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间里面的果然是白素!

    她真的是一个人在里面,而且看起来玩得挺欢,正在床上不停翻来滚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只看一眼就想撤了,可是又看一眼后发现不对劲,白素脸色苍白,满头大汗,正痛苦无比的捂着肚子哀哀惨吟!

    这幅模样,显然不是在玩耍,而是生病了。

    该啊,叫你平时为虎作伥的虐待我,现在报应来了吧?

    华锐枫想起白素以往的所作所为,真的有点幸灾乐祸,因为平时夏玥发飙,黑岩只是将他放倒拖出去,可白素却是负责抽他,而且下手从来不留情。

    善恶到头自有报,不是不报,而是时候未到,苍天从来不会饶过谁,现在白素的报应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想装作什么也听不到,什么都看不到的样子,准备转身离去,可是想了想终于还是停了下来!

    他在老祖宗面前是发过毒誓,不能见死不救!

    白素虽然可恶,但她只是一个保镖,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听从夏玥的吩咐罢了!

    这样的人,罪不致死的,可她看起来好像马上就要死了!

    华锐枫给白素找了很多的理由,终于勉强说服了自己,然后就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白素正痛得要生要死,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睡裙,看见华锐枫突然闯进来,顿时被吓了一大跳,赶紧拿过一个枕头挡到自己身前!

    只是再一想,她又迅速平静下来,自己是个高手,他只是个废物而已,哪怕现在自己半死不活的状态,要放倒他也只是伸伸手的功夫,怕个屁啊!

    华锐枫问道:“白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素冷哼一声,“不用你管,出去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是我看你很痛苦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出……”白素又冲他呼喝,可是喝声未完,身上传来的疼痛又让她惨哼起来,只能有气无力的挥手,“出,出去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出去,反倒是走过来,伸手按到了她尺寸关的部位。

    白素见这厮竟然敢对自己动手动脚,顿时怒从中来,反手就是一记大耳光扇过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早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善茬,所以已有防备,另一手扬起挡住了她这记耳光。

    白素见自己的手被挡住,心中更是恼火,这就要发力,可刚一提气,腹部就传来了疼痛,弄得她无法自控的又惨吟一声,气也没办法提起来。

    华锐枫此时却已经开口问道:“这是第一天?”

    白素愣了下,“什么第一天?”

    华锐枫直言不讳的道:“例假第一天!”

    白素虽然凶悍,可毕竟没有夏玥那么厚的脸皮,顿时就脸红了起来,羞怒的瞪着他,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又问道:“颜色是不是黑的?”

    白素又愣住了,惊疑的看着他!

    华锐枫再问道:“是不是还有血块一样的东西!”

    白素这下是惊呆了,这货是个变态,去厕所垃圾桶里翻那啥?

    华锐枫继续道:“你这是例假期间经常受寒着凉,风邪入体,导致经血淤滞,沉积种植,从而形成的内膜异位症,刚开始的时候或许只是轻微的疼痛,但渐渐就会进行性加重,一年比一年严重,一次一次比痛苦!”

    白素睁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的状况,就和他所说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以前学武的时候,经常要在冷水潭中练气,急于求成的她是不管不顾的,纵然例假也不避忌,照样扎进冰冷刺骨的水潭里,最后气是练成了,可是身体也落下了毛病。

    刚开始一两年,仅仅只是轻微的疼痛,但后面就越来越严重了,尤其是今年,每逢例假,她都像是堕入地狱般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只是白素又十分的纳闷,这个家伙不就是个废物吗?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情况呢?

    这么丢人的事情,自己从来也没跟别人说过,甚至连医生都没去看过的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他刚才摸了一下自己的脉象,然后什么都知道了?

    没有这么神吧!

    这厮以前做药材生意,她是知道的,可从没听说过他会医术啊!

    如果他不会医术,那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?

    在她疑惑难解之际,华锐枫已经道:“你不用怀疑,我就是会医术,而且超乎你想像的厉害!”

    白素蹙眉,“你个废物藏得还挺深啊!我们谁都不知道你懂医术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摆摆手道:“不要在意这些细节,咱们说重点!”

