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佑平见华锐枫转身要走,赶紧一把拽住他,“兄弟,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华锐枫答非所问的道:“现在我的,已经不是我了!”

    江佑平汗得不行,你不是你,那你是谁?妖怪吗?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已经改了热脸去舔别人冷屁股的习惯!”

    “呃!”江佑平终于明白了,不过也能理解他的心情,被别人这么冷嘲热讽,甚至差点挨打,换谁都受不了的,但他还是忙不迭的道:“兄弟,你别跟阿昊生气,他现在正生病,脾气不好,多担待一下。你看当时在列车上的时候,我的脾气也不是暴躁得跟鬼一样吗?锐枫,你是我兄弟,他也是我兄弟,你看在我的份上,别跟他计较好不好!”

    难怪江佑平三十岁出头就能成为金瑞生物的副总经理,做人真的不是一般圆润啊!

    华锐枫在他连连央求下,终于无奈的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燕豪的父亲李祥则走了过来,“佑平,这位是?”

    江佑平忙不迭的推荐道:“李叔,这位是我的兄弟华锐枫,是个很厉害的医生,救过我媳妇和儿子,晚上我们在燕豪那个会所喝酒的时候,我这个兄弟就说燕豪的身体有问题,而且说今晚会变得很严重,我刚刚看这些医生都没办法,所以就赶紧把他找来了!”

    那些个院长教授听得就不高兴了,又乱七八糟的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吵,都别吵!”李祥断喝一声,转头问华锐枫,“这位……华先生,你知道我儿子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:“知道!”

    李祥又问:“你能治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再次点头,“我能!”

    那一班院长教授又叫唤了。

    “哎,那个谁,别吹牛逼,小心一会儿刮风下雨被雷劈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么多专家教授在这里都束手无策,你一个小年轻有办法?不管你们信不信,反正我不信!”

    “不错,简直就是不知所谓!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,你该不会真信他,不信我们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拜托大家先停一停!”李祥忙不迭的打断众人,然后又问华锐枫道:“华先生,你确定真的能治好我儿子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确定!”

    李祥虽然仍然半信半疑,可现在明显没有办法了,专家教授的一大班全在这儿,可是屁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人虽然年轻,可是江佑平却全力推荐,而江佑平在他看来是绝对靠谱的,所以李祥就禀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道:“那你就给我儿子治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可是我不想治。”

    李祥下意识的就想问为什么,可是回想起华锐枫进门到现在所遭受的冷遇,不由得苦笑连连。

    设身处地,换了他恐怕也是一样的态度!

    “兄弟!”江佑平忙不迭的道:“你别生气了好不好,不看僧面看佛面,你看在我的份上,救救小昊吧,你要是救了他,他就等于欠你一条命,以后你有什么事,他绝对会替你撑腰,再没人敢欺负你的!”

    李祥也顺着台阶下,“对,佑平说得没错,只要你能治好我儿子,我李家绝对撑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回应他们,只是看向病床上的李燕昊,他不想要什么撑腰,他要这厮道歉!

    李燕豪的症状此时又发作起来了,哀号连连的在床上翻来滚去!

    他原本是想假装看不见华锐枫的眼神,可是见他死盯着自己,终于忍不住了,“你特么看个屁,想让我道歉?你特么有本事治好我的话,别说让我跟你道歉,让我叫你亲爹都行,你要是治不好我,我特么要死也拉你垫尸底!哎哟喂,痛,好痛啊,要死了,真的要死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冷声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

    李燕豪道:“对,我说的,我要是说话不算话,我就是你……哎哟,哎哟喂!”

    李祥则是哭笑不得,你个坑爹的玩意儿,他要成了你亲爹,我成什么了?

    不过最后,他还是眼巴巴的看向华锐枫,现在什么都不重要,儿子的命最重要啊!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迟疑,立即就上前,极为粗暴的伸手猛地撕开李燕豪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卧草!”李燕豪立即破口大骂,“你特么要干嘛,你……哎哟,哎哟!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管三七二十八,一撕开他的衣服,双指拼拢,在他身上连点六下。

    那一班西医见状,感觉这厮完全是乱来,通通嗤之以鼻的冷嘲热讽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被称作郭老的老中医却是脸色大变,失声惊呼道:“这,这是阴阳六绝点穴法?”

    不过他的声音太弱,被众人的嘲讽所淹没了。

    李燕豪被点得无比疼痛,惨叫不绝,然而叫声未完,他就干呕起来,虽然什么东西都没吐出来,可是他的裤裆湿了!

    死死憋在他膀胱里的一大泡尿,总算是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好像不止如此,恶臭随之涌起,李燕昊明显是大小便失禁了。

    众人无不退避三舍,一班西医通通都退出了病房!

    华锐枫则留了下来,远远的站到了一角,见李祥要叫人上去处理李燕昊,这就张嘴道:“先别管他,让他完事了再弄。”

    李祥只好叫人停下,眼睁睁的在一旁看着干着急。

    “这位,华先生对吗?”一个声音在华锐枫旁边响起,他抬眼看看,发现那个被称作郭老的老人竟然没有跟着那班西医出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不敢当,郭老叫我小华或锐枫就好!”华锐枫虽然已经恢复以往的傲气,但尊老爱幼还是懂的,说着又补充一句,“郭老,您好。”

    郭老忙点头,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郭康林,是槎城中医协会的会长,敢问小华兄弟,您刚刚施展的是阴阳六绝点穴法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“对!”

    郭康林指,“这种点穴手法已经失传了,我还是年青的时候偶然看见过图谱,可是因为不懂内气,也不敢乱学!小华兄弟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这是祖传的,配合着内气使用,郭老可以放心!”

    郭康林冲他竖起大拇指,“不得了不得了,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!你什么时候有空,到我那儿坐坐,我们互相交流一下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交流不敢当,向郭老学习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郭康林笑了起来,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,“小华兄弟太谦虚了,不管是学习,还是交流,我等着你上门!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接过了名片。还是那句话,交多一个朋友,远比树多一个敌人要好得多!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李燕昊终于完事了,不但去做了清洗,床单被褥也通通被换过了。

    重新躺到病床上的李燕昊,明显已经舒服了很多,至少不再嚎叫翻滚了,他的性格也够光棍,看见华锐枫过来,这就张嘴道:“你赢了,我向你道歉,你别跟我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这样的道歉,看起来似乎诚意不太够,但对他这种从不愿低头的纨绔子弟而言,已经十分难得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大度,也没再跟他斤斤计较,只是摇头道:“你的病,我还没治好!确切一点说,你的命还没救回来!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