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然,当华锐枫走进门的时候,立即就看到了笑颜如花的迎上来的夏玥!

    “锐枫回来了呀!”夏玥热情得就像看到了亲爹似的,笑着挽着他的手臂进入客厅,让他坐到沙发上后,又亲手给他沏了杯参茶,“今晚真的辛苦咯,累了吧,来,喝口茶补补神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原本还想跟她虚以委蛇,演个对手戏什么的!

    只是一照面,他就感觉自己败了,这样的演技,自己哪里会是对手啊,无奈的苦笑道:“你不用这样演的!”

    “演?”夏玥一脸茫然的表情,“我演什么了我?你是我唯一的女婿,我对你好不应该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吸了口气,“苏家已经开了条件,要不你也一起开了吧!”

    “苏家是苏家,我是我,我不是说了吗?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。”夏玥捂着自己丰满的良心道:“我可不是坏人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吭声,你要不是坏人,这世上真的没有坏人了!

    “哎哎!”夏玥很亲热的靠过来,用肩膀轻碰他道:“锐枫,你今晚好猛啊,你知道吗?当时你发飙的样子,帅得不要不要的,看得我小心肝都卟卟跳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恍然,原来你喜欢我这一点,行,以后我一定改!

    夏玥毫不避讳的又凑过来,呵气如兰的问:“哎哎,跟妈说说,你是怎么认识那个牛子强的?他怎么会这么听你的话,不对,应该说是怕你,我看他当你神一样拜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会告诉她吗?绝对不会。

    夏玥见他不答,也不感觉无趣,仍然没完没了,“锐枫,你现在真的一天比一天本事,让我惊喜接着一个惊喜!看来以前我真的看走眼了。你放心哈,以后我再不会把你当废物看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暗叫糟糕,这回真的完犊子了。

    夏玥见他始终不出声,又十分体贴的道:“锐枫,你是不是感觉累了?那我给你放水,你泡个热水澡,然后就去睡觉吧,如果感觉冷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接口,“就去火葬场烤火是吗?”

    夏玥瞬间就被逗乐了,轻打一下他的胳膊,“胡说八道什么呢,我是说冷的话,我可以……先帮你暖一下被窝,不过睡还是要你自己睡的,不然我们都要被雷劈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理会她信息量庞大的胡言乱语,只是皱眉问,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夏玥撇嘴道:“我想的又不能干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华锐枫叹气道:“你还是把条件开出来吧!”

    夏玥摇头,“可我暂时想不到要给你开什么条件!”

    华锐枫什么都不想说了,站起来要上楼。

    “别走别走!”夏玥赶紧的拉住他的手,“咱们再聊聊,再聊聊嘛,我现在可喜欢撩你了!”

    面对她嗲声嗲气,骚气四溅的模样,华锐枫完全没有什么想法,真要说有的话,那就是一巴掌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夏玥则硬是要拉拽着他坐下来,华锐枫见自己不坐她就要上身的样子,被吓得忙坐下来,但和她隔开半米距离。

    夏玥柔声的道:“锐枫,你能不能不跟贝琳离婚啊?”

    华锐枫反问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夏玥则答非所问的道:“如果你真对白素有意思,我可以把她从疗养院那头叫回来,让她陪你时不时深入交流一下!”

    华锐枫几乎是下意识的问:“她肯?”

    夏玥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叫道:“你真的对她有意思?”

    华锐枫汗了下,“我就那样一问罢了。”

    夏玥轻哼道:“她要是不肯,我会想办法帮你搞到她肯为止。下药,拍照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你不要胡搅蛮缠了,这关白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你不是喜欢她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喜欢她了?”华锐枫冲她吼道:“我是要离婚,不是要找小三。”

    夏玥的脸色一沉,“你冲我嚷嚷?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,“我只是想离婚罢了。”

    夏玥的神色又缓和下来,语重心长的道:“锐枫啊,婚姻是人生大事,一旦开始了,就不要轻易谈结束,因为这样不但害了你,更害了贝琳!这是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做法,你要想清想楚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我和苏贝琳跟本就没有感情,这一年半时间里,我和她总共就见了那么几面,以其这样拖着大家都辛苦,还不如早散早好。”

    夏玥竟然很是设身处地的为华锐枫说话,“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毕竟贝琳这两年确实不怎么着家,不是在看医生,就是在看医生的路上,可她那明明就不是病嘛,一天到晚的净瞎折腾!”

