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玥落单的机会,并不是那么多,甚至可说没有。

    黑岩和白素像左青龙右白虎似的,几乎时刻守护着她。因此哪怕华锐枫恨透了这个女人,也没有机会报复。

    不过这回好了,夏玥竟然自动送上门来了!虽然说她现在也不算落单,白素也在呢!

    只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,白素敢出来保护她吗?

    华锐枫敢打赌,白素不敢!

    当他铐住夏玥后,默默的等了一阵,见白素始终没有冒出来,心里便有了个一箭双雕的主意!

    他在那个八件套里找了找,翻出了眼罩,戴到夏玥的头上!

    夏玥失去了视野,手也被反铐在背后,只能连连甩头,想要摆脱眼罩,可怎么也摆脱不掉!

    “你,要干什么?”夏玥的声音透着慌张,可似乎又好像有那么一丢丢兴奋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你很快就知道的!”华锐枫很温柔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,然后伸手一推,将她推得趴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夏玥挣扎着想要起来,“华锐枫,你冷静点听我说,你还没有跟贝琳离婚,我还是你的丈母娘,如果你对我做什么事,你会遭天谴的!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华锐枫益友过去,凶狠又阴沉的道:“如果你不想我搞出人命的话!”

    夏玥似乎真的被吓到了,安静了下来,只是脸色却变得很复杂古怪。

    不过华锐枫看不到,因为她已经走到白素藏身的窗帘处,将里面的白素一把拽了出来!

    父亲教导过,一个真正的男人,是从来不会打女人的。

    尽管华锐枫觉得夏玥是个例外,属于不打不行的那种,但他也不愿为她破坏自己的做人原则!

    所以……他要请白素代劳!

    这一年半以来遭受的屈辱与伤痛,他要一点一点的还给夏玥!

    白素被拽出来的时候,慌得一妣,立即就想躲回去,直到看见夏玥戴着眼罩,又被反铐着双手,这才终于有所冷静。

    只是下一秒,她的手上就被华锐枫塞了一样东西,垂眼看看,顿时有点发懵,因为那是一条皮鞭。

    白素疑惑的看向华锐枫,明显是在问,你要干什么?

    华锐枫指了指她手里的皮鞭,又指了指夏玥。

    白素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而且竟然有些意动,因为她早就想抽这个老妖婆了,但最终还是理智的摇头!

    她跟夏玥可是一伙的,怎么可以同室操戈呢?

    华锐枫并没有说什么狠厉的话,甚至没有出声,只是拉起她的手,按了按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白素看一眼手腕上面显现出来的红线,顿时就软瘫瘫了,因为这厮的意思很明显:你想要活下去,那就得听我的!

    华锐枫也不管她同不同意,这就将她拽到了夏玥身旁,然后冷声道:“夏玥,你个老阴妣,你也有今天!”

    “老阴妣?”原本还安静的趴在那里的夏玥顿时就不干了,“华锐枫,你竟然给我起这么难听的外号?你这个废物,你要是识相,立即放开我,否则我绝对打断你三条腿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,又推白素一眼。

    白素没有动手,反倒冲他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行,你还这么不听话是吧?”华锐枫看着白素,说了句一语双关的话,然后就把手伸到了夏玥的身上。

    白素一见,顿时就脸色大变,再不犹豫,扬起皮鞭就抽向了夏玥,发现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华锐枫探手的地方不是夏玥别的地方,而是夏玥的脸,确切的说是她的眼罩,显然是要将眼罩摘下了。

    夏玥一旦被摘下眼罩,必定就会看见白素,两人的关系也将彻底决裂,所以白素不想抽她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竟然敢真的打我?”夏玥吃痛,顿时咬牙切齿的骂了起来,“华锐枫,你个卑鄙无耻下流的混蛋废物垃圾兼杂碎,我不会饶了你!绝不会饶了你的。你等着,等白素那个贱婢回来,看我让她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贱婢?

    这两个字成功的激怒了白素,因此这次不用华锐枫再催促,她已经扬起鞭子,狠狠的抽到夏玥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嗯~~”夏玥发出一声惨吟,叫骂不止,“华锐枫,你死定了,死定了!”

    万事开头难,可一旦开了头,那就没什么难了。

    两鞭下去后,白素已经顺手了,而且她发现抽夏玥,比抽华锐枫更加的过瘾,皮鞭不停的扬起,毫不客气的朝她身上打去,也不打脸,就照肉多的地方,例如臀!

    夏玥被打得惨叫连连,骂声不止。

    “华锐枫,你个杀千刀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跟你闹着玩罢了,你竟然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没想过叫黑岩上来的,真的。珍珠都没那么真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我不闹了,真的不闹了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别打了,再打我可真生气了!我生起气来连我自己……哎哟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好痛,痛得要死了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哎哟我滴妈喂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不管三七二十一,夏玥叫骂得越大声,她就抽得越狠厉!

    华锐枫知道白素心狠手辣,以前抽打自己的时候从不留情,没想到她对夏玥也一样,有点看不下去了,这就走到沙发那边,自顾自的玩起手机!

    时间,在白素的抽打中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。

    夏玥的叫声原本还很响亮的,后面就渐渐变得沙哑无力了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还没到,她就扛不住了,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,真的不能打了!”

    “老娘要被你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住手,快住手!”

    “我以后不敢了。真的不敢了!”

    “停,赶紧停啊!”

    “有人按门铃,真的!”

    “你听你听,被别人看到就闹笑话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停了下来,因为她真的听到了门铃响。

    华锐枫也听到了,心里有些纳闷,夏玥叫得太大声,骚扰到隔壁左右被找上门来了?照理不会的啊,这房子质量相当好,隔音效果刚刚的。

    白素确定真的有人按门铃,这就赶紧扔了皮鞭,飞快的躲回窗帘背后去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只好走过去准备应门,但还是先往猫眼上看了一眼,结果脸色就变了,赶紧回到客厅,然后摘下夏玥的眼罩。

    夏玥发现他的脸色不对,终于不再大呼小叫了,疑惑的问,“谁来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苏贝琳!”

    夏玥脸色大变,就像之前的白素一样。

    华锐枫对于苏贝琳到来并不算特别奇怪,奇怪的是夏玥的反应,“抽打你的人是我,我都没慌,你慌什么?”

    夏玥压低声急急的道:“我刚刚出门的时候,跟贝琳说我回公司开个紧急会议。现在却在这里,而且屁股被你打成这样,说我跟你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她能信?”

    华锐枫冷哼道:“你这种嘴里没有一句真话的女人,真是活该!”

    夏玥则苦着脸道:“小枫枫,我都被你打成这样了,你还说风谅话了,我要被她当作淫*,你可就是那个奸夫!我们是一对狗男女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玥又喝道:“你还愣着干嘛?赶紧解开我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赶紧解开她的手铐,以及绳子。

    夏玥恢复自由后,立即就要扑向窗户。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阻止,反倒希望她真的跳出去,三十二楼摔到地上,场面一定壮观。

    夏玥探出头往窗外看了一眼,立即被吓得缩回来,然后捂着臀,一拐一拐的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她进房间去了,这才去开门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