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祖宗的医学传承中有提到,风寒侵袭乃妇女疾患的万病之源。

    风寒凝滞,气血不通,不通则痛,所以白素此刻才会疼痛欲裂。

    宫血寒积,自然要逆者正治,寒则热之。最有效的治疗就是温经散寒,暖宫散淤,恢复女性的真元之气及脏器功能。

    老祖宗是不是个正经人?华锐枫不太清楚,他只知道老祖宗对妇科学真的很有研究,传承中记录着各种各样治疗方法,有的传统,有的稀奇,有的古怪,有的甚至可说是变态。

    至于怎么个变态法,以后遇上了具体病患再来说。

    不过要说针对宫寒所引起的内膜异位症,上面却有一个最简单最直接也最有效的推拿术,当然,也是要配合着内气来进行的。

    华锐枫同学绝对是个好人,急病人所急,为了让白素迅速的摆脱痛苦,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一种,虽然说这个推拿,推得有点不是地方!

    白素看见他竟然敢掀裙探手,顿时大惊失色,直接一巴掌呼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华锐枫这次没有防备,被打了个正着,而且就算有防备也未必躲得开!

    距离太近,她出手也太快了。

    这一耳光打得相当用力,华锐枫半边脸被打红了,嘴角甚至见了血,痛得他滋溜溜的直吸凉气!

    不过既然已经开始了,自然没有收手的可能,所以他只是幽怨无比的看白素一眼,继续自己的推拿治疗!

    白素见他被打成这样了,竟然还不收手,而且一只爪子还不够,另一只爪子也贴了上来,顿时就恼火得不能更恼火,扬手又要给他一记大耳光。

    只是巴掌才刚扬起,她就感觉不对,因为他的一双手相当的热,更确切的说是烫,仿佛一对烫斗落下来似的,烫得她直接想喊救命。

    也许是太烫的缘故,分散了她的注意力,竟然感觉腹部的疼痛不再那么剧烈了,而且似乎有着丝丝热力,随着他的双手缓缓渗入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白素愣住了,仔细的感觉一下,不是错觉,是真的,随着他一双手缓慢推揉,热力不断渗透,腹部越来越热,疼痛却是越来越轻。

    她扬在半空的手,最终无力的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疼痛彻底消失的时候,白素不得不暗里承认,这个废物没有吹牛,他真的能治好自己的病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她不痛了,华锐枫的双手仍没停下来。

    白素好几次都想张嘴告诉他,已经可以了,可是那股不停渗进来的热力,让她感觉十分的温暖,甚至可说是安全!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像是人生回到了初始,被母亲拥抱在温热的胸怀中。

    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,白素嘴上想说不要,可是身体却很诚实,所以最终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不过神思恍惚之中,她又有些怀疑,难道……自己不是有病,而是缺男人?

    正在推拿仍然继续的时候,半敞开着的房门被人极为粗暴的推开了。

    黑岩一脸怒容的从外面闯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神色阴沉的夏玥!

    “王八蛋!”黑岩冲上来,一把推开了华锐枫,怒不可遏吼道:“你TM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被推得撞向墙角,狼狈的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白素则赶紧的坐起来,手忙脚乱的整理自己衣裙。

    黑岩冲白素喝问道:“他刚刚对你做什么?是不是在非礼你?”

    白素嘴巴张了张,但最终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沉默,有时候就等于是默认。

    黑岩更怒了,扑上去就要对华锐枫拳打脚踢!

    “咳!”只是没等他出手,后面就传来夏玥的一声轻咳,扭头往后看看,见她明显有话要说的样子,黑岩只好生生忍住。

    夏玥从后面走上前来,半蹲下身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华锐枫,“我亲爱的女婿,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?”

    如果换了别人,华锐枫或许会解释一下,但在夏玥面前,你不解释还好,解释会被当作掩饰,掩饰等于编故事,绝不会得到她的谅解,只会让她更加变本加厉!

    这个女人虽然喜怒无常,阴险反复,但华锐枫早就摸清了她的性格套路,为了减少皮肉之苦,他闭紧嘴巴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夏玥见状就连连的啧啧叹息,“女婿啊,真是三日不见,当刮目相看啊,这次你离家出走之后回来,你不但长了能耐,还长了狗胆,竟然连我的人也敢碰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什么好说的,他确实是碰了她的人,虽然并不是她想的那种碰法。

    夏玥突然又道:“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的,男人嘛,难免有冲动的时候,何况贝琳又大个半月时间不在家了呢!但真有需要的话,你何必这样偷偷摸摸,找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女保镖呢,可以直接跟我说的嘛!”

    华锐枫狂汗三六九,直接跟你说,你能给我解决什么?

    夏玥今晚的心情似乎不错,又或者是在外面搞累了没精神,数落两句后,没有像以前那样继续毒舌漫骂。

    “女婿啊,尽管我可以理解你们这些只会用下半身想事情的臭男人,但还是不能原谅的,所以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黑岩,给我把他拖出去,吊起来打!”

    黑岩早就等着这一刻了,立即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反抗,因为面对黑岩这样的高手,他体内的那点“青李气”完全不够看,何况刚才给白素治疗的时候已经用掉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等下!”在黑岩拖着华锐枫往外走的时候,夏玥又悠悠的补充,“也别打太久,打到天亮就差不多了!不过别太吵哦,我一会儿可是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脸色大变,这才半夜两点,你说打到天亮?

    你特么干脆叫他打死我得了!

    在华锐枫被拖走之后,夏玥并没有立即离开房子,反倒是神色阴沉的盯着白素。

    白素被看得浑身不自在,终于张嘴道:“夫人,有事请吩咐!”

    夏玥突然就笑了起来,“白素妹妹,你还记得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白素神色微变,“记得,保护你,并且配合你!”

    夏玥声音突地一沉,“既然记得,那就给我演好属于你的角色,不要抢戏。”

    白素皱眉,“夫人,你的话我听不明白,我什么时候抢戏了?”

    夏玥伸手指向外面,“你敢说刚刚不是你在勾引那个废物?”

    白素愕然的道:“我什么时候勾引他了?”

    夏玥冷哼,“以你的身手,如果不是你同意,那个废物能进入你的房间,能站在你的床前,还能把手伸到你身上?”

    白素霍地跳了起来,凝气全身,眼中露出了冷厉杀机,狠狠的盯着夏玥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