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是想赖账,我是真的没钱还!

    这句话,很多人都不陌生,有的是实情,有的只是借口。

    华锐枫从来都没想过赖账,一直都想要把欠的债还上,可是他真的没有钱!

    那他怎么敢那么大声跟夏玥说话?是因为终于有钱了?

    钱,当然是有的,兜里还有六块五。

    只是这点钱,别说还债,塞牙缝都不够!

    既然这样,他哪里来的底气?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他虽然还是没有钱,但已经有了能力!

    他虽然欠了别人的钱,可别人也同样欠了他的钱。只是之前从来没有能力去讨回来罢了!

    代表赵忠友跟华锐枫谈判的林阳东,其奸恶丑陋程度自不必说,他只接受兴振医药的固定资产,债权债务,一概不认。因此市值将近六千万的公司,最后生生被他砍掉了一大半,变成了两千多万。

    华锐枫真的不想就这样贱卖自己的心血,可是没办法,除了赵忠友,没有任何老板愿意接手兴振医药。

    卖掉公司之后,他手上几乎什么都没有了,只剩下一堆转为个人的借款借条,那是下一级几个经销商欠他的货款,总共有500多万!

    如果这些人愿意把货款及时结清给他,他再想想办法,把老家乡下那栋房子卖了,也勉强能凑够钱还给那些债主,根本就不必入赘苏家,过狗一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因此他不停的向这些人讨要债务,刚开始的时候,这些人还接电话,用“我不是想赖胀,我是真的没有钱”作为借口,后来干脆电话也不接了,最后直接将他的电话拉黑。

    华锐枫没办法,只能拿着欠款欠条亲自上门讨要。可还是那样,刚开始勉强接待,之后避而不见,最后直接撵人,最后的最后甚至对他暴打出手。

    欠钱的,变成了大爷。

    被欠债的,反倒成了孙子。

    华锐枫厚道,他不想成为大爷,更不愿做孙子,但别人欠他的债,必须通通要回来,就从今天开始!

    今天要不回来,明天他的脖子上就会多一条狗链!

    离开东江湾后,他来到了LC区的东升医药公司。

    东升医药公司的老板蒋宗旨,是几个欠款人中数目最大的一个,足足180万之多,但他绝不是没钱还,而是不想还!

    据华锐枫所知,这一年多的时间,蒋宗旨将原来的经营规模扩大了一倍有余,两个仓库变成了四个,六个门店变成十八个,办公室从原来的三个小房间,变成了一整层写字楼。

    如果不赚钱,或者没有钱,他敢充这么大的头?

    华锐枫从电梯出来,面前就是“东升医药”的烫金大字,下方是接待前台。

    前台小姐一看到华锐枫,脸色就不由变了下,这位爷可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,已经被撵出去那么多次了,竟然还敢来?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对,如果别人欠自己180多万,自己也会这样死缠烂打的,哪怕明知没有一点讨回来的希望!

    前台小姐稍为定了定神,便勉强挤出一丁点笑容的道:“华总,你来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微微点头,“你们蒋总在吗?”

    “蒋总不在!”前台小姐立即摇头,蒋宗旨早就交待了,如果这货上门,不管他在不在,都要说他不在,何况今天蒋宗旨是真的不在!

    华锐枫又点头,“行,我进去等他!”

    前台小姐被吓了一跳,忙走出来拦住道:“哎哎,华总,你可不能进去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理她,径直往里走。

    前台小姐急急的叫道:“华总,你真的不能进去,你这样我会很难做,甚至会被炒鱿鱼的!你站住,你站住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一点也不担心她会被炒鱿鱼,因为有一次讨债的时候,他亲眼看着蒋宗旨和她勾肩搭背的走进一家酒店。

    听到走廊外面响起争执声,东升药业的副总经理甘亚南从办公室走了出来,看到华锐枫,不由皱起了眉头,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在甘亚南看来,这是个债主,同时也是个弱智!

    蒋宗旨真的愿意把钱还给他的话,用得着他上门来讨吗?早就还了!

    讨了这么久,讨了这么多次,不但没把债要回去,反倒讨了那么多顿打,但凡有那么丁点智商的人也该明白,蒋宗旨是不会还钱了!

    华锐枫直言道:“我来找蒋宗旨。”

    甘亚南摇头,“我们蒋总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!”华锐枫指着会客室道:“我在这里等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甘亚南拒绝道:“你在这里会影响我们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的态度也很坚决,“我今天一定要见到蒋宗旨,他欠我的钱已经拖了这么久,应该还了。”

    甘亚南的脸色沉了下来,“我劝你最好离开,不然我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道:“很好,那就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吧!”