    白素强忍着疼痛问,“什么是重点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这个病,我能治,但我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白素几乎是下意识的问,可问完之后就后悔了,这个家伙怎么可能治好纠缠了自己这么多年的顽疾。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的条件是我帮你治病,你让我潜规则!”

    白素听得目瞪口呆,无耻的人她见得多了,可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!所以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休想!”

    华锐枫知道她绝不会同意,可仍然很无耻的道:“你也知道的,我和苏贝琳就是名议上的夫妻,根本就没有行过房,你这么年轻,肯定有需要,我是个正常的男人,需要更强烈!你看这是一家便宜两家划算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已经被气得满脸充血了,愤怒的打断他道:“华锐枫,你这个废物,你想上我,你做梦!”

    华锐枫问道:“真的不行?”

    白素怒道:“我说了,你在做梦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咱们换一个,我给你治病,你给我做无间道,在夏玥那里给我做卧底!”

    白素冷笑道:“你不觉得自己在痴心妄想吗?夫人那么厉害人,你一翘起尾巴,她就知道你是要拉什么放什么了!你让我给你做卧底?你不想活,我还不想死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死心不熄的问道:“真的不考虑一下吗?”

    白素冷哼一声,话都懒得说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十分无奈的道:“白素,你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我们的交易是很难完成的!”

    白素怒道:“你提的要求通通都那么离谱,交易怎么可能完成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那算了,你痛死算球吧!”

    “慢!”白素忙喝止住他,声音有点低的道:“你提一个,我做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原本我以为你很厉害的,可现在看来,你也和我差不多废,你能做的事情,明显没有几件啊!”

    白素又被气着了,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!”华锐枫似乎极无奈的道:“下次夏玥让你把我拖出去打的时候,你别听她的,这样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白素终于忍不住暴粗了,“行你麻痹,我真要违抗命令,那我以后还混不混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只好再退而求其次,“那你放放水,只是装装样子,这样还不行的话,咱们彻底拉倒吧!”

    这个要求,无疑才是华锐枫真正的要求!

    谈交易,无疑就是做生意,做了那么久生意的华锐枫自然懂得怎么跟别人讨价还价,先把价钱拉到对方无法接受的程度,然后一步一步的往下降,降到对方以为自己赚了,自然会答应,事实上那才是他心目中真正的价格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在降价过程中对方接受了其中一个,那就是血赚了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,对于白素而言也不过分,她绝对办得到的,无非就是抽打他的时候,雷声大些,雨点小些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白素还是不太愿意答应,真要答应了的话,以后她就少很多乐趣了!

    夏玥虽然喜欢在精神上折磨他,可白素却喜欢在躯体上,每次看到他俊逸的五官纠成苦瓜状,她就感觉好嗨哦,仿佛人生到达了……

    为了让人生有趣一些,白素还是不太想答应,可没等她开口拒绝,一股绵绵不绝的剧痛又从腹部传来,痛得她真想喊救命!

    在华锐枫这个废物面前,她自然不愿意表演叫喊功能,所以强咬着牙关调成静音模式,伸手去拿床头柜上放着的布络芬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状就摇头道:“一直吃止痛药是没用的,它只能暂时稍为缓解一下你的疼痛,并不能根本的解决你的问题,而且长期服用还会产生耐药性,依赖性,以后越吃越多,越来越不起作用,还会使你的身体出现各种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白素闻言不由再次苦叹,这个废物又一次说中了,自己真的是吃止痛药吃上瘾了,每次一来例假就得吃,越吃越多,越吃越不起作用,从原来的半片,发展到了现在的五片,可止痛效果已经变得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白素缩回了拿止痛药的手,下意识的问。

    “简单啊!”华锐枫摊手道:“你答应我的要求,我给你治病,保证你今晚不再有任何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人如果太绝望了,总会希望奇迹发生的,凶悍如白素也不能例外!

    当剧痛再一次从腹部袭来的时候,她就忍无可忍了,冲华锐枫喝道:“我答应你,快,赶紧给我治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犹豫,直接一手掀起她的裙子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