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华锐枫!”白素的一声叫唤,让沉思中的华锐枫回过神来,不由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,我原本是一句都不能跟你说的,可是我怕你糊里糊涂的一头撞上去,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最后把我也给连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我会保守秘密的。”

    “保守什么秘密,我是让你不要再去管苏贝琳的事情!”白素突然就暴躁了起来,“你要死是你的事,可你别害我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了!”华锐枫敷衍的应一句,然后问道:“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”

    白素没好气的道:“能说的不能说的,我通通都跟你说了,还能有什么补充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哦!”

    “哦个屁啊!”白素粗鲁的打断他,“我的解药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从床上下去,拉开侧边的一个柜子,里面整齐的摆放着数十个药瓶,他随手拿了一个,嗅了嗅之后,这就倒出一颗小药丸,递给白素道:“把这个吃了!”

    白素疑问,“这就是解药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白素疑惑的问:“吃下去毒就解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缓解!”

    白素:“呃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一颗能管一个月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那下个月……唔!”

    没等她把话说完,华锐枫已经将药丸一把塞进她嘴里,一边自顾自的往洗手间走去,一边道:“下个月的下个月再说!”

    白素咽下了药丸后,看一眼那个柜子,发现柜门并没有关上,立即刷地凑了过去,伸手就要拿柜子上的药瓶,然而手伸到一半,她就滞住了,然后想骂娘!

    柜子分为上中下三层,每一层都有将近十来个药瓶,每个药瓶大小颜色都一样,每个药瓶上面都没有标识,每个药瓶里面装的药丸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么多药瓶,他刚刚拿的是哪一个啊?

    白素赶紧的拿下一个,放到鼻间嗅了嗅,感觉味道似乎跟嘴里的一样,可又好像不一样。又拿下另外一个,嗅了嗅,仍然似是而非无法分辨……

    “分不清吧!”华锐枫的声音骤然从洗手间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白素被吓一跳,忙扭头看去,结果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华锐枫并没有从洗手间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都让你多读书,你偏不听,现在好了吧,解药就放在你面前,你却分不清哪个才是你要的!”华锐枫仍然在洗手间里面,可是却仿佛隔着墙能看到她此时在做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白素被气着了,立即就要将柜子里的药瓶一股脑全装进包里带走,然后找人化验。

    “白素同学!”只是没等她开始打包,华锐枫已出来了,“你是不是想把药全部带走,然后找人去化验?看看哪种才是你的解药?”

    白素没有说话,只是用漠然的眼神来掩饰内心的慌乱。

    “别瞎折腾了,别人连你中的是什么毒都不知道,又怎么可能分得清哪一种才是解药!”华锐枫走过来,指着柜子里的三排药瓶道:“我这三十多种药,通通都是我自制的,有超过一半是毒药,有一些你别说吃,就是嗅一下都会中毒!嗯,套一句你的话,你不想死那么快的话,我劝你还是不要动!”

    白素被气得不要不要的,狠狠的剜着他,似乎想要扑上去将他活活撕碎!

    华锐枫笑笑,走上前去伸手轻挑的捏一下她的脸蛋,“我就喜欢你恨得我咬牙切齿,可又完全奈何不了我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原本还想继续调戏她的,可是看到她似乎要拔剑了,终于见好就收,自顾自的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白素看着他的背影,又看看那些药瓶,终究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!

    没文化又不懂医药,瞎搞不但解不了毒,很可能会雪上加霜,她觉得自己还是明智一定比较好,所以再没碰那些药瓶,直接出了房间!

    看到华锐枫已经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,这就问道:“我吃了那颗药就会没事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头也不抬的道:“你压一下自己的手腕看看。”

    白素赶紧的压了一下手腕,发现那条快延伸到肘关节的红线,竟然缩了回来,退到了手腕处,只有短短的一截,不足半厘米的长度,就像刚开始中毒的样子。

    尽管毒还没有完全解除,但明显是缓解了,白素微松口气,然后什么都不再说,直接离去。

    白素走了没一会儿,江佑平派来取血液样品的下属到了。

    刚才白素的一席话,已经让华锐枫知道给苏贝琳治病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,治不好也就罢了,治好了真有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!

    只是华锐枫一旦认定的事情,多半是不会更改的。

    苏贝琳这个病,他已经开始治了,不治好他绝对不会罢休,所以他没有犹豫,直接将血液样品交给了江佑平的下属。

    夜里九点半钟,华锐枫驱车来到了李燕豪在帝景山庄的私人会所。

    会所大门正对着是一条专用道路,前面是一个圆型的假山渔池,左右两边都可以来车。

    华锐枫的车要从左侧转弯进入专用道路的时候,右边突然驶来了一辆宾利,抢着进入专用道路。

    开斗气车明显不是华锐枫的习惯,所以他立即刹车避让,可仍然慢了一步,抢道的宾利侧车身蹭上了华锐枫的车头,不但发出刺耳的声音,还擦出了花火。

    好家伙,两败俱伤了!