    甘亚南听得直皱眉头,公司欠了华锐枫的钱是事实,人家手上的欠款欠条上有蒋宗旨的亲笔签名,警察来了,就算这属于民事纠纷,恐怕也会站在华锐枫那边!

    事情一闹大,影响了公司声誉,他是没办法向蒋宗旨交差的!

    甘亚南阴沉的盯着华锐枫,缓缓的点头,既然讲理讲不通,那就用一惯简单粗暴的办法吧!

    “华锐枫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立即给我走人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不!”华锐枫摇头,“我说了,今天我不见到蒋宗旨,我不会离开!”

    “行,你要自讨苦吃是吧,我成全你!”甘亚南点点头,冲门口喝道:“保安,把这人给我轰出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牛高马大的保安就走了过来,其中一个冲华锐枫喝道:“滚!”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华锐枫恐怕就乖乖的滚了,因为再不滚就得挨打,但是今天,他动也不动,挺直腰杆,屹立如山般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保安见状,不由看向甘亚南,见甘亚南给了个阴狠的眼神,他就再不客气了,直接一拳就往华锐枫的脑袋上砸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伸掌一挡,另一手五指合拢,刷地一下啄到了保安的腕关节处。

    “啊~~”保安惨叫一声,满脸痛苦的捂着手腕后退,垂眼看看,发现自己的手腕肿了,手掌也完全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另一个保安见状,立即一脚朝华锐枫背后扫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回头,可是后背却仿佛长了眼睛似的,晃肩扭腰一闪便避了过去,反手就是一啄,不是腕关节,而是额头!

    这个保安只感觉头上轰地传来一股剧痛,脑袋仿佛要炸开来似的天旋地转,半秒也没支撑到便一下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两个彪肥体壮的在保安,照面间就被放倒,这是甘亚南所料不及的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第一次接触华锐枫,这货有几斤几两,他相当清楚啊,照理来说,两个保安三拳两脚就能将他放倒,然后拖出去的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不见,这个窝囊废去学采尼丝功夫回来了?

    甘亚南心头十分疑惑,可是怒意已经上来了,“别的人呢?全都死哪去了?通通给我出来,把这个废柴给我打出去!”

    副总发怒,那些躲在自己位置上看戏的男职员没办法了,通通都冒了出来,然后也不知道谁带的头,这就一窝蜂的扑向了华锐枫。

    华锐枫来者不拒,来一个啄一个,仅仅只是一分钟时间不到,七八名男职员纷纷捂着自己的猪蹄鬼哭狼嚎不绝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在乡下,华锐枫除了跟赖天荣玩耍,更多的时间就是修炼内气,此时腹中的那团气,已经要比老祖宗刚赐给他的时候还要大许多!

    这,无疑就是华锐枫来讨债的底气!

    华锐枫感觉自己还没活动开手脚,可是面前的一班人已经没有战斗力了,通通缩到角落里,神色恐惧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夏玥,肯定会问一句:你们缩在那里干嘛?冷吗?冷就去火葬场烤火啊!

    不过最终,他仅仅只是拉过一张椅子,坐下来后才冲脸色发白的甘亚南道:“让蒋宗旨出来吧!”

    甘亚南苦声道:“华……华总,我没骗你,我们蒋总真的不在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就把他叫过来!”

    甘亚南仍然死撑,连连摇头道:“我们蒋总出差了,这几天根本不在槎城!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点头,“没关系,我现在别的没有,就是有时间,我在这里等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甘亚南道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又补充道:“他什么时候过来了,你们什么时候下班。不然,一个都别想走!”

    甘亚南听得欲哭无泪,他还约了小情人下班后去酒店的,房都开好了,无奈之下只能掏出手机,打给了蒋宗旨,将公司发生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甘亚南把手机弱弱的递给华锐枫,“华总,我们蒋总要跟你说话!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接过了手机,“喂,蒋宗旨?”

    他原以为,蒋宗旨会在电话里面破口大骂,谁知蒋宗旨竟然态度很好的在电话那头问,“兄弟,你什么时候身手变得那么好了,竟然能一个打七八个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还不是被你们给逼出来的,你赶紧过来把账给我结了,不然我会做出什么事,我自己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欠你钱的是我,你为难一班小的干嘛呢?”蒋宗旨叹口气道:“我今天在仓库这边做清点,明天药监局的人要来检查,现在实在是没办法走开,要不你过来一趟?咱们当面谈债务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中心市场那个仓库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!”蒋宗旨道:“我在新港码头的新仓库,我给你微信上发位置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是你已经把我拉黑删除了。”

    蒋宗旨讪笑道:“没事没事,我马上就重新加你!”

    通话结束后,华锐枫的微信真的收到了蒋宗旨的好友申请,通过之后,蒋宗旨给他发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犹豫,立即离开了东升药业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