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贝琳怎么也想不到,华锐枫这个弱鸡一样的家伙,在面对六个大汉的时候,竟然没有退让或逃跑,反倒是不知死活的迎着他们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尤其更让她想不到的是,华锐枫上去之后不但没有被打仆街,反倒如同蛟龙入海,在拳脚纷飞中灵活穿梭,拳脚别说打到他的身上,连他的衣角都没有沾到,而他的手则五指并拢如鹰嘴,见缝插针的啄向六人!

    “嗷~”一个照面间,有人被他啄中了,捂着迅速肿胀起来的手腕惨叫连连的退出了战圈,紧接又一个,再一个,还一个……

    短短一分钟左右时间左右,战斗结束了,六个大汉的手通通都变成了猪蹄!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真的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颠覆了苏贝琳对华锐枫的认知!

    在她的印像中,华锐枫从来都不是个猛男,反倒是个手不能抬肩不能扛,文不成武不就,除了干家务活什么也不会的弱鸡!

    一段时间没见,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?

    这是……打了多少桶鸡血呢?

    不但她,就连李启彬也被弄反应不过来,直到看见华锐枫逼向自己,他才终于有所醒神,但他竟然没有后退,反倒是迎上前,嚣张无比的道:“你个杂碎,别以为自己会点三脚猫功夫就很了不起,我告诉你,我叫李启彬,我爸是李祥,我是李家的人,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试试?我保证叫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愣了一下,这是李燕昊的弟弟?那天晚上李家的家人不是通通都在了吗?没看到这货啊!

    苏贝琳听得则更是皱眉,李家是真正的豪门,苏家在全盛时期也无法与之相比,如今苏家衰败至这个田地,那就更是胳膊拧不过大腿。

    苏贝琳对华锐枫,明显是没有感情的,他是生是死,她也不太关心,可是苏家要被他连累的话,她却是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苏家,已经算是摇摇欲坠,任何一点风吹雨打都可能让它彻底倒塌!

    苏贝琳虽然很不情愿,但仍然上前一把拽住华锐枫的手!

    华锐枫感觉到手臂上一暖,扭头看了下,发现竟然是苏贝琳抓住自己,顿时就愣了下,这个女人不是一直像躲瘟疫似的躲着自己的吗?

    李启彬见华锐枫没有再出手,以为他是怕了,顿时就更是得意。

    “傻逼,现在知道怕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很嚣张的吗?不是大耳光扇过来扇过去的吗?”

    “草泥玛,娶了个死人妖你不藏在家里,让她跑出来吓人?”

    “你TM还打我?”

    “来啊,继续啊,有本事再打我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世上,竟然有这么喜欢讨打的人?

    华锐枫觉得自己应该成全他,可是手还没动,苏贝琳抓住他的手又紧了紧,并微不可闻的冲他摇头,她的意思很明显:你要死我不反对,可你别害我苏家!

    李启彬则仍然叫嚣不止,“不敢了吧?草,立即给我跪下磕头认错!还有那个死人妖,把裤子给我脱了看看到底有没有长小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华锐枫再也不能忍了,一把挣脱苏贝琳拽住他的手,猛地握住李启彬指着自己的手指,极为用力的一扳!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响,李启彬的手指被他生生扳折了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在李启彬捂着手指惨叫的时候,华锐枫又一脚踢过去,正中他的腹部,将他踢得倒飞出去,落地后又滑了两米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一群跟班见状大惊失色,赶紧的扑上去,“李少,李少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李启彬足有半天才回过一口气,用那只还能活动的手掏出手机,拨出个号码后就冲那头叫道:“山猪,我在湾仔码头被人打了,我给你一百万,你立即带人过来把他打残……”

    苏贝琳见华锐枫竟然不听自己劝阻的出手,而且还将李启彬打得那么伤,急得直跳脚,忍不住冲他连连瞪眼。

    华锐枫接触到她的眼神,摇摇头道:“我们虽然没有夫妻的情分,但在名义上,在法律上,你是我的妻子,没离婚之前,我有义务也有责任保护你,所以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侮辱你,伤害你!”

