针灸麻醉的作用下,大小姐整个臀都是发麻发痹没有知觉的,但身体别的部位仍能活动自如,时不时都会回头看向华锐枫,不怕别的,就怕他乱来。

    见他弄得满头大汗,可始终都没听到“咣当”响声,她就忍不住问:“你到底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应该行吧!”

    应该?

    大小姐听到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,被气得不行,质问道:“你真的是外科医生吗?”

    忙碌中的华锐枫下意识的应道:“不是啊!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单独上外科手术,算哪门子的外科医生呢?

    大小姐被弄得软瘫瘫了,立即就想爬起来将他撵出去,可是臀上没有知觉,一动也动不了,只能回头狠瞪着他!

    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厮整着整着竟然突地闭上了眼睛,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,顿时就再也忍不住了!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打磕睡吗?

    “睁着眼睛你都找不到,闭着眼睛你能找到?

    “你到底行不行,不行就给我滚蛋,别在这瞎折腾浪费我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”华锐枫终于停下来,同时张开眼睛,然后将探针钳缓缓的拉了出来,然后便听到“咣当”一声响,弯盘里落下了一颗金黄的弹头!

    另外一颗子弹,终于被找到了!

    原来刚才的时候,华锐枫感觉这样肓目的寻找不是办法,终于只能运起内气,凝气于手,再传递到探针钳上,做到手钳一体。

    老祖宗的那口气,无疑是好使的,让他手上的探针钳仿佛变得有了知觉与灵性似的,变得不是一般敏锐!

    一会儿功夫,他就找到了已经移位了将近两厘米,深藏于肌肉组织之间的弹头。

    这在肓视的情况下是件极为困难的事情,可是华锐枫却做到了!

    两颗子弹都找出来了,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,清创,缝合,包扎!

    华锐枫的缝合技术,无疑不咋地,实际上根本称不上技术,因为老祖宗似乎也不太会缝合,传承中关于缝合的内容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这还是华锐枫那天看着郭晓茳缝合时现学现卖的,尽管最后缝是缝上了,可是丑得惨不忍睹,两个弹孔像是上了两个歪扭的补丁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这样,华锐枫还是十分的高兴。

    一个半路出家的老中医,竟然完成了一台西医外科手术。

    他想要将传承医术与西医结合到一起的愿望,终于迈出了一小步!

    只是当他妥善处理好了她的伤口,又收拾完东西,准备去洗手的时候,大小姐却突然低声道:“那个,我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要说谢谢吗?不必的,你的手下一会儿要给我二百万出诊费。你花钱,我办事,不拖不欠,更不用说谢谢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微摇一下头,“不是的,我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见她吞吞吐吐的,又疑问道:“是伤口还痛吗?没那么快好的,少说也得痛个两三天的,想要彻底痊愈得半个月左右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苦笑,“你能不能别打岔,我不是要跟你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大小姐抿了抿唇,终于声若蚊鸣的道:“我要上厕所,小,小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狂汗三六九,她这个样子不便于活动,照理来说是应该暂时插上导尿管的,可问题是他不会啊。

    老祖宗的传承虽然包罗万象,可真没有插导尿管这一项,它是属于西医的范畴!

    郭晓茳给的那本外科书上虽然有这个,但他还没来得及去研究呢!

    不过就算他真的会,这位大小姐应该也不会愿意让他弄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……”华锐枫为难的道:“很急吗?”

    大小姐没好气的道:“不急我会说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你现在暂时不能动啊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竟然理直气壮的道:“所以我才告诉你,让你想办法!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,我只是你的医生,不是你的保姆,不负责这些的好吧?

    不过想了想后他终于道:“我去找个尿不湿,给你垫在身下,然后你将就着解决一下?”

    大小姐已经急得不行,哪还能讲究那么多,这就喝道:“那还不快去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便赶紧的去了,结果还真找来了尿不湿,不是成人用的,是婴儿用的!

    牛子强替藏大师养的儿子曾在这儿住过,余下不少的尿不湿。

    然而就算找来了尿不湿,大小姐也没办法自己用上,还是要让华锐枫帮忙,因为麻醉针灸撤掉之后,臀上的疼痛又恢复了,不过已经不再是无法忍受的那种,勉强已经可以忍了,但她仍然一动也不敢动!

