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锐枫被白素的模样吓一跳,赶紧将她让进屋,待她坐下后才问道:“白素,你这是被谁打伤了吗?”

    白素无爱的看他一眼,“你觉得我这样的武功,谁能打伤我?”

    这话,华锐枫无疑是不敢苟同的,白素的武功确实很高,但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强中自有强中手,谁知道这个世上还隐藏着多少绝世高人呢!

    “那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算日子的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被问得莫名其妙,我算什么日子呢!

    白素见他一脸懵圈,只能无奈的道:“一个月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终于明白了过来,“难怪你一进门,我就感觉你身上带着血光之灾呢!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姑娘,老天爷给了你一双这么好看的眼睛,你却拿来翻白眼,会不会太浪费了呢?”

    白素瞪着他道:“你一定要激怒我,才会高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华锐枫悠悠的道:“我只是让你知道,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是什么感觉!”

    白素立即就想发作,可是腹中的疼痛又一次袭来,脸上的怒容就有点垮,“华锐枫,我现在一条命已经被你捏在手里,你还想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华锐枫同样叹气,“你这种打也不能打,睡也不能睡,家务活也不会干的女人,我真不知道能拿你怎样。”

    白素忍不住道:“我好痛,你赶紧给我治疗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看,我每个月还要辛苦伺候你,我可真是自讨苦吃啊!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站起来道:“走吧,进房间去。”

    白素便赶紧的站起来,走进房间,只是看着那张床,又看看随后跟进来的华锐枫,她又十分犹豫。

    华锐枫没好气的喝道:“还等什么,躺上面去啊,要不要我摸你了?”

    白素忍不住又冲他翻白眼,好好的治疗,非要说的这么猥琐。

    只是再想想,她又忍了,因为这厮顶多也只能在嘴上占一点便宜罢了,他要真敢做什么,自己哪怕拼了这条命不要,也要先将他一剑刺死!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她终于还是躺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抓过她的手,先是把了脉,确定了是姨妈惹的祸后,并没有立即开始摸她,而是问道:“这一次,相比于上一次,有没有什么变化?”

    白素想了想道:“好像没有上次那么痛了,但还是很痛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解释道:“你这个病已经拖得太久了,没有六次以上的疗程是很难彻底痊愈的!”

    白素听得有点欲哭无泪,也就是说除了这次之外,自己最少还要被他给摸四次?

    华锐枫上了床,然后就伸手掀她的裙子。

    白素看得心头一紧,刷地就抓住他的手,双目怒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放松一点,放松一点!”华锐枫的声音变得温和了起来,“这只是治疗,仅仅是治疗,没你想得那么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,总有让女人张嘴的能力,也有让女人放手的本事。

    白素的手,渐渐就松开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的动作也变得轻和起来,掀起裙摆,将手贴到了她的腹部。

    一经接触,熟悉的灼热感便从他的手上传来,白素不由吸了口气,无法面对华锐枫的目光,只能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治疗的过程,无法细述!但治疗的效果,绝对是刚刚的。

    当华锐枫的手终于离开的时候,白素脸上的痛苦之色尽去,慵懒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,因为……太舒服了!

    只是看着坐在床边喘气抹汗的华锐枫,她又突然想起一件事,张嘴道:“我刚刚上来的时候,看到一个人很像苏贝琳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是很像,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她好像来过这里几次了吧?”

    华锐枫又道:“也不是好像,她确实来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她来你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猜!”

    白素想了想后,突然失声道:“她来找你治病?”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意外,“白素妹纸,你的智商什么时候充值的?”

    白素的神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,沉吟一阵后终于道:“华锐枫,我劝你最好不要管她的事情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反正……”白素的眼中掠过一丝不自然之色,“你们都要离婚了,而且也没有感情,你还管她那么多干嘛?”

    华锐枫觉得这个女人明显言不由衷,喝问道:“苏贝琳的怪病,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立即摇头,“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华锐枫冷哼道:“白素,我觉得你最好压一压自己的手腕,然后再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白素犹豫一下,终于压了压自己的手腕,结果发现那条红线只差一厘米左右就要抵达她手肘部位。

    华锐枫斜眼看了一下,这就再次冷哼了起来,“看这个样子,你顶多只能再活一天一夜了!”

    白素顿时就急了,“华锐枫,你个混蛋,你答应过给我解药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告诉我,苏贝琳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就马上给你解药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都说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你的神色告诉我,你明明知道。”

    白素苦笑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,我只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见她说了一半又停住,追问道:“你只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沉吟半响,终于恶狠狠的道:“好,既然你一心求死,我就告诉你。我通通都告诉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插嘴,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白素道:“这个事情,首先要从我自己说起。我跟我师父学艺是有契约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解的问:“什么契约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师父传我武艺,学成之后,我要替她卖命八年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看来你师父并不是好人!”

    白素白他一眼,继续道:“艺成下山的时候,她让我去找一个叫二先生的人,并听他的命令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二先生?”华锐枫疑惑的问:“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,“我不清楚,很神秘的一个人,尽管接触不算少,但我始终没看过他真人。他让我去苏家,去找夏玥,保护她,并配合她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愕然的道:“这么说来,你跟夏玥并不是雇佣关系?”

    白素冷哼道:“她算什么,你觉得她能雇得起我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夏玥的任务是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,“这个我并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可能吧?你们是一伙的,你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确实不知道,我只知道她离开苏家的那天,就是我任务结束的时候!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道:“这么说来,你只是个客串的角色,夏玥和那个二先生,才是真正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有可能,但也未必。因为每隔三个月,我就要向二先生汇报夏玥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明白了,你在保护夏玥,但同时也在监视她。也就是说,二先生就算是跟夏玥一伙,他也并不是完全相信夏玥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可以这样说,而且夏玥也很清楚这一点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有一件事相当的奇怪,你原本不应该在苏家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我该在哪里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该在牢里,吃着牢饭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,“你的意思是说,夏玥给我做担保,并让我成为苏家女婿这件事,不在你们的计划之内?”

    白素摊手道:“他们的计划到底是怎样,目的又是什么,我并不清楚,我的任务就是保护、配合、并且监视夏玥!但你入赘苏家这件事情,她却让我保密,不要往上报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疑惑难解,“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这个你得问她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会问的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劝你最好不要问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如果你不想死得那么快的话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呃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夏玥到底要干什么,我并不清楚。但她背后肯定有一个组织,连我师父那样的人也替这样的组织卖命,足见这个组织庞大又邪恶,一旦被他们发现你是一个挡路石,你绝对会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什么时候挡他们的路了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现在或许还不算挡路石,但如果你继续给苏贝琳治病,而且还把她的病治好的话,那不是也会变成是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,“你的意思是说先挡他们路的人不是我,而是苏贝琳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应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应该是这样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两年前,我有一次无意中听到夏玥和黑岩谈话,说苏贝琳什么天赋过人,有点挡路。我当时就听了这么一嘴,也没太放在心上,可是过了没几天,苏贝琳的脸上就长斑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吸了一口凉气,“也就是说苏贝琳脸上的斑,就是夏玥和黑岩搞的鬼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终于沉默了,因为白素说的这些话,信息量实在是太大,他一时半会儿间还无法完全消化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