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冰薄人情更薄,江湖险人心更险。

    华锐枫往牛子强的别墅走的时候,心中暗叹一声好险,刚才的时候,他真的很想跟彭靓靓开一回车,已经一年半没上过车了,实在是渴望飙车啊。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他有洁僻,不喜欢别人的二手车,最终管住了自己,否则恐怕最后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林阳东要置他于死地,他是不能这么轻易饶过的,还有那个狗屁大师,自己没招他惹他,竟然为虎作伥的加害自己,实在不能原谅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可不再是过去谁都可以踩一脚的废物了。

    回到湖景别墅后,他就拿起那个装着鱼虱的瓶子放进了随身的包里,之后就去找牛子强!

    牛子强此时已经睡醒一觉了,气色也明显好了许多,不再是那副死人相。

    “牛十三!”华锐枫看着神色阴沉不定的坐在那里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牛子强,“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好很多了,一点都不想吃鱼了,闻到都感觉反胃恶心!”

    华锐枫闻言就示意他把手伸过来,把完脉之后,便开了一张方子递给他,“你这个身体,我们一步一步来,这个方子是清除你体内毒素的,你先连服七天,完了之后我再给你治不育的毛病!”

    牛子强连连点头,心有余悸的道:“这次要不是有兄弟你,我这一条命恐怕就真的没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的事,我不管已经管了,客套的话不用多说。我也不拿你当外人,你的车借我用一下,我要去办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立即就把车钥匙抛给了他,不过想了想又站起来道:“兄弟,你顺便载我回市区,我也要回去解决自己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微微皱眉,“牛十三,记住一件事,千万不要杀人。你要是造了杀孽,绝对无后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我知道的,兄弟放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门之后,华锐枫坐进驾驶室,然后就皱起了眉头,车里的鱼腥味还没有散尽,旁边还扔了条被牛子强吃了一半的三文鱼,在车内酝酿了半天味道更熏人了。

    别人开过的二手车,果然很脏啊!

    进入市区后,牛子强在朱门亭附近下了车,上了刀疤来接他的车就走了,华锐枫并没有立即发动车子离开,而是掏出手机玩了起来!

    他也没玩别的,就点开手机自带的“查找”软件。

    软件里面只有一个联系人,那就是彭靓靓,通过软件可以实时查看到她手机现在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还是破产以前,华锐枫自己拿了彭靓靓手机偷偷加上去的,彭靓靓也并不知道这件事!

    彭靓靓对手机自带的那些小软件,从来不屑一看。

    然而她哪里知道,有时候最不起眼的东西,往往就最好用。

    华锐枫同学的运气不错,彭靓靓似乎真的没有看过“查找”,也没有删除他的好友关系,一点她的名字,地图上很快就显示出她手机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华锐枫便开着车,遁着彭靓靓的位置找了过去,最后停下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是在旧城区的黄子洞附近,眼前的是一栋三层半,带着个挺大院子的小洋楼。

    华锐枫感觉这个地方很眼熟,想了一下才想起来,这不就是林阳东的家吗?买地皮的钱还是自己借给他的!

    只不过他当时过来看的时候,这里只是一片荒地,现在却建成了小洋楼,所以一时间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看来,彭靓靓已经跟林阳东同居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贸然进门,而是找了个地势较高又不起眼的位置停了车,然后坐在车里拿着刚买的望远镜进行观察,他必须确定林阳东在家才动手。

    只是林阳东似乎并不在家里,因为院子里只有彭靓靓的蓝色宝马,没看到林阳东的宝马X7。

    这是他家,迟早会回来的!

    华锐枫这样想着,便默默等待起来。

    天色,在等待的过程中渐渐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华锐枫将要失去耐心的时候,一辆皇冠出现了,驶到小楼门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林阳东就从车上走了下来!

    华锐枫这才恍然想起,林阳东的X7撞翻了,应该是送去维修了,所以换了一辆车。

    不过正主儿既然出现了,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,直接上去干就是了!他现在又不是干不赢林阳东!

    然而没等他下车,皇冠上又下来一人,赫然就是在药店里见过的那个四不像男人,无疑就是彭靓靓所说的藏锋剑!

    这个藏锋剑透着诡异,而且明显会邪术,华锐枫不知他的高低深浅,尽管说现在已经有老祖宗撑腰,可他并不认为自己天下无敌,为了避免偷鸡不成蚀把米,他决定观察一阵再说。

    两人进屋后,过了半个小时左右,外面又驶来一辆轿车。

    车上下来一个年约三十左右,身材丰韵,姿色还算不错的少妇,她下车之后一边勾头探耳的左右张望,一边伸手按门铃。

    门很快就开了,女人急忙闪身走了进去,仿佛生怕别人发现她来这里似的。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纳闷,这又是谁呢?

    林阳东家一下子来这么多人,自己还有下手的机会吗?

    华锐枫知道,机会从来都是给那些愿意忍耐与等待的人,所以他忍着,继续等,结果却发现彭靓靓和那个女人搬了一张八仙桌到院子中,还摆上了香炉,祭品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开坛作法?

    还要继续加害自己?

    彭靓靓不是没有拿到自己的精血吗?他们作哪门子的法?

    华锐枫十分纳闷,但仍然不动声色的继续观察。

    祭台摆好之后,藏锋剑也终于出现在院子中,身上仍是那四不像的装扮,可是手上已经多了把桃木剑,焚香祷告、三叩九拜,然后就在那儿念念有词的围着祭台跳大神!

    彭靓靓和那个少妇在旁边不停烧纸,林阳东则默然的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火光照映到他们的脸上,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诡异。

    华锐枫纳闷得不行,他们真的是在针对自己作法吗?可身上又没有哪里不舒服,那他们在搞什么飞机?

    不过他虽然没有感觉什么不舒服,可是他的包里却突然传出了动静。

    华锐枫忙打开包看看,发现那条被装在瓶子里,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鱼虱,竟然变得狂躁不安,在里面上窜下跳,挣扎扭动不止,嘴巴还一张一合,尖细的獠牙时隐时现,十分的碜人!

    这是……肚子饿了,想吃鱼?

    华锐枫并没有打算饲养这条害人的东西,所以只看了一眼,没有理会,又将它塞回包里。

    “旺旺!”一阵狗吠声从林阳东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阳东拴在院子里的那条大狼狗明显没看过跳大神的表演,不知道是受惊了,还是兴奋了,不停的叫唤起来。

    正在作法的藏锋剑停了下来,冲林阳东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林阳东就转头对彭靓靓说话,彭靓靓看向那条狼狗,面露惧色的连连摇头!

    林阳东似乎有些无奈的表情,自己去解了拴狼狗的绳子,牵着它走出家门。

    华锐枫明白了,藏锋剑显然是嫌那狗太吵了影响他作法,让林阳东把狗牵出去,林阳东身上有伤,所以支使彭靓靓去,可彭靓靓害怕那狗不敢去,林阳东没办法只好自己牵着狗出来了。

    机会,果然是留给愿意等待的人。

    华锐枫毫不犹豫,立即就推开车门,慢慢逼向林阳东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