    苏贝琳听得愣了下,呆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只当她听到李启彬打电话叫人了,完了之后还冲冲华锐枫嚷嚷着有种就别走之类的话,心里却是慌了起来,急忙再次拽住华锐枫,显然是让他跟她赶紧逃离这里!

    华锐枫看着她口罩上方那美得醉人的双眸中充满慌乱之意,疑惑的问:“你担心我?”

    苏贝琳知道自己的声音现在变得不是一般吓人,所以不是万不得已,她绝不会开口,因此她什么都没说,只是狠瞪着华锐枫!

    华锐枫却摇头,语气平淡的道:“不用担心,他奈何不了我!”

    苏贝琳又一次被气得跳脚,真想扔下他一走了之,可最后还是继续拉拽他!

    不管怎样,这个家伙总是为了自己出头才惹下这场祸事,自己怎么可以抛下他一走了之呢?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再管她,而是掏出了手机,打了一个电话,也没说别的,直接就是一句:“我给你发个位置,马上过来一趟!”

    没多一会儿,人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明显不是华锐枫叫来的人,而是李启彬叫来的。

    五辆面包车,下来足有三十多号人,个个手里操着家伙,凶神恶煞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李启彬此时已经站起来了,看到自己找的人到了,立即就凑上去,对带头那个看起来极为威武雄壮的纹身男道:“山猪,就是那个王八蛋,给我砍死他!”

    纹身男顺着他所指的人看去,看清了华锐枫的脸后,脸色就是一变,赶紧的扬起大巴掌挡住自己的脸,可又发现挡不住,忙把头缩到李启彬的肩膀旁边。

    李启彬见他突然躲躲闪闪的,不由怒道:“山猪,你搞鸡毛啊?”

    外号叫山猪的纹身男道:“李少,你这活我接不了!”

    李启彬疑问,“麻痹,有钱你都不赚吗?我给的可是一百万,真金白银的人M币,不是越N盾啊!”

    山猪摇头道:“李少,你就是给我一千万,我也接不了!”

    李启彬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山猪道:“这个人他……反正我惹不起!哎哎,你别动,别让他看到我!”

    李启彬纳闷得不行,“你这么怕他干什么?他谁啊?”

    山猪道:“李少,你别问了,反正我惹不起,这活我接不了!我劝你最好也别去惹他!”

    李启彬道:“麻痹,你个废柴,叫你老大黑柴来,我给他二百万。”

    山猪连连摇头,“别说是我老大黑柴,就是我老大的老大牛子强,他也照样不敢接。不能跟你说了,我得走,要是被他认出来我就麻烦大了,李少,你当从来没找过我,最后劝你一句,别招惹他!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他就已经缩回了车里,同时冲开车的马仔叫道:“走,快走!”

    几辆面包车来得快,可消失得更快。

    李启彬被弄得莫名其妙,其实不但他,连华锐枫也没搞清楚怎么回事,不是叫来砍我的吗?怎么还没动手就跑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哪里知道,李启彬叫来的就是牛子强的人,虽然是手下的手下,但那晚在明月酒楼,他可是在场的,而且亲眼看着牛子强被华锐枫扇耳光也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他惹得起吗?除非他是想死了!

    华锐枫看不懂,苏贝琳就更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不过看着笔立如山一般站面前的华锐枫,苏贝琳又感觉这次见他,好像真的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面包车才刚消失没多久,一辆改装成粉红色,十分骚气的兰博基尼驶了过来,驾车的人探出头来左右张望,副驾驶室里还坐着一个戴眼睛,十分秀气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李启彬看到驾车那人的时候,脸色顿时大变,赶紧像山猪一样扬起手掌挡到脸上,同时往那群跟班身后躲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