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贝琳原本是不想来的,那晚从这儿离开之后,她真的觉得华锐枫不靠谱!

    这货不但将她的咽喉弄得又麻又痛,后面竟然还想脱她的衣服,简直是岂有此理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她感觉咽喉更是火辣辣的痛,仿佛被火烧着了似的,差点就想来找华锐枫算账,随即就想起这厮的交待,如果变得更痛,那就是好事!

    无奈之下,她只能去拿药!

    煎制含服一次,咽喉火辣疼痛的感觉竟然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一天三顿的含服下来,她惊讶的发现,咽喉变得舒服清爽,甚至是顺畅了许多,不再像以前那样有什么东西卡在那里,要吐吐不出来,要吞吞不下去的感觉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要入睡的时候,她忍不住尝试着发声,结果发现自己人妖一样的声音,似乎变得不再那么粗犷浑厚了。

    苏贝琳搞不清楚这是不是幻觉,一个人心里太苦了,有时候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幻觉,例如声音变柔细了,黑斑消失了,可是晃了个眼,一切还是原样。

    只是她一连自言自语的说了好几句,始终还是觉得自己的声音似乎变了,于是就掏出手机把当时的声音录了下来,然后继续含服华锐枫开的药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她洗漱过后,赶紧又含服一次药,接着再次尝试发声,结果却还是人妖一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真的只是幻觉?

    苏贝琳忙将昨晚录的声音拿出来,与现在的声音相比,结果却发现真的区别!

    她的声音,开始变尖细了,仿佛一个男人在捏着嗓子说话似的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,让苏贝琳欣喜若狂,华锐枫的治疗真的有效,她的声音有起色了!

    后面的三天两夜,华锐枫一直在不停整理与练功,苏贝琳则几乎是二十四小时的含着他开的药,有两三次甚至不小心吞下去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交待的时间一到,她就迫不及待的过来了,脸上的黑斑能不能治好暂且不论,能把声音治好,那就是一个极大的安慰奖!

    此时,一袭黑裙戴着口罩的苏贝琳站在门外,看不到刺眼的黑斑,给人的感觉是无可挑剔的清美绝伦!

    华锐枫对苏贝琳的态度,明显要比对夏玥与白素好许多,冲她笑了笑,然后将她请进了屋。

    苏贝琳进屋之后,也没有说话,声音虽然有所改变,但仍然很难听,所以她仅仅只是向华锐枫点了点头,然后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了一个东西,赫然就是那种能让人张着嘴巴的道具。

    尽管华锐枫这里有一个,但她真的害怕他会拿去做什么事情,又或者给别人用,为了安全起见,她自备了一个。

    华锐枫也没有多余的废话,“那我们进房间治疗吧!”

    苏贝琳点点头,抬步就往房间走去,赫然就是夏玥躲藏的房间!

    华锐枫赶紧一把拽住她,指着另一个房间道:“我们去这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苏贝琳有些疑惑,那个房间里有人?

    当她的目光看到客厅里散落的绳子,皮鞭,以及眼罩等物时,感觉自己猜对了,那个房间不但有人,而且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的,尽管对华锐枫没有一点幻想,可心里却感觉有些不舒服!

    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,就像嫌弃葡萄酸,可也不喜欢别人吃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她就端正了自己的心态,她不是来争风吃醋的,是来治病的,不管这病治不治好,只要夏玥没意见,她都会同意跟华锐枫离婚,因为这原本就不是她想要的婚姻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后,她很主动的摘下口罩,戴上了那个东东,然后躺到床上,并且摆好姿势。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啼笑皆非,不过却不得不承认,这个女人要是教调好了,能不能出厅堂不知道,进卧室是绝对没问题的,问题是她的声音和黑斑!

    看到她脸上刺眼的黑斑,他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,开始眼观鼻,鼻观心的给她扎针,揉按颈脖。

    治疗前前后后,总共将近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只是从开始到结束,苏贝琳一句话都没说,甚至连手机也没掏出来,明显是不想跟华锐枫说话。

    华锐枫虽然觉得今天的她有点奇怪,但也没有询问!

    有些事情,关心则乱,既然下定决心要离婚,那就不要去了解她的深浅!

    治疗结束之后,他重新给开了方子,又交待了一些应该注意的事项,例如煎炒酸辣、油腻、带刺激性的食物不能吃,药仍然是含,不能服,不小心咽下去了要多喝水等等。

    苏贝琳默默的听完,然后默默的走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送她出门,见她进了电梯,这才返身回到家里,接着便看到夏玥捂着臀,走路十分别扭的从房间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看见华锐枫,夏玥脸上立即浮起怒容,可是见她走过来,眼中又浮起惊色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,“华锐枫,你个杀千刀的,你可别来了,我真的要回公司了,没时间跟你玩!”

    玩?

    华锐枫狂汗一下,被打得这么狠,她竟然觉得是在玩?

    这,可真是个打不死煮不烂的女人啊!

    不过她要离开,华锐枫自然是巴不得的,所以就让到旁边,一副要滚赶紧的态度。

    夏玥却没有立即滚,而是问道:“你这里有女人穿的衣服没有?”

    华锐枫反问,“你觉得可能有吗?”

    夏玥蹙眉道:“可是你把我打成这样,我怎么出去见人?”

    华锐枫勾头看看她的包臀短裙,发现已经被白素抽成了碎花状,能清晰明显的看到上面淤紫,甚至是出血的伤痕,有点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白素那个小娘皮,明显不是一般的狠啊!

    华锐枫想了想,进了房间,拿了一件自己的薄外套扔给她。

    夏玥穿上之后,这才长出一口气,可是仍然没有离开,而是问道:“贝琳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语气很硬的道:“你管我跟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夏玥冷哼道:“既然你们这么要好,为什么还要离婚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如果你不想再被我狠抽一顿,我觉得你最好现在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夏玥冷笑了起来,“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捡起了被白素扔在地毯上的皮鞭,随手甩了一下,“没有吗?”

    听到皮鞭的响声,夏玥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缩了缩,可随即又挺起胸部,“你再碰我一下试试!”

    试试就试试,华锐枫正想这样回应的时候,门铃突然又响了。

    苏贝琳又回来了吗?

    华锐枫走过去看一眼猫眼,发现外面站着的并不是苏贝琳,而是黑岩。

    难怪这个女人突然变得那么硬,原来是把黑岩叫上来了。

    夏玥冷冷的看一眼华锐枫,然后一瘸一瘸的走过去打开门,和黑岩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十分的纳闷,这个女人竟然连一句威胁的话都没说,实在是不符合她的性格啊!

    不对,这个老阴妣肯定是在酝酿着报复自己的阴谋,当然,也有可能被打得太伤了,连威胁自己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自己得先买个保险,把白素拿下再说。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