赖天荣看到华锐枫,也微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对于华锐枫,他还是很有好感的,尽管说华锐枫现在已经破产了,变得一文不值,可是在没有破产之前,村里铺桥设路修水利,华锐枫从来就是捐钱最多的那一个,并不像村里别的有钱人,出风头冲在最前面,出钱就缩最背后。

    只是他现在忧心自己父亲的病情,加上又喝了酒,所谓忠言逆耳,一听华锐枫说自己父亲中风了,忧急之下火气就上来了,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,你又不是医生,懂个锤子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摇头,蹲下身去,不嫌赖三德此时身上的脏臭,伸手搭住他的脉博,几秒钟过后,这就赶紧的扳开赖三德的嘴,取下他的假牙,微抬起他的下颌,接着又要去解他的衣领。

    赖天荣被他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,但又迅速回过神来,赶紧喝问:“哎,你乱动我爸干嘛?他要被你弄得个三长两短,我唯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并没有理这些,只是问道:“三叔公以前是不是有冠心病?”

    赖天荣下意识的应道:“是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又问,“是不是还有高血压和糖尿病?”

    赖天荣不由再次点头,“是,是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天荣哥,相信我,如果你不想三叔公的情况变得更严重,你就不要搬动他!”

    赖天荣这下有点被吓到了,不知该不该听他的。

    旁边一起打麻将的一人就道:“哎,那个谁,你到底是不是医生,不是医生就别在这里瞎咧咧!”

    另一人跟着道:“要是耽误了三叔公的治疗,你负得起责任吗?”

    又一人道:“对啊,天荣,我看你还是别听他的,赶紧背你父亲去卫生院吧!”

    饭馆老板这个时候也出来了,“天荣,快把你爸送卫生院去,我这只是个小饭馆,可不敢出人命,会影响我做生意的!”

    赖天荣被众人七嘴八舌的说得脑子乱了起来,这就一咬牙,伸手想要推开华锐枫,背起自己的父亲去卫生院。

    华锐枫则是立即抓住他的手,“天荣哥,我们是一个村子的,相信我,我不会害你,也不会害三叔公的。”

    赖天荣原本要立即挣脱他的手,可是却发现他抓得极为用力,不由抬头看向他,发现他神色坚毅的冲自己缓缓摇头,犹豫了又犹豫,终于还是掏出手机,打给了卫生院的院长李海风。

    “李院长,我是赖天荣,我爸在桥头小饭馆里出事了,我现在不敢搬动他,你赶紧派医生过来帮忙好吗?”

    镇卫生院离小饭馆只有几百米,医生很快就赶到了,而且还是院长李海风亲自带人来的。

    看到李海风,赖天荣忙上前道:“李院长,赶紧给我爸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海风微点一下头,也不废话,这就上前给赖三德检查,然后就倒吸一口气道:“幸亏你没搬动你爸,他是脑中风了,如果你胡乱的搬动他,会让他的血压升高,更加大他颅内出血量,让他的情况变得更严重!”

    赖天荣听得脸色一变,不由得看向华锐枫,随后又忙对李海风道:“那你赶紧想办法把我爸弄去你们卫生院吧?”

    李海风摇头道:“天荣,我们卫生院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样的条件,哪能接得了这么严重的病号啊?”

    赖天荣疑问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把我爸送县人民医院?”

    李海风还是摇头,“最好是送往市或者省人民医院,不过我们是朋友,不算外人,我也不怕跟你说实话,你爸这个年纪,加上这么多病史,不管送哪里,你都要做好心里准备,他这会儿送出去了……很可能就回不来!”

    赖天荣听得脸色一白,可随即就咬牙道:“不管怎样,我都要救我爸,李院长,你把卫生院的救护车叫过来吧,我送我爸去羊城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到这儿后,终于插嘴道:“天荣哥,可以不用将三叔公送去大医院的!”

    赖天荣疑惑的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能救他!”

    李海风这个时候终于留意到华锐枫这个前千万富翁,知道他以前虽然是做药的,可并不是个医生,顿时就冷声质问,“你又不是医生,你有什么本事救他?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只能强硬的道:“我现在是医生了!”

    赖天荣疑问,“你什么时候学的医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破产之后。”

    李海风再次冷笑起来,“那也就学了一年左右的医,根本就不是医生,顶多算是个医学生!你知道三叔公是什么病吗?他是脑中风,是一个危重症,更是一个医学难题,我们这些临床经验十几二十年的正牌医生都没办法,你有办法?”