    华锐枫忙道:“既然你也看到了,那就让我们离婚吧!”

    夏玥今晚的耐心,不是一般的好,并没有像以往那样一言不合就开怼,反倒是跟摆事实讲道理!

    “你们俩的感情基础,确实薄弱了一些,但没关系的嘛,感情是可以培养的,这个世界除了近亲,就没有不能深入交流的男女!你看这样行不行,这次她回来后,我让她别再出去了,就跟你好好呆在家里!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,“你怎么还不明白,强扭的瓜不甜。”

    夏玥笑道:“我管它甜不甜,只要扭下来我就高兴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叹气,“你要这样说,我真的困了。”

    夏玥冷哼道:“说到底,你就是嫌弃我们家贝琳!”

    说不上爱别纠缠,何况没有一点喜欢。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嫌弃说不上,只能说我们彼此互看两相厌,谁也瞧不上谁!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那是因为你没有敞开身心的来接受你的妻子,像我当初嫁给老爷子那样,刚开始我也不是嫌他这嫌他那,可是时间长了,处着处着,不也习惯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直言不讳的道:“你们只处了三个月,后面他就瘫了,你习惯什么?”

    夏玥又捂着丰满的良心道:“老铁,你这样说就扎心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玥长长叹了口气道:“女婿啊,人生在世,有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,你有你的难处,我也有我的苦衷。我和老爷子真正相处的时间虽然只有三个月,但我现在也习惯了一个人,习惯了这样的婚姻,从来没有想过离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你是你,我是我,这个婚,我必须离!”

    夏玥的脸色又变得不好看了,“华锐枫,你要惹我发火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次相当头铁,直接就怼,“别说你发火,就是发情,我也要离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夏玥霍地站了起来,立即就要展开骂死人不偿命的毒舌功夫,让他知道杀人不用刀的厉害,但最后的最后,她竟然神奇的忍住了,坐下来继续温言软语,“锐枫啊,你现在脾气怎么变得这么大呢?不过挺好,非常好,爷们嘛,就该是这种性格,我现在可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脸色一白,完了,又演砸了!

    这个老妖婆越喜欢自己,就越不会放自己离开。

    说多错多,还是少说为妙,华锐枫决定不再跟她争论,这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夏玥问道:“锐枫,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洗澡!”

    夏玥又问道:“需要我帮你放水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用!”

    夏玥再问道:“需要我帮你搓背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你不说话,我当你是默认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狂汗,迭声道:“不用不用不用不用!”

    “哦!”夏玥又问:“那要不要暖床?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,终于摆脱了难缠的老妖婆回到房间,华锐枫不由长长的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夏玥今晚对他的态度,明显是有所转变的,最少不再像以前那样张嘴火葬场,闭嘴阎罗王。

    原因,无疑就是他今晚霸气测漏装了个大的。

    然而这明显不是一件好事,夏玥对他越是改观,这婚就越是难离。

    不行,这样下去绝对不行!

    华锐枫思来想去,觉得自己以后不仅仅要演一个废物,还得加上搅屎棍的戏!

    不过想到这里,他又很奇怪,回来之后,夏玥竟然没有提金瑞生物的事情,这不是她办不到的事情吗?

    算了,管她呢,自己尽管挖坑,有能力就埋,没能力就让她呆在坑里!

    放下夏玥的事情,他又不由想起牛子强的脉象,这就开始对照着脑海中的各种医学知识,一一仔细查找,希望能找到符合的病理。

    然并卵,最终并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传统中医不行,他又开始试别的,老祖宗的医学传承包罗万象,除了没有西医之外,还有苗医,藏医,蒙医,壮医,维医,甚至是巫医!

    这种尝试,华锐枫原本是没抱太大指望的,因为他根本就不太相信这医那医,从小就只看西医的他,连中医都不太相信,可是最近治好的病人,用的通通都是中医,由不得他不信。

    一通寻找下来,结果竟然真的有发现,而且发现绝不是一般的大,甚至把他给彻底吓到了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