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振文和苏成谨垂头丧气的从楼上下来的时候,正好夏玥过来了。

    看见两人的模样,夏玥不用问也知道什么结果,不过她还是假惺惺的问道:“四叔,阿谨,见到他了吗?”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夏玥又明知故问,“那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苏振文立即就骂道:“那个混蛋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,就算我们求他,他也不留鸟我们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也跟着气愤的道:“简直就是小人得志嘛!”

    夏玥摇头道:“如果你们以前对他好一点的话,他应该不会这么难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与苏振文互顾一眼,没有说话,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呢?

    站在那边的白素和黑岩也不由互顾一眼,心里却很想问她一句:夫人,你以前又对他很好吗?

    苏成谨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,简直就关系着苏家的生死存亡,多少有些大局观的他便道:“大娘,你说我们要不要上去再求他一下,态度再诚恳一点!”

    夏玥摇头道:“算了,你们求不动他的。”

    苏成谨道:“那谁能求得动他?琳姐?”

    夏玥还是摇头,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跟你姐根本没有感情,你让你姐来,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!”

    苏成谨皱眉道:“那大娘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振文立即就想道,对,你上,说不服,就睡服他。不过最终他还是忍住了,改口道:“是啊是啊,你胸比较大,上去肯定能搞掂他。”

    夏玥再一次摇头道:“你们还看不出来吗?我们这些人是请不动他的。”

    苏振文立即问道:“那谁才能请得动他?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你们猜!”

    苏成谨的智商勉强还是在线的,顿时就失声道:“爷爷!?”

    夏玥点头道:“不错,除了老太爷,谁都不好使。”

    苏振文立即摇头道:“我爸那个性格,想让他来求这个废物?他恐怕会宁愿苏氏药业倒闭!”

    夏玥对这话明显是不敢苟同的,不到穷途末路,没有谁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!所以她就道:“你们还是回去跟老太爷说说,让他做好心理准备吧!”

    苏成谨想了想道:“大娘,我们会回去跟爷爷说的,但你也努力试一下好吗?我真的不想看着我们家唯一的活路就这样绝了!”

    夏玥点头道:“好,我会尽最大能力的。”

    苏振文忙道:“要想尽办法,不惜一切代价,哪怕他要跟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成谨一听自己的四叔又要口无摭拦,赶紧一把捂住他的嘴,抢着道:“大娘,拜托你了,我们这就回去找爷爷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了之后,夏玥站在那里,仰头看一阵顶上的三十二楼,然后对白素与黑岩道:“走吧,回家,我要睡个美容觉!”

    黑岩疑惑的道:“夫人,你不上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上去干嘛?”夏玥没好气的道:“上去看那个白眼狼的脸色吗?”

    白素没说话,可心里却是冷笑,你是被打怕了,心里有阴影,不敢面对他吧?

    黑岩道:“可是你不上去,就不符合夫人的人设了啊!”

    白素却是希望看到夏玥面对华锐枫的精神表情,所以也跟着张嘴道:“对啊,夫人,哪怕是装装样子,你也是要上去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夏玥迟疑的看向两人,“你们觉得真有这个必要?”

    黑岩道:“做戏做全套嘛!”

    夏玥有些无奈,只能上楼,然后来到华锐枫的家门前,深吸一口气后,这才按门铃。

    半天,华锐枫才终于打开门。

    夏玥的脸上又有了灿烂的笑意,“嗨,锐枫,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道:“你又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没什么,就是有几句话想跟你说说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锐枫,我现在怎么也还是你的丈母娘,你就打算这样把我一直晾在门口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犹豫一下,终于侧身让了让。

    夏玥笑着冲他点点头,然后对黑岩和白素道:“你们俩在外面等吧,不过要机灵点哦,别让人对我怎么样了,你们还像死柴似的没有反应哦!”

    黑岩和白素汗了下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进门之后,夏玥便走向客厅,只是屁股坐到沙发上的时候却是小心翼翼,坐下之后也没有再翘二郎腿,仿佛痔疮发作似的。

    华锐枫坐在她的对面,只是等了半天,也不见她开口,这就问道:“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?说啊!”

    夏玥摇头道:“我突然又觉得此时无声胜有声了,哪怕是和你静静的呆着,也是一种很好的享受。”

    她觉得享受,华锐枫却受不了,沉声喝道:“你再跟我说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,我会忍不住又抽你一顿的。”

    夏玥没有发怒,反倒咯咯的笑了起来,“小枫枫,看来你是真的抽我抽上瘾了啊?不过可惜啊,你没有机会了。反倒是我要抽你的话,大把的机会,只要我叫一声,黑岩和白素就会冲进来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冷笑道:“如果我让你叫都来不及叫呢?”

    夏玥愣了下,然后又笑了起来,“好了好了,咱们不闹了,说正事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喝道:“说!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如果我的记忆没出错的话,你是答应了我要做我的助理,去苏氏药业上班的!出尔反尔,好像不是你的性格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性格这种东西,是会改变的。我现在连你都敢打,还会在乎说过几句话?”

    夏玥没有生气,反倒很兴奋的道:“小枫枫,你现在变得好无耻,我好喜欢哦!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玥笑意不绝的道:“不管你演得再好,你也骗不了我的!现在你虽然学会了打我骂我羞辱我,可你做的人原则不会变,你答应过的事情,绝对会去做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,一年半的接触,自己虽然不知道她的深浅,但她显然已经了解了自己的长短。

    夏玥捂着臀十分吃力的站了起来,“好吧,你暂时不想去上班,那也没问题!”

    这样就妥协了?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意外的看着她,这老阴妣的套路,他真的看不穿啊!

    夏玥又补充道:“反正我也想看到那个老不死的来求你是怎么个精彩场面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下是彻底懵了,这个女人,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呢?

    夏玥突然又有些幽怨的道:“不过不是我说你个杀千刀的,你下手就不能轻一点吗?弄得我这几天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连睡觉都得趴着,你怎么就能那么狠心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狂汗,这能怪我?要怪就要怪你的好同伙白素啊,是她要把你往死里抽的,关我屁事啊!不过最后他只是阴恻恻的笑道:“我只是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罢了。夏玥,你最好别给我逮到机会,否则我还会抽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还想来啊?”夏玥一脸怕怕的神色,随后又低声道:“那也得等人家伤好了再说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,这个老妖婆终于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华锐枫才稍为感觉消停,门铃竟然又响了,无奈的走过去应门,结果却发现外面站着的是苏贝琳。

    她也是来劝自己的?

    苏家这是在玩车轮战术?

    华锐枫想到这个可能,脸上的温和之色就收了起来!

    当然,他也可以假装表面笑嬉嬉,背后麻麻皮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不想跟苏贝琳演,在她面前总是最真实的一面。

    苏贝琳原本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,自从得了怪病之后,人就变得敏感自卑兼自闭,一进门就察觉到了华锐枫的态度变化,心里有些莫名其妙,我哪儿招你惹你踩着你尾巴了?

    作为你的妻子,你跟别人玩八件套,我都没说你好不好?

    难道是嫌我总是上门烦着你了?

    这才几次,你就嫌我烦?

    想到最后,苏贝琳终于忍不住开口道:“你放心,只要你把我的病治好,我会跟你离婚,永远都不再麻烦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到她的声音,顿时就有点目瞪口呆!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