蒋宗旨的妹妹蒋晓花是第一个到达酒吧的,三十四五岁年纪,身材丰韵,姿色犹存。

    她进入酒吧后,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默然坐于一角的华锐枫,心里十分纳闷,这不是自己哥哥组的酒局吗?这个废物怎么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蒋晓花并不像别的欠债人那样,见了自己的债主转身就躲,反倒直接走了上去,理直气壮的质问道:“姓华的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应道:“我来讨债的!”

    “卟!”蒋晓花一下就笑喷了,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酒吧!”

    蒋晓花又问道:“你知道这是谁开的酒吧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牛十三!”

    蒋晓花再问,“你知道十三哥是干嘛的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再次点头,“当然!”

    蒋晓花道:“那你肯定不知道我哥跟十三哥的关系!”

    华锐枫伸手指了指,“应该是老铁!”

    蒋晓花顺着他的手看去,发现自己的哥哥蒋宗旨和牛子强就在侧边的桌子上对坐着,不过桌上没有灯光,所以一时间竟然没看到他们,但她也没立即凑过去,而是冲华锐枫道:“你既然什么都知道,还敢来这里讨债,你是老太太翻筋头——活腻歪了吧!你不怕竖着进来,横着出去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淡笑一声,摇摇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蒋晓花则继续道:“华锐枫,我告诉你,我那笔钱,你就死心吧,我是绝对不会还钱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蒋晓花道:“你已经彻底完蛋了,没办法东山再起了,我这九十万就算给你,你也照样是个废物,什么也改变不了,以期这样,我还不如不还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你说的是两码事。我废是我的事。你欠我的钱是你的事。不能混为一谈!”

    蒋晓花一脸吃惊的表情,“突然间说话这么硬?以前你不是一直装可怜,打苦情牌的吗?现在换套路了?”

    “晓花,晓花!”蒋宗旨终于忍不住了,“别说了,赶紧过来。”

    蒋晓花指着华锐枫对他道:“哥,你看这个废物……”

    蒋宗旨急了,“我让你闭嘴,赶紧过来!”

    蒋晓花撇了撇嘴,终于慢吞吞的往那桌走去,不过并没有忘记冲华锐枫叫嚣,“不管你变什么戏法,我说不还钱就是不还钱!”

    华锐枫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继续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蒋晓花来到蒋宗旨这一桌,拉开椅子想要坐下的时候,这才终于发现好像哪里不对,环顾周围一眼,没有顾客,也没有音乐,但有上百号小弟贴墙站在那里,但谁都没吭声,安静的就像上坟。

    真的不太对啊,她再看看自己的哥哥蒋宗旨,发现他的状况也不对,一只手竟然被白布包着,而且隐透血迹。

    “哥!”蒋晓花惊叫起来,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

    蒋宗旨苦笑一声,目光不由看向华锐枫。

    蒋晓花疑惑的问:“是那个废物把你弄成这样的?反了他了,竟然敢弄伤你,华锐枫,你个王八蛋,我饶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牛子强终于受不了这女人的嘴巴了,扬手指着她,“你再啰哩叭嗦,我就用几根火腿肠把你的嘴巴给堵上!”

    蒋晓花被喝得愣了下,可是定睛看看,发现牛子强不但鼻青脸肿,而且伸出来的一只手也肿得跟猪蹄似的。

    蒋宗旨赶紧将她拉得坐下来,小声道:“什么也别说,一会儿乖乖还钱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蒋晓花又忍不住了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牛子强扬起他那只手道:“如果你不想变成我和老蒋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个废物……”蒋晓花又想叫嚷,可是接触到牛子强凌厉的眼光,终于不情不愿的闭上了嘴,可心里仍然疑惑难解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?

    没过多久,另外五个债主陆续到达。

    看到华锐枫,几人的神色都有些不自在,不过看到蒋宗旨兄妹也在,终于还是走过来坐到了一桌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人齐了,这就张嘴道:“大家既然都到了,那就让蒋宗旨发言吧!”

    蒋宗旨愣了一下,“我,我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告诉他们,你叫他们过来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蒋宗旨一脸委屈的道:“兄弟,是你让我叫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打断他,“以后见到我,不要再用兄弟这个称呼,我华锐枫交不起你这样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蒋宗旨看着华锐枫冷峻的脸,终于只能改口道:“华……不,枫少让我叫你们过来的,他的目的是为了让你们还钱。”

    枫少?

    蒋宗旨对华锐枫的态度变化,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什么鬼?

    蒋老板是吃错药了?

    还是这姓华的突然咸鱼翻身了?

    见众人这样的表情,蒋宗旨叹口气道:“你们还是把钱还了吧,我已经还了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叫路春晖的债主就忍不住了,“蒋老板,你还钱是你的事,我没有钱,我不会还的。”

    蒋晓花也跟着叫道:“对,我也不还,我看他能拿我怎样?”

    不等别的人跟着附和,华锐枫已经站了起来,走到桌前问路春晖,“你不还钱是吧?”

    路春晖一巴掌拍到桌上,“对,要钱没有,要命有一条!你要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嘟”一声闷响,路春晖的手背上突然多了一把刀,刀尖透过他的手背,扎进了桌子,而握着刀的人赫然就是华锐枫。

    做人要善良,但不能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那么善良,对待一些人,太过善良了,他们就会把你当空气似的不存在,要不然就是当成傻子一样欺负。

    路春晖,无疑就是应该残酷对待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透掌剧痛,让路春晖无法自控的惨叫起来,想要把手抽出来,可是完全不敢动,因为刀还插在那里,越动就越痛。

    桌上的几个债主均被这突然其来的血腥场面吓到了,纷纷起身离座避让聚成一堆!

    唯一还能勉强坐在那里的,仅仅只有牛子强,他连连摇头叹气道:“你们这些人,还说是做生意的,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啊,这样的场面,这样的气氛,一看就是废物翻身,屌丝逆袭了,还要嘴硬,还想赖账,真是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听见他说话,华锐枫的目光不由落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牛子强接触到他的目光,心中一凛,立即就扬起双手道:“华兄弟,不关我的事啊,我只是帮你说话而已!”

    华锐枫淡淡的问:“你要帮我?”

    牛子强想了想,照今晚这样的情况来看,华锐枫是绝对能把债给讨回去的,而且这种一个能打二百多个的猛人,就算不能交好,最少也不能得罪,于是就乐得做个顺水人情,“对,我帮你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华锐枫一下拔起了插在路春晖手背上的刀,扔到了牛子强的面前,“那好,谁要是不肯还我钱,你就废掉他一只手!”

    牛子强汗得不行,你特么这是使唤我使唤上瘾了啊?

    华锐枫又补充一句,“你知道的,我不能见血!”

    牛子强:“……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