    驾驶宾利的司机是年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年纪比华锐枫还要小一些,看到自己的车身被刮出了一条将近两米的大凹槽,顿时就冲华锐枫怒声质问道:“你怎么开车的?”

    恶人先告状?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,“你要不抢道,怎么会发生碰撞?”

    年轻司机更怒,“你把我的车撞了,你还有理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纠正一下,是你撞到了我的车。”

    年轻司机指着自己的车道:“我这是车身,你那是车头,你说我撞你?”

    华锐枫据理力争,“我已经刹车了,你还要硬挤过去,才会发生刮蹭的。”

    年轻司机终于忍不住了,扬起拳道:“你还抵赖?信不信我揍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屑的道:“你可以试试!”

    年轻司机立即就要一拳给华锐枫,可这个时候,宾利后排的车门已经开了,一个年约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从车上下来喝道:“刘吉,住手!”

    被称作刘吉的年轻司机立即指着宾利道:“叔,你看咱们的车,被他撞成这样了!”

    刘吉叔叔摇头道:“不撞都撞了,打架斗气能解决问题吗?”

    刘吉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刘吉叔叔喝道:“报保险,该谁的责任就谁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刘吉只好不情不愿的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刘吉叔叔又向华锐枫道:“小伙子,这事你跟我侄子协商着处理,有什么话好好说,千万别动手!打赢了上110,打输了120,对谁都没好处。我先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汗了下,我可没动手,动手的是你侄子,但也只能冲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件事,华锐枫虽然觉得没有错,可也不想惹事,报保险无疑是最和平的解决办法!

    法治社会,一切都讲究和用和谐!

    他便掏出手机打给李燕昊,车子是李燕昊的,只给了车钥匙,没给车本,也没过户,所以出了事只能找他。

    李燕昊就在会所里面,接了电话后很快就出来了,一看两车撞成这样,立即就怪叫起来,“卧槽,大佬,你怎么开车的,这车你才开多久,脸被蹭了,屁股也受伤了!幸亏已经是你的车,否则我得心疼死不可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不对,车子还没过户,现在还是你的!”

    李燕昊挠头道:“没过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没有!”

    李燕昊道:“我怎么记得好像过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记错了!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争论到底过没过户之际,打电话报保险的刘吉已经走回来了,见状不由疑问,“阿昊,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说屁话吗?能来我这个会所的,会不认识我?”李燕昊说着又骂了起来,“刘吉,我说你多少回,马路不是你刘家开的,开车不要横冲直撞,你特么就是不听,你非要哪天把车开进火葬场才会知道错是不是?”

    刘吉忙不迭的道:“阿昊,这次可不是我的错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错?”李燕昊打断他,指着假山鱼池顶上的监控道:“要不我调出监控来看看,到底谁对谁错!”

    刘吉讪讪的道:“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这,这是华锐枫,我大佬!”李燕昊指着华锐枫道:“救过我命的。”

    刘吉道:“哦!”

    李燕昊道:“哦个屁啊,叫大佬!”

    刘吉很不情愿的叫了一声,“大佬!”

    李燕昊道:“行了行了,都是朋友,报保险了是吧?那就让保险公司的人处理!你先进去吧,我和我大佬在V8包厢,一会儿过来敬我大佬两杯,好好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刘吉敷衍的应一声,这就垂头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一件原本要大动干戈的事情,最终被李燕昊三言两语轻描淡写的解决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不由暗里给他点了个赞,这个二世祖也不是那么废嘛!

    V8包厢!

    华锐枫进门便看到已经在里面的江佑平!

    三人坐下后,简单寒暄两句,江佑平便将一个信封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华锐枫疑惑的问:“大哥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江佑平道:“你猜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现金支票?”

    李燕昊笑了起来,“大佬,你是想钱想疯了吗?平哥是那种见人就送钱的傻缺吗?”

    江佑平汗了下,“阿昊,你JJ太小,不要说话!”

    李燕昊撇撇嘴,“平哥,我的一点也不小好吧,不信咱们现在掏出来比比!”

    “比你的头,你个二货!”江佑平狂汗三六九,骂一句后才道:“我跟锐枫有话要说,你先去找会所的妹纸交流一下,你刚刚不是还说憋得慌吗?”

    李燕昊有些不情愿,“可我想听听你们聊什么!”

    江佑平推他一下,“大人的话题,你小孩子不适合参与!”

    李燕昊立即就指着自己道:“我小孩子?我都能造孩子了好吧!过几个月,我就要当爹了!”

    江佑平摇头道:“少废话,找妹纸交流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燕昊道:“可我这一去,没有四十分钟可是回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江佑平立即站起来,“那行,我去看你表演,超过二十分钟,我叫你大佬!”

    李燕昊脸色大窘,再不敢屁话多,赶紧的溜了。

    他走了之后,江佑平这才指着华锐枫手里的信封道:“锐枫,这是你那个血液样品的化验报告。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