    这个帮忙的过程,明显也是不能描述的!不过华锐枫同学终于懂得怜香惜玉,动作轻柔细致,将她伺候得十分周到。

    亲密的接触,明显拉近了两人陌生的距离。

    大小姐看到去扔了尿不湿回来的华锐枫,神色仍然十分不自在,足有半天才勉强平伏了下来,“哎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,对你来说,我就是个跑龙套的,处理好你的伤我就滚了,一个匆匆的过客,叫什么重要吗?

    大小姐道:“我问你话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只好道:“华锐枫!”

    “名字不错!”大小姐先了一句后,主动介绍道:“我叫霍纯儿!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点头,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找出纸笔,开始写药方。

    霍纯儿又道:“你在哪儿上班?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更感觉莫名其妙,你这是要查户口,还是要撩我啊?尽管搞不清她要干嘛,但还是应道:“我没工作!”

    霍纯儿疑惑的道:“你不是医生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客串的!”

    客串?

    霍纯儿汗了下,“那你的主业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宅男!”

    霍纯儿更是汗得不行,“为什么不找工作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如果实在找不到,你可以来我们永安集团上班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一直都想凭实力单身,这次也不例外,“算了,我还是喜欢宅着!”

    霍纯儿热脸贴了冷屁股,差点就要来一句,你是一块上不了墙的烂泥吗?

    华锐枫将自己开好的药方递给她,然后交待道:“这是消炎止痛并调补气血的药,你让人去拿了药,三碗水煎成一碗。西药就照着说明服用。另外,你最少要卧床三天以上,饮食尽可能清淡。”

    霍纯儿疑问道:“你要走了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看看周围,发现天不但亮了,而且都快接近中午了,于是就道:“我可以吃了午饭再走!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我如果有什么不舒服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华锐枫仍然坚定的凭实力单身,“现在是白天,你应该能找到别的医生了。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我不想再让别人看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是我住在市区,来回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霍纯儿干脆利落的道:“车马费给你报销,实在不行,可以派人派车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,对一个临时客串的医生,你怎么像对老公那样专一呢?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华锐枫被迫留下了电话号码,这才终于摆脱了她。

    出了房间,牛子强立即凑上前来,身后还跟着看华锐枫不顺眼的严广松一等。

    “兄弟!”牛子强忙不迭的问:“大小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两颗子弹都取出来了,伤口也处理了,不过里面的一些血管应该是被伤到了,失血有点多,身体也比较虚弱。这几天尽量让她不要动,吃的东西也尽量清淡带温补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不由纷纷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华锐枫又道:“我要回去了!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好,我送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说话,只是看向严广松。

    严广松知道他什么意思,不过并没有立即掏钱,而是敲门进了霍纯儿的房间,出来之后才道:“银行账号报来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便报了过去,没过多久,他就收到了转账。

    二百万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。

    华锐枫这才终于满意,然后准备回去,只是出了门后,发现昨夜围在外面的人全都散去了,但院子里面却多了些神色严广松一等还严酷冷峻的人,扑面而来的杀气让人感觉发冷。

    在将要上车的时候,他终于忍不住问送他出来的牛子强,“十三,这个霍纯儿到底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牛子强扭头左右看看,低声的道:“她是霍东明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解的问:“霍东明又是哪位?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永安集团的大老板,我大佬的大佬的大佬的大佬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哦,难怪你这么怕那个霍纯儿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汗道:“兄弟,瞧你这话说的,这是真真正正的千金大小姐,一句话就可以决定我的命运前途,能不怕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她怎么会中枪的?”

    牛子强挠头道: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我甚至都不知道她来了槎城呢!昨晚半夜突然接到严广松的电话,说她出事了,让我赶紧安排地方,我把她接到这里,然后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点头,终于不再多问,上车直接回市区。

    到了市区后,他先是吃了个饭,然后才悠哉游哉的回家,结果从电梯出来后,发现自己的家门口围满了人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