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级的奔驰车上。

    牛子强在驾车,华锐枫坐在后面,旁边……没有夏玥,因为没带她上车。

    牛子强有些悻悻的道:“兄弟,咱们干嘛不去豪廷会所啊,那可是超级有钱人才能玩的地方,我一直都想去见识下,可是普通会员都要三百万押金,实在是有点肉疼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打断他的絮絮叨叨的抱怨,“我那个丈母娘说的话,你标点符号都不要相信!”

    牛子强疑惑的道:“啊?她不是那的钻石会员啊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否则你会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愕然,“这,这么厉害的?”

    华锐枫又道:“还有,她并不是跟我穿同一条裤子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又愣了一下,随即嘿嘿的笑了起来,“我懂,我懂,这是不能说的秘密嘛!小姨子的屁股有半边是姐夫的,这丈母娘的也可以的嘛!大家都是男人,我能理解的,何况她这么年轻漂亮!”

    华锐枫被弄得狂汗三六九,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,我说我跟她不是一伙的!”

    牛子强又懵了,“可是她刚刚明明亲口说跟你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不是告诉你,她的话不能信吗?”

    牛子强苦笑,“豪门是非多,破落的豪门也不例外。行吧,我也不管了!不过兄弟,我正打算找你呢,没想到今晚就碰上了!”

    “找我?”华锐枫开玩笑道:“又想叫二百小弟单挑我?”

    牛子强汗了下,“哪能呢,我现在可是真心把你当兄弟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这话太假了!”

    牛子强忙不迭的道:“我是说真的,我现在谁的话都不敢信,就只相信你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一下就明白过来了,“去做了亲子鉴定?”

    牛子强骤然把车停到了一边,然后坐在那里没说话。

    华锐枫扭头看看,发现他的眼眶又红了,“牛十三,你该不会是要哭吧?”

    牛子强竟然真的哭了,伏在方向盘上号啕大哭,“儿子真不是我的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见状,不由叹了口气,养了将近两年的儿子,投入了那么多的感情,结果发现不是亲生的,是妻子跟不知道哪个男人的野种,自己不但被绿,还帮别人养儿子,再铁打的男人恐怕也难接受这样的事实。

    华锐枫虽然能理解他的心情,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,想去拍他的肩吧,但又有点害怕,万一他失控之下抱住自己,那可就狗血了。

    庆幸的是牛子强哭了一会儿后,终于停下来,泪眼汪汪的问:“兄弟,我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离婚!

    华锐枫立即就想脱口而出,可是父亲却教导过,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,厚道的人从来劝合不劝离的,然而设身处地,换了任何一个男人被绿到这种程度,那也是得离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华锐枫酝酿半天,也没什么好的说词,只能反问,“我想你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吧!”

    “我要离婚!”牛子强说着又咬牙切齿起来,“但离之前,我要先找到那个奸夫,将他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牛十三,相识一场,劝你一句,杀人的事情不能干。否则你就没有自己的人生,未来也没有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怒道:“我都被毁到这种程度,还有什么人生,还有什么希望?”

    华锐枫还是摇头,“你现在最少还有选择!可你一旦杀了人,那就完全没得选了!”

    牛子强吸了吸鼻子,也摇头道:“再怎么选择,也是没有希望的人生,我去把那个奸夫给杀了,把那个贱人也杀了,再把孩子也……卖了,最少能泄我的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华锐枫定睛看看,发现牛子强的神色冷漠,透着死一般的决绝,心中微惊,想了想后道:“如果我给你希望呢?”

    牛子强疑问,“什么希望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之所以感觉绝望,是不是因为无后?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对!我读得书少,可也知道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的病,我可以帮你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你不是说我的相貌属于命中无子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刚刚看了又看,发现也不是完全绝对没有的。但也不好说,只能尽人事,听天命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真的还有救?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“只要愿意真心悔改,没有谁是无药可救的!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那到底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第一,我给你治病,让你的种子恢复活力。第二,你去整一下容,稍为改变一下天生的缺陷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愕然的道:“整容能改变命运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有些能,有些不能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想了想,觉得自己想通了,“对,很多明星都整过容,而且越整越红。虽然有个别给整垮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的意思并不是他所理解的那样,但他要这样理解,也没有坏,于是又道:“仅仅只是整容,也未必能真的改善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忙问,“那还要怎样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行善积德,才有福报!”

    牛子强愣了下,要说杀人放火,他如数家珍,可要说行善积德,他真的是一件都没做过!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牛十三,有的时候,因果轮回这种事情由不得你不信,你现在遭受的罪,应该跟你以前作的恶有关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苦笑道:“你该不是要劝我出家,从此吃斋念佛吧?那样我怎么能有后啊?和尚不能跟女人鼓掌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我是说你心里必须有善念,老天爷才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更是苦笑,“兄弟,你又跟我扯犊子是不是,老天爷要管那么多人,它才不知道我是谁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说了,事在人为,你不去做,一点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神色亮了下,“做了,就有机会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也未必有!”

    牛子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但最少你努力了,可以买一个心安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沉默了,久久没出声。

    半天之后,他终于道:“麻痹,以后真的不能跟你呆一起了,被你忽悠几下,我都想出家当和尚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之所以要找我,就是跟我谈谈心诉诉苦?告诉我你真的被绿了?”

    牛子强差点就想点头,但又赶紧摇头,“不是的,我这两天感觉特别饿!”

    华锐枫疑惑的问:“什么玩意儿?”

    牛子强摸着自己的肚子道:“就是怎么都吃不饱,一天吃八九顿,还是感觉饿,而且特别喜欢吃腥的,刚刚我原本也不想抢那条鱼的,可是服务员端着鱼从那边走来的时候,我就闻到了,然后忍不住就给抢了!!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解的道:“怎么会这样,前两天见你好像还好好的啊!”

    牛子强苦恼的道:“我要是知道就好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上医院看了吗?”

    牛子强点头,“看了,可是医生查不出原因。兄弟,我知道你医术高明,你再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给他把脉,只是这一次,他的脉象明显变得比上次更古怪,生机尽绝的样子!

    纵然脑中有老祖宗的传承,可一时间,他竟然也诊断不出他到底又患了什么病!

    牛子强见他放开手,这就忙问,“兄弟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很奇怪,照理说不该是这样的,你这两天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牛子强摇头,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晚我们分开之后,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我回去家里逼问那个贱人,然后带儿子……不,带那个野种去做亲子鉴定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别的呢?”

    牛子强连连摇头,“没有别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牛十三,你别急,你的脉象我已经记下了,我得回去好好捋捋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明天我们再碰面吧!”

    牛子强答应下来,然后将华锐枫送到了东江湾。

    华锐枫走到8号别墅的大门前,深吸一口气,暂时放下了牛子强的事情,因为这道门后明显还有一场战斗在等着他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