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贝琳的声音变了,变得像女的,可又有点像男的,十分中性!

    一定要找个人来形容的话,那就是像唱小情歌的苏*绿一样。有人听着像男的,有人听着是女的,

    这个样子,明显是没有彻底治愈的,但相对于从前,已经好太多太多了,最起码听起来不会刺耳碜人,也不会被别人当作人妖。

    苏贝琳对此也不是一般的满意,甚至觉得就算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,反倒显得声音很有特点!

    华锐枫半天才终于回过神来,疑问道:“你这次过来仅仅只是复诊?”

    苏贝琳问:“要不然你以为我来干嘛?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才醒觉自己误会她了,“那……你坐吧,我给你倒杯茶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感觉很奇怪,这个家伙对自己的态度怎么五时花六时变呢?这才转了个眼,又热情起来了?

    男人心,海底针,看不见,摸不着?

    华锐枫很快就沏了杯茶回来,见她还在那儿发呆,“坐呀,站着干嘛?吃晚饭了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点头道:“吃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话还没说完,肚子就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将她出卖了!

    华锐枫笑道:“吃过的是昨天的晚饭吧!你坐吧,我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可我是来看病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病要看,饭也要吃。饿着肚子是看不好病的。”

    没等苏贝琳再说什么,他已经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苏贝琳只好坐在那里,一边喝茶,一边等,同时环顾左右,发现前两天散落在周围的八件套已经不见了,一切都被收拾得整整齐齐的!

    她有点忍不住,这就站了起来,四处转悠起来,然而看来看去,始终没在这个房子里看到任何女人的气息,心里就不禁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他不是和别的女人住一起吗?要不然那八件套扔在客厅里干嘛?他自己玩啊!

    如果真有女人的话,那应该会有蛛丝马迹才对,可现在却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那天是……点的外卖?

    对,很有可能就是这样,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,有自己需求的。

    叫外卖,点快餐,总好过找小三吃住家饭吧?

    那就……原谅他?

    苏贝琳,你在想什么?

    你跟他只是名义上的夫妻,根本就不是真夫妻好吗?

    还有,你是来看病的,是来挽救自己的人生,不是来修复这段失败婚姻的!

    苏贝琳乱七八糟的想着,但没想多久思绪就被厨房里飘出的香味打断了,中午也没怎么吃的她,忍不住走到了厨房门口。

    华锐枫系着围裙,正在里面忙活着,做的好像是醋溜鱼,还是酸甜排骨,反正味道香甜诱人,引得她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他在忙碌间偶一回头,看到她的身影,不由就问道:“饿了吗?再等一下下哈,很快就可以开饭的!”

    苏贝琳没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,然后看着他瘦削但不算特别单薄的身影,心里又不禁想,有这样一个老公似乎也不错,就算别的不行,最起码不会让自己饿肚子。

    只是再想想,她又心头黯然,这段自己来不及接受的婚姻,已经很快要结束了,而且现在自己这副模样,真要跟他继续过下去,也只是拖累他,那样的话何苦又何必呢!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两菜一汤端上了桌。

    一个酸甜排骨,一个耗油生菜,一个紫菜蛋花汤。

    华锐枫摆好碗筷,给她盛了碗饭,又舀了碗汤后,没有像上次一样躲进厨房里,反倒是坐到了苏贝琳的对面。

    苏贝琳被弄得很疑惑,你这样,我怎么吃饭呢?

    华锐枫见她没动,这就道:“别发呆了,把口罩摘了,吃饭啊!”

    苏贝琳忍不住问道:“对着我,你吃得下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子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贫!在别人眼中,我是个废物,你是个丑八怪,而我们却是夫妻,没有谁嫌弃谁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道:“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难道你想今晚变成夫妻之实?”

    苏贝琳愣住了,半响才终于明白,这个家伙……在调戏自己?

    她的心里有点恼的同时,也有种心跳耳热的感觉,犹豫一下,终于就摘下了口罩。

    你敢调戏我,那我为什么不能恶心你?

    果然,看到她的脸后,华锐枫什么都不说了,也不看她,只是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苏贝琳见状,不由就叹了口气,原本还饥肠辘辘的她也变得没什么胃口了,看着自己面前的饭碗发发呆。

    谁知就是这个时候,碗里突然多了一块排骨,华锐枫给她夹了菜!

    苏贝琳又被搞得愣了下,不由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饭是用来吃的,不是用来看的,我们这是第一次坐着一起吃饭,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随便凑合着吃一顿吧!”

    苏贝琳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可是心里却感觉很暖,终于端起碗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两人默默的吃完了一顿饭后,苏贝琳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,于是就主动收拾碗筷。

    华锐枫也没阻止,自顾自的去客厅喝茶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,似乎已经进入了自然的老夫老妻模式。

    只是华锐枫刚端起茶杯,便听到厨房里传来“嘭冷”一声响,忙不迭的跑进去,发现一个碗已经摔碎在地上,苏贝琳正慌手慌脚的去收拾。

    “哎哎,你小心,不能用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!”没等他把话说完,苏贝琳已经低声的叫唤起来。

    “被割到了吗?我看看!”华锐枫蹲下来,抓过她捂着的手看了看,发现青葱玉白的中指已经被割破了,而且似乎割得有点深,鲜血正不停的冒出来。

    他忙左右看看,没看到什么可以止血的东西,情急之下这就一把拽过她的手指,含进嘴里,用力的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疼痛与温暖,几乎同时袭来。

    苏贝琳瞬间就呆滞住了,头脑运转变得迟缓!

    我这是在哪里,他是在干嘛?

    这样……真的合适吗?

    华锐枫并没有想那么多,用力的吸了一阵,见血不再出了,这就去找来消毒液和创口贴,给她包扎了起来,然后才道:“算了算了,你这样的大小姐,哪干得了这种粗活,出去吧,我来弄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只好走了出去,然而当她坐到沙发上的时候,仍然有点魂不守舍!

    半响之后,华锐枫终于从厨房里面出来了,“怎么样?还痛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终于回过神来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我们继续治疗?”

    苏贝琳点头,不过要走进房间的时候却忍不住问:“你这里还有多的毛巾牙刷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有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低声道:“那麻烦你给我拿一下好吗?”

    尽管已经变得像丑八蛋一样,可她仍然很注意自己的个人形象,怕一会儿华锐枫给她扎针的时候,发现她的牙齿上还有菜叶。

    洗漱干净之后,她才进了房间,然后主动的戴上那个张嘴的东西,躺到床上摆出华锐枫要的姿势。

    治疗的经过,仍然像之前一样,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结束之后,华锐枫给她换了一张方子,然后交待道:“这个药不是像以前那样含着的,要喝下去,但还是三碗水煎成一碗水,早中晚各一次,连服三天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点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一次治疗之后,你的声音应该能恢复之前的样子了。之后就是你脸上的斑了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忙问:“斑你也能治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应该有办法的,但前提是你能配合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听得顿时就心跳起来,“你是说……还要检查,要,要脱,衣服那种?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“是的!”

    苏贝琳声音有些发颤的问,“全,全脱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对!”

    苏贝琳喃喃的道:“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还有三天的时间,你可以再好好考虑一下,考虑好了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深吸一口气,终于站起来道:“我回去想想。还有什么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想了想道:“有是有。就是有点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疑惑的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能给我唱一首小情歌吗?”

    苏贝琳:“……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