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的这些人,通通都是隔壁布头村的。

    林阳东以前在布头村,仅仅只是个送猪饲料的罢了,一穷二白,加上嘴脸尖酸刻薄,人缘极差,从来都无人理无人问。

    三年河东,三年河西,仅仅几年时间,他已经成为了布头村为数不多的有钱人,地位船高水涨节节高,只要舍得出钱,自然一呼百应。

    林阳东好不容易回到家后,看着自己一双疼痛难忍又肿得像猪蹄似的手,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!

    华锐枫在他眼中只是废物中的废物,垃圾中的垃圾,凭什么把他打成这样?

    一口气不顺的他这就叫来了自己的弟弟林向北,给了他三万块钱,让他纠集村民去何坑村将华锐枫打残。

    有钱自然好办事,林向北几个电话打出去,叫来了近三十号村民,然后抄着家伙就杀到何坑村来了。

    此时看见华锐枫出来了,林向北立即用手中的铁棍指着他,“姓华的,是不是你打伤我哥?”

    华锐枫挺直了胸膛,“不错,就是我!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!”林向北冷笑起来,“你敢承认就好!”

    华锐枫无所畏惧的问,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林向北怒道: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当然是让你血债血偿!”

    华锐枫环顾众人,故意不屑的激将道:“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,有本事你跟我单挑啊!”

    林向北冷笑道:“你以为我傻啊?我会上你的当?我哥可是跟我说了,你现在不知道从哪儿学了点三脚猫功夫,让我千万不要跟你单挑。不过你一定要单挑,那也不是不可以!”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意外,“哦?”

    林向北指着带来的数十人道:“你一个人单挑我们全部!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暗暗叫苦,看来今夜一场血战是避免不了了,不过想到父亲已经被自己锁在房间里,这些人再卑鄙,应该也不会冲进去对一个老人下手的,所以稍为放心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以他现在的状态,硬拼明显没有前途,唯有智取或许能获得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华锐枫打定主意,这就故作一脸苦色的道:“林向北,别人不知道你哥对我做过什么,你应该很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林向北冷哼道:“我什么都不清楚。我只知道你打伤了我哥,我要为他出头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叹了口气道:“你哥人呢?你叫他来吧,我向他赔礼道歉!”

    林向北道:“你现在知道错了?知道怕了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华锐枫耸拉着脑袋道:“我不该打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特么是个窝囊废,我还以为你有多硬气呢!”林向北十分不屑的骂一句,不过想到哥哥之所以让自己带人找上门,无非就是想出一口气罢了,如果让华锐枫上门去磕头认错,让哥哥当面羞辱他,绝对更加的痛快!

    他这样想着,这就欺上前去,再次用铁棍指着他道:“你既然知道错了,那跟我们走,去我家给我哥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华锐枫已经刷地伸手抓住他的铁棍,另一手极快的掏出藏在后背的酒瓶,对着他的脑袋就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冷”一声响,酒瓶在林向北的头上开了花。

    不过这厮的头竟然很硬,酒瓶都砸碎了,可他的头愣是一点血也没流下来了!

    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

    华锐枫突然出手,动作又快,众人反应过来要扑上去的时候,他已经用手中剩余的半截瓶子紧紧抵住了林向北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来,来啊!”华锐枫一手抓着林向北的头发,一手紧抓着半截瓶子,冲众人狠厉的喝道:“你们谁要是敢上来,我就割破他的大动脉!”

    众人投鼠忌器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不敢上前了。

    林向北感觉到脖子上冰冷的尖锐,心里十分的害怕,可他仍然逞强叫道:“大家不要怕他,他要是杀了我,他也跑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跑?”华锐枫冷笑起来,“我可从没想过要跑。”

    林向北怒声问,“华锐枫,你就不怕杀人偿命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屑的道:“我已经一无所有了,活着不过丢人现世罢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    林向北这下终于是彻底慌恐了!

    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天下最可怕,无疑就是这种灰心丧志,随时都敢跟别人同归于尽的家伙。

    同时,林向北也后悔得不行,反派之所以死得快,往往就是因为废话多。

    自己来了之后,真不应该跟他废那么多话的,直接一拥而上什么问题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后悔也没药吃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虽然控制了林向北,可也不见得就是完胜,反倒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局面。

    说实话,杀人的勇气他是有的,下午的时候他就差点杀了林阳东。可是他对林向北并没有多少仇恨,而且他的目的也不是杀人,仅仅只是想脱身。

    正是僵持不下的时候,一个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,“哎哟,卧槽,这是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回头看看,发现是何坑村的村长赖天荣来了!

    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,脖子上还挂着两瓶酒,看着像回娘家似的。

    赖天荣快步走上前来,看到华锐枫用半截酒瓶怼着林向北,顿时被吓了一跳,“兄弟,这可使不得,杀人要偿命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咬牙道:“他们欺人太甚了!”

    赖天荣忙道:“兄弟,有话好说,你先把酒瓶给我放下!”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犹豫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赖天荣道:“听我的,这里是何坑村,我是村长,我的地盘我作主,有我在,没人可以乱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,华锐枫多少是信的!

    赖天荣年少离家,一直在外面混社会,而且混出了不小的名堂。但在五年前,不知道是在外面惹了大事,还是像别人说的金盆洗手,突然就回老家来了,承包山林养鸡养鸭养鱼!

    因为他说一不二,做事又有魄力,很快就顶替了他的老子赖三德,成为了何坑村新的村长。

    十里八乡中,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。

    赖天荣见华锐枫的态度有所松动的样子,忙又道:“兄弟,听哥的,把瓶子放下,万大事有哥给你作主,千万别犯傻!”

    华锐枫犹豫了一下,终于叹口气,猛地推了林向北一把,同时扔掉了酒瓶。

    林向北在踉跄中停下,忙摸摸自己的脖子,发现并没有流血,这才松了一口气,可随即又怒从中来,立即就想叫人扑上去打残华锐枫!

    只是当他的目光瞥到一旁的赖天荣,又有所顾忌,这货可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赖天荣竟然来了一句,“林向北,好了,他手上已经没有武器了,你和这些人上去把他打残吧!”

    艹,不是吧!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眦目欲裂,这也是一个反转猪肚就是屎的家伙?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