些若隐若现的旧伤疤时,心里又不由生出一丢丢惭愧感,自己以前确实对他太过粗暴了。

    如果时光重来……嗯,一定会更狠的抽他,直接将他抽死,那样他现在就没办法祸祸自己了。

    白素买的早餐很简单,简单得有点敷衍,仅仅就是白粥和油条,连点酸菜辣椒圈都没有。

    华锐枫也不嫌弃,反倒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,一边吃还一边问:“对了,你肚子还痛吗?”

    白素真的不想搭理他,可是却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血是什么颜色的,还是黑的?还是块状?”

    白素自己立即就败了,老大,你在吃早餐哎,你问这样的东西?你不觉得恶心吗?

    偏偏华锐枫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的样子,一边吸溜溜的喝粥,仍一边喋喋不休的问:“到底怎么样的啊?实在不行,我给你检查一下,然后再来个巩固治疗?”

    白素败得不能再败了,赶忙投降的道:“正常,都正常了!一切都没好,半点问题都没有!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道:“对嘛,问你什么就说什么,装什么哑巴呢,真是的!”

    白素不想再跟他废话,只能催促道:“你赶紧吃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吃完了干嘛?要我陪你逛街看电影?”

    白素忍不住给他一个白眼,没好气的道:“去苏氏药业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去那儿干嘛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夏玥让我接你过去!”

    华锐枫冷笑道:“她是怕我不去,专门让你过来将我带过去?”

    白素也不隐瞒,“她确实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如果我不去,她就让你对我动粗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她确实也是这样交待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疑问道:“白素,你到现在还敢碰我?你可别忘了,你一条小命被我捏在手上,我想要你白天死,你绝对看不到半夜的月亮。”

    白素冲他白眼连翻的道:“可你也别忘了,夏玥是一个精明又多疑的人,如果我没把你弄过去,你觉得她会不会怀疑什么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终于皱起了眉头,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又道:“而且我隐隐觉得,她似乎真的开始怀疑了,今天早上她明明可以派黑岩来的,偏偏就派了我来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她那样的面相和性格,不会信任任何人的,何况你还带着监督她的任务,她自然更不会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信不信任是一回事,怀不怀疑却是另一回事,如果她向二先生汇报,不但我有危险,你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又一次皱眉,“看来我跟你的命运开始渐渐拧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可以不拧的,只要你解了我身上的毒,我可以将我们之间的一切事情都忘掉,当作从未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笑了起来,“你这话说得我们好像真发生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忍不住又开始翻白眼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白素,你放心吧,我意志很坚定的,绝对不会轻易动摇。而且能跟你拧在一起,我很高兴!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嘛!”

    白素软瘫瘫了,闭上了嘴,一句话都不想再跟他说。

    华锐枫慢悠悠的吃完了早餐,这就站起来指着桌上的残羹剩饭道:“你收拾吧,我去换衣服!”

    白素气得不行,这货真把自己当使唤丫鬟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从房间出来的时候,已经换了一身装束,头发再次梳成了大人模样。

    白素看得有点发呆,因为额前有刘海和没刘海的华锐枫,简直就是两个人!

    有刘海的他,额头被头发摭住,甚至连一边的眼睛也挡去部分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稚嫩许多,就像刚出校园的大学生。

    没有刘海的他,看起来特别精神,目光锐利,气质突出,有种锋芒外露之感,仿佛只被他看一眼,你的内心就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她表情有些痴滞,这就在她面前转了一圈,“是不是很帅?”

    白素终于回过神来,没好气的道:“蟋蟀的蟀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管怎么个帅法,你都已经拜倒在我裤脚下了!”

    白素十分纳闷的道:“华锐枫,为什么以前我没发现你那么不要脸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因为你以前只顾着了解我的身体,从不试着走进我的内心!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华锐枫潇洒的弹了个响指,“我们去苏氏药业,好好装个13!”

    半路上的时候,白素接到了夏玥的电话,询问她有没有将华锐枫带过去,白素回应称已经和华锐枫在路上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两人抵达了苏氏药业。

    一出电梯,华锐枫就被眼前的阵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苏氏药业的所有职员,纷纷站在走廊上,左右列成了两排,夏玥和苏洪泰则站在中间。

    看到华锐枫,夏玥立即带头鼓起了掌,“诸位,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,欢迎我们新上任的总裁助理华锐枫先生!”

    华锐枫很想问她一句,这么虚头巴脑的欢迎仪式,你不觉得很尬吗?

    夏玥显然是一点也不觉得,她甚至还从一个女职员那儿拿过一棒花,送到了华锐枫手上。

    华锐枫这下终于多少有点悟出来了,夏玥这个老阴妣是准备将自己架到苏氏药业这个烂锅灶上烤了!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不失风度的向众人点点头,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进了公司后,欢迎仪式就散了,众职员跑完龙套,该干嘛干嘛去了。

    一班苏家高管却簇拥着华锐枫进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落座后,仍挂着董事长名头的苏洪泰便首先发言,“锐枫现在还是我们的家人,以后也将是我们苏氏药业的一员,而且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员,希望大家好好爱护他,同时也希望他能为我们苏氏药业作出一份贡献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老屁股的场面话,无疑说得很漂亮的!

    不过华锐枫可不能任由他和夏玥将自己架到火上烤,所以不等他把话说完就站了起来,“我来这里,并不是充当救世主的,仅仅只是被迫答应了夏玥的条件,不得不来。你们完全别指望我能做什么。最好是像以前一样,把我当透明空气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苏洪泰被弄得老脸大窘,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夏玥忙不迭的道:“锐枫,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,不要再耿耿于怀,既然你已经是苏氏药业的一员,以后就要和大家团结起来,齐心携力,让苏氏药业重回颠峰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我就是来打个酱油罢了,你们苏氏药业是死是活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苏振文终于忍不住拍了桌子,“华锐枫,你个得志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把话说完,一旁的苏成谨已经赶紧捂住他的嘴!

    现在整个苏氏药业都指望着华锐枫,要把他给得罪了,那可就完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却看向苏振文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苏成谨忙道:“没什么,没什么,四叔早上忘吃药了,姐夫你别理他。”

    夏玥知道,如果再让华锐枫这么搅和下去,这个一月一次的会议就别想开下去了,于是就笑着道:“锐枫,你还不知道你的办公室在哪是吗?白素,带锐枫去他的办公室吧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原本还想做搅屎棍的,可是看到白素上来了,只能跟着她走出去!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