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华锐枫同学,无疑是变得有点坏的!

    下毒打PP,生旦净末丑各种戏,但有些人的坏是被逼出来的,有的人坏仅仅只是一种伪装!

    如果知道苏洪泰等人要过来,华锐枫会在家里等他们的,因为他很想看看从来都没有正视过他一眼的苏洪泰,在低三下四的时候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这,算是一种恶趣味吧!

    不过很可惜,天没亮他就被叫出门了!

    凌晨四点多的时候,睡梦中的他被牛子强的电话吵醒了,“兄弟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华锐枫看看时间,用牛子强之前一模一样的话道:“这个点,我当然是在家,在睡觉!”

    牛子强急急的道:“兄弟,别睡了,赶紧过来我这一趟好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解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我这里要出人命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道:“出人命你就去自首啊,找我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不是我搞出来的人命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是谁?你的小弟?那你也劝他去自首,争取宽大处理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汗得不行,“也不是我的小弟搞出来的,而且现在只是快要出人命,还没真的出人命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有人受伤了?伤得有点重,是这个意思吧?”

    牛子强忙道:“对对对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你打错电话了,该打120才对!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能去医院的话,我早送去了。我这……我在电话里说不清楚,你赶紧过来吧,当我求你了!这个人对我非常重要!”

    华锐枫无奈的叹口气,从床上爬起来一边穿衣服,一边用脖子夹着电话问:“女人?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对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该不会是你之前的老婆吧?”

    牛子强忙道:“不是不是,那个贱人算什么玩意儿,这人比她重要一千倍一万倍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的小情人?”

    牛子强苦笑道:“兄弟,你能不能别问这么多,赶紧来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一边收拾,一边应道:“这不是在出门了吗?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我就在我老家这儿,你上次到过的,快点啊,人命关天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答应一声,这就驱车出门!

    救人如救火,一路狂飙,半个小时就赶到了牛子强在七寨的湖景别墅。

    只是车刚拐进小路,他就看到牛子强的家外面围满了黑鸦鸦的人,少说也有百来十号!

    这是被人围了?叫我来解围吗?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纳闷,但认真看看那些人,又发现自己搞错了,他们明显不是在围攻,而是戒备!

    牛子强此时已经等在门外了,看到华锐枫到来,赶紧迎上前,“兄弟,快,跟我进屋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你跟我进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只好跟着他进屋,然后就看见主人房的门前守着几个黑西装,面容冷峻肃然,目光阴鸷锐利,身上隐透杀气!

    不用说话,看着就不太像好人!

    在牛子强要带华锐枫进主人房的时候,几个黑西装刷地一下拦住他们。

    为首一个留着寸头的人道:“十三,这是谁?”

    牛子强便忙道:“松哥,这是我找来的医生!兄弟,这是严广松松哥,永安集团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严广松并没有向华锐枫打招呼,而是直接道:“先检查!”

    牛子强这就对华锐枫点头,显然是让他配合一下。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不解,配合什么鬼?

    严广松此时却走上来,示意他伸开双手。

    华锐枫明白了,这货是要搜身,检查自己有没有武器?

    这么电影情节?

    华锐枫对牛子强道:“牛十三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牛子强忙道:“兄弟,你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回家,睡觉!”

    牛子强有点反应不过来,“这是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没有习惯被一个男的在身上摸来摸去!”

    牛子强知道华锐枫的性格,一旦被惹恼,脾气就会大得不得了!

    这个严广松粗暴又直接的态度,明显踩到他的尾巴了,于是就忙打圆场的道:“松哥,我来给我兄弟检查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差点想翻白眼,“牛十三,你就不是男的?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可这……也没有女的啊,那啥,我顶多不摸你下面还不成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给了一个看白痴的眼神他,“牛十三,这是我第一次给你帮忙,也是最后一次,以后这样的事不要找我!”

    牛子强见他说完后并不是配合检查,而是转身往外走,急得不行,“兄弟,兄弟,你听我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把话说完,严广松已经刷地一下拦到了华锐枫面前。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看着他,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先配合检查!”严广松说着指向房间,“然后进去救人,救好了,一百万!救不好,打断一条腿!”

    华锐枫走过那么多路,喝过那么多水,霸道嚣张的人见不少,严广松并不是第一个,但凭着一脸凶悍就想让他认怂,还是省省吧,所以他伸手一拨,就想从侧边出去。

    谁知严广松却是反手一推,华锐枫被推得跄踉后退几步,差点没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没等他站稳,严广松已经扑了上来,指着他道:“你给我老实点!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下是撤底被惹恼了,五指并拢,刷地一下就啄了过去,正中他的腕关节。

    严广松的手腕顿时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,然而这厮竟然不是一般的硬气,纵然痛得整张脸都皱成了菊花状,也没有吭一声。

    这么牛?

    华锐枫见他的另一只手也伸出来了,立即又要一啄过去,只是还没出手,他就停下了。

    黑洞洞的枪口直接指着他的脑袋,哪还敢啊!

    牛子强原本也看严广松不顺眼,所以两人打起来的时候,他不但没有阻止,反倒希望华锐枫能揍这厮一顿,叫他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,可是看到严广松掏了枪,他就慌了!

    “松哥松哥,有话好说!”牛子强忙不迭的道:“这是我兄弟,来帮忙的,一家人啊,把枪收起来,收起来!”

    严广松垂眼看看自己肿得像猪蹄一样,而且痛得要死的手,显然不愿意就这样罢休,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房间那头却传来惨吟声!

    听到之后,他的脸色一变,立即把枪直接抵到华锐枫额头上,“快,接受检查,然后进去救人!”

    识时务者为俊杰!

    枪这种东西可不是开玩笑的,一旦走火小命就玩完了!

    华锐枫原本是想怂的,可是听到惨吟声,又看到严广松的表情变化,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怂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明显是个女人,而且是跟严广松有重大关系的人,否则他不会这么紧张!

    因此华锐枫便道:“不好意思,我现在没心情救人,只想回家睡觉。”

    严广松怒道:“你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也怒道:“有本事你开枪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严广松冷哼一声,缓缓的拉开击锤!

    牛子强见状忙凑上来道:“松哥,现在不是殴气的时候,救人要紧啊!”

    严广松不想收枪,可是房间的惨吟一声接着一声,最终只能收起枪,但仍颐指气使的冲华锐枫道:“进去,救人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是跟你说了吗?没心情救人,只想回家睡觉!”

    严广松被气着了,立即又要掏枪。

    牛子强赶紧上来对华锐枫道:“兄弟,不,哥,我叫你哥了行吗?进去救人吧,里面那位真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就完蛋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心没肺的道:“你完蛋是你的事,跟我有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得,这位爷的驴脾气犯了!

    牛子强欲哭无泪的道:“哥,你到底想怎样啊?”

    华锐枫指着严广松道:“让他给我道歉,出诊费二百万!”

    “草!”严广松怒骂一声,真的要拔枪了。

    牛子强忙上去拦住他道:“松哥松哥!”

    严广松道: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别冲动别冲动!”

    严广松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牛子强又道:“救人要紧救人要紧!”

    严广松还想说什么,可是房间那头的惨吟已经变成骂声,“你们这些吃干饭的,找个医生要这么久吗?”

    这下,严广松终于扛不住了,不情不愿的冲华锐枫道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华锐枫问道:“还要检查吗?”

    严广松还没说话,牛子强已经一个劲的向他使眼色,而且还指向房间,终于只能不作声。

    华锐枫冷哼一声,这才走向房间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