    跟着他来的一个医生也跟着道:“我们医生的名誉,以及医患关系之所以会这么紧张,就是被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给搅和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办法去争论这些,因为他这个半路出道的,连医学生都算不上,可是他相信老祖宗的传承,而且已经用它救了好几个人,所以他只是看向赖天荣,“给我五分钟!”

    赖天荣不解的问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指着仍倒在地上的赖三德,“我要给三叔公治疗,如果治疗无效,那你将他送去外面的大医院!”

    李海风立即质问道:“万一你治疗过后,把三叔公的情况搞得更严重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不会的!”

    李海风怒道:“你凭什么说不会?你又有什么资格给病人进行治疗?”

    旁边的医生也道:“就是,你连执业资格都没有,就敢给病人看病?这叫非法行医,要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跟他们说不通,也懒得说,只是对赖天荣道:“相信我,五分钟就行!”

    赖天荣不由再次看向华锐枫,见他眼神清澈,眼底却流露出强大的自信!

    这厮哪来的自信呢?经常用飘柔?

    还有刚才,他怎么就一下诊断出自己的父亲得了脑中风,而且不让自己搬动父亲,随后又诊断出父亲身上的几种疾病呢?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跟了个很高明的神医学习,已经学有所成?

    人如果太绝望了,总是希望奇迹发生的!

    种种疑惑,让赖天荣没办法完全站在李海风那边,因此他想了又想后语气终于缓和下来,“好吧,锐枫,你试试!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再不迟疑,立即解开三叔公身上的衣服!

    是的,他又要施展九转还魂点穴法,虽然老祖宗传承的医术包罗万象,可最针对眼前这种疾病的,还是这个点穴手法!

    李海风见赖天荣竟然同意,不由连连摇头,“天荣,你这样任由他瞎搞,会害了你爸的。”

    赖天荣却道:“李院长,你让卫生院的救护车开过来吧!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赖天荣虽然答应了华锐枫给他的父亲治疗,可是对华锐枫并没有信心,仍然准备将他的父亲送去外面的大医院。

    然而九转还魂点穴法,对于脑出血的疾病,从来都是无往不利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,也同样没有例外!

    华锐枫最后一指点到赖三德的百会穴上,随后又用最后一丝内气揉过他的胸膛,奇迹便发生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赖三德歪斜并张开的嘴角缓缓合了上去,然后就慢慢张开了眼睛,眼珠子转了下后,落到刚刚跟他打麻将的三人身上,“我,我的十三幺,你们可别赖账啊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赖天荣忙不迭的问:“爸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赖三德道:“没事啊,就是脑袋有点重。”

    李海风以及带来的医生则是直接呆在那里,这样点几下,又揉两圈,一个脑中风的患者就治好了?

    阿爸天,敢不敢再神奇一点啊!

    李海风真的感觉他们学的医通通都是假的,难以置信的看着一身大汗淋漓,脸色苍白,正在那儿不停喘粗气的华锐枫。

    赖天荣再三确定自己的父亲已经转危为安后,这就赶紧的过来,握住华锐枫的手,“锐枫,我这,我这……我都不知该怎么说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仅仅只是对不起与谢谢两句话,对于一条人命而言,实在是太轻了,根本就不足以表达他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华锐枫摇摇头,“没什么的,天荣哥,你先带三叔公上卫生院,让医生给他对症治疗吧!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赖天荣连忙点头,“你这次回来没这么快走吧?你可别那么快走哈,一会儿我这头处理好了,我就去你家找你,咱哥俩好好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自然是答应,留在老家的父亲以后还要靠人家多照顾呢!

    父子俩离开饭馆的时候,雨已经停了,可是下过雨的路面到处都是积水。

    华锐枫搀扶着父亲,靠着路边往何坑村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一辆新款的宝马X7从后面驶来,速度很快,经过父子两人的时候,不但没有减速,反倒更是加速。

    车轮辗过一个水坑,泥水四射飞溅,走在边上的父子俩躲闪不及,顿时被溅射得一身水一身泥,狼狈得不行!

    华锐枫顾不上咒骂那驾车的人,赶紧去查看父亲,替他擦去脸上的泥水。

    也许是司机注意到自己弄了别人一身泥水,往前驶了十来米后突地停下,然后又倒车,好像是要回来道歉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后退的速度十分之快,结果车轮又辗到那个水坑,泥水再次溅射到父子俩人身上。

    这下,华锐枫是真的是怒了,然而当驾车的人摇下车窗的时候,看清对方面容,他就更是怒得不可收拾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