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等白素的鞭子落下来,华锐枫已经冷哼道:“你以为治疗已经结束了?你以为你的病已经彻底好了?你以为以后都不会痛了?”

    白素愣住了,迟疑的看着他!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给我道歉,立即!”

    白素又怒了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如果你不想一会儿又痛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话!”

    白素听得差点没跳起来,“你不是说我今晚不会再痛了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缓缓的道:“那是能完成整个治疗的前提下,可刚刚只治了一半就被打断了。我给你做的推拿,看起来好像很普通,可它实际上就是一场手术,手术做了一半就被打断,你觉得病人能治好?”

    白素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一个病患被开膛破肚的扔在手术台上,医生护士却被迫撤出手术室的面画!

    这样病患能好?

    只会雪上加霜,死得更快!

    白素被吓到了,连忙摇头甩去这种荒诞的想法,冲华锐枫冷笑,“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,我会信你的鬼话?”

    华锐枫也冷笑,“风水先生或许会骗你三五十年,但我华锐枫三五个小时都不骗你,你不信就等着!”

    “三五个小时?”白素又冷笑,“你是想拖到天亮,熬过挨打的时间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信的话,咱们可以赌。”

    白素不屑的道:“跟你个废物有什么好赌的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以前或许没有,但现在有了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现在有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治你的本事!”

    白素又怒了,扬起鞭子又要抽她。

    华锐枫突然又道:“白素,送你一句话,原谅别人,放过自己!”

    白素蹙眉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现在你少抽我一鞭子,等会儿你就少受一点痛苦。”

    白素一点也不信他的话,没出师之前,她的师父就说了,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,你要是相信男人的话,最后裤子是怎么脱的都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那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疼痛,扬起的鞭子却怎么也抽不下去,万一这个废物说的是真的呢?

    白素的武功很高,智商也不错,所以犹豫再三后,她终于将鞭子放了下来,因为她想知道华锐枫说的是真还是假,同时也害怕那让她备受煎熬的剧痛,反正这个废物要是敢骗她,她最少有一百种办法变本加厉的折磨他。

    收起鞭子之后,她没有将华锐枫放下来,甚至没有再搭理她,而是打开车库内其中一辆豪车的车门,默默的坐在里面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状,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认为,华锐枫是在骗人,目的真的是为了拖延时间,然而他是老实人,没有必要的时候绝不撒谎。

    刚才他给白素治疗的时间,看起来好像很漫长,其实三分钟都不到!

    三分钟的时间,虽然能让宫血暖起来,暂时缓解局部的疼痛,可是无法让它通畅流转,所谓不通则痛,时效一过,气血重新淤滞,疼痛自然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白素愿意让这一步,华锐枫就知道自己赢了,因为接下来的一切将由他主导,所以虽然仍踮着脚尖被吊在那里,但他已经丝毫也不担心,开始闭上双目,缓运内气来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白素一直坐在车里,可是完全静不下心来,掏出手机各种app转了一圈,时间才过去了四十分钟,但她并没有感觉身体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骗人的,绝对是骗人的!

    师父的话没说错,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!

    白素这样想着,这就要下车,去狠狠的收拾华锐枫,真的打到天亮为止!

    只是一条腿刚跨下去,她就感觉不妙,步子太大似乎扯着…肚子了,腹部隐约传来了疼痛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会儿,她才发现不是似乎,是真的痛,而且越来越痛,仅仅几秒钟的时间,她就变得像之前一模一样,痛得苦不堪言,冷汗随之不停的冒出来。

    白素挣扎着来到华锐枫面前,见他闭着双目,一动也不动,仿佛被吊在那也能睡着,而且还睡得很香的样子,立即就想一鞭过去,可她哪里还敢!

    “喂!”白素忍着痛喝道:“废物!”

    华锐枫张开了眼睛,认真看看白素的模样,语气平淡的问:“我有没有骗你?”

    白素喝道:“不要说废话,赶紧给我治疗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摇头道:“看来你还有点没搞清楚状况!”

    白素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,怒声道:“你以为我现在是有求于你?”

    华锐枫反问道: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白素恼怒的道:“你信不信我真的抽你抽到天亮?”

    “信!”华锐枫点头,紧接着又摇头,“可你现在实力不允许!”

    白素怒得不行,可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,自己现在痛得不要不要的,哪还有精神体力来抽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白素原本还想嘴硬,可是肚子实在太痛了,“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给我治疗?”

    华锐枫也不废话,直接道:“第一,以后不准再叫我废物。第二,以后不准再跟我玩秋后算账。第三,答应我之前提出的条件,第四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原以为他只有一两个要求,没想到一说起来竟然没完没了,怒声喝道:“废…华锐枫,你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!”华锐枫道:“也是最重要的一个,向我道歉,现在,马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白素原本想说我凭什么给你道歉,可这明显是废话,人家凭什么?当然是凭一手能治你的本事。不过她最终却只是道:“我拒绝向你道歉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反问道:“我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因为你过桥抽板,恩将仇报!”

    白素冷哼起来,“你是说当时黑岩询问我,我装死没有证明你的清白?过后我又拿着鞭子来抽你是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对!”

    白素冷笑了起来,“原来的时候,我只是觉得你有点废,但现在我觉得你不止废,还不是一般的蠢,当时那样的情况,如果我为你正名,夏玥会不会觉得我跟你有奸情?”

    华锐枫被质问的哑口无言,因为以夏玥多疑的性格,百分之一千会这样认为,如果被她认为自己跟白素有奸情,那不但自己要遭殃,白素也恐怕会被炒掉。

    白素被炒掉了,那以后自己再挨打,谁来放水?

    华锐枫想了想,又问道:“那刚刚下来后呢?你为什么还打我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不打你,能支走黑岩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怒道:“你打我的时候,他明明已经走了!”

    白素没好气的道:“真不想骂你是废物都不行,你以为他真走了吗?他当时就在门后面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愕然,“真的?”

    白素冷声道:“我内功这么高,我会骗你?”

    华锐枫撇嘴道:“就算是真的,你装装样子就行了,有必要抽得这么用力?说到底,你还是怪我摸了你,恼羞成怒,秋后算账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脸色大窘,“你到底要纠缠这些细节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华锐枫反问,“那你又要把我吊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白素狂汗,想要让他给自己治疗,肯定要先把他放下来,不然治个屁啊,所以赶紧给他松绑。

    华锐枫活动了一下被吊得有些麻痹的手,迟疑的问:“去你的房间?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,“黑岩的房间就在我房间隔壁,以他的听力,很容易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环顾左右,“那就在这儿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如果你不想被别人知道,只能在这儿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是这儿连躺的地方都没有!”

    白素指着停在车库里的几辆豪车,“车上不行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你以为我要跟你车震?我是要给你治疗!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四处找了找,终于找来了一个大纸箱,压平后放到地上,这就指着纸箱,“你躺这上面吧!”

    直接躺地上?

    这么刺激?

    白素有些犹豫,然而腹痛再次袭来,哪还能想那么多,赶紧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定眼看看她的身下,发现她已经换了身衣服,摇摇头,“把裤子脱了!”

    白素呆若木鸡,因为她突然想起了师父的话!

    你要是相信男人,裤子是怎么脱的都不会知道!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