列车仍然在行进,离下一站停靠还有一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父亲始终抱着母亲的骨灰一言不发,便想跟他聊聊,不求别的,只愿能分散一些父亲的悲伤,“爸!”

    华辉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将脖子上的那块木牌拿出来,可是却惊奇的发现,原来只是轻飘飘的木牌,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有了份量,有一种沉甸的感觉,似乎从木头变成了石头,可是它原有的光泽水润消失了,看不到丝毫灵性。

    看来,老祖宗的那缕意识是真的永远消失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如此,他仍然问道:“爸,你还记得这块木牌吗?”

    华辉只是看了一眼,也没有注意到木牌有什么变化,“怎么可能不记得,这是你出生的时候,我给你亲手戴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又问,“这块木牌你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华辉道:“你爷爷传给我的,交待我要一代一代的传下去。对了,这是祖训,你以后有孩子了,也要传给他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仍然不死心的问,“爸,这块木牌有什么说法吗?”

    华辉回忆一下道:“你爷爷曾经说过,这是我们华家老祖宗亲手雕刻的一块木牌,子子相传留下来的,不过很早以前我就找人看过,不是什么值钱的木材,真要说有什么意义,那就是代表我们华家血脉一直在延续的象征!”

    看来,父亲并不知道老祖宗传承的事情,华锐枫正这样想着,一声凄厉又尖锐的叫声从隔壁13号车厢传来。

    只是接个生而已,这么多人去了还搞不掂吗?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纳闷,这就跟父亲说了一声,然后自己走向13号车厢。

    来到这节车厢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个软卧车厢门口站着三个人,一个穿着列车制服的中年妇女,应该就是刚才广播的列车长唐芳。

    另外一男一女,男的三十来岁,女的六十左右,装扮不凡,正神情焦急的往车厢里面张望,显然是产妇的家属,从相似的面容来看,应该是一对母子。

    华锐枫走上前后,勾头看看,只见车厢里面的下铺躺着个大肚子产妇,旁边还有两个女的,应该是来帮忙的妇产科医生,不过她们似乎束手无策,只能在旁边看着产妇干着急。

    华锐枫再定睛看看产妇的模样,发现她脸色苍白,大汗淋漓,汗水已经将她的头发完全打湿了,正痛苦无比的叫喊不绝,而她的身下已经被淡红色的血水染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,明显是羊水已经破了,而且破了相当长一段时间!

    如果不赶紧把孩子接引出来,那孩子是相当危险的,很可能会在肚子里面缺氧窒息而死!

    正在他张望的时候,列车长唐芳已经冲他喝道:“去去去,女人生孩子有什么好看的,赶紧回座位上去。”

    刚才的时候,她已经赶走了好几个来凑热闹的人。

    华锐枫忙道:“我是来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产妇的家婆不等他把话说完就骂了起来,“我说你这个人,到底要不要脸了?赶紧走开啊!”

    产妇的丈夫此时急得已如热锅上的蚂蚁,见华锐枫还不走,顿时火冒三丈的怒吼,“你滚不滚,不滚我揍人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既然来了,自然就不会轻易离开!

    产妇丈夫无疑是个暴脾气,见他还站在那儿,扬起拳头就打了过去!

    华锐枫轻晃一下肩膀,便避了过去。

    产妇丈夫见一拳落空,更是恼羞成怒,扑上来就要追打华锐枫。

    列车长赶紧上前拽住他,“有话好好说,不能动手。”

    产妇丈夫虽然被拉住了,可还是愤怒的瞪着华锐枫,冲他吐一口唾沫,“呸,不要脸的东西!”

    华锐枫压着脾气道:“我对妇产科还算有些认识,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!”

    产妇丈夫这才稍为冷静,上下打量一下华锐枫,发现他穿得土里土气的,而且只有二十来岁,就算是医生,也未见得有多厉害,因为高明的医生,哪一个不是衣着体面,气质不凡。

    尤其关键的一点是,这是个男的,于是断然拒绝道:“不用了,里面已经有两个妇产科医生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热脸贴了冷屁股,这就想走人,可是华锐枫看着产妇的状况不太对劲,只能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时候,里面那个年纪稍大,烫着卷女的女医生突然叫了起来,“不好,产妇大出血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赶紧勾头又看一眼,发现产妇的叫喊声不但变弱,脸色也变得比纸还苍白,尤其是她的身下,原本只是粉红色的血水已经变成了浓浓的鲜红色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,确实是开始大出血的节奏,也就是说产妇的状况变得更危险了。

    年轻一点的女医生也跟着叫起来,“完了完了,列车还要一个多小时才能靠站,这可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华锐枫见产妇身下的床单越来越红,再继续这样下去,马上就会出人命,于是顾不上那么多,立即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产妇丈夫立即追进去,拽着他的后领怒吼道:“你给我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顾不上理他,哪怕是被拽着,仍然伸手在产妇的身上迅速的连点数下。

    中年女医生也跟着叫起来,“哎哎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年轻女医生也忍不住骂道:“你乱搞什么鬼,出了问题你要负全责的!”

    只是随着华锐枫这一通指点下去后,产妇身下的出血势头明显变缓了!

    两个妇产医生明显看到了这种变化,顿时就停止了漫骂,因为这可是止血剂也未必有的效果,不由吃惊的看向华锐枫!

    不过产妇的丈夫却什么也没看出来,仍是要强硬的将华锐枫拽出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则是不管三七二十一,双手轻轻落到了产妇的肚皮上,轻抚几下后道:“胎位不正,脐带绕颈三圈!”

    这下,全世界安静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症状,B超单上是写得清清楚楚的,两名妇产科医生刚才虽然看过报告,可是眼前的男人明显没看过的,他怎么知道的呢?

    难道就那样摸了两下就检查出来了?

    不会是这么神吧?

    这是给女人接了多少生才能有的经验啊?

    产妇丈夫终于放开了他,“你真的是妇产医生?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敢点头,因为他没有行医执照,算哪门子的医生呢?

    产妇丈夫见他默认,又忙问,“你现在能帮我媳妇接生?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“可以!”

    中年女医生立即冷笑起来,“产妇家属,你妻子现在的状况,十分的复杂,而且也不是一般的危险,根本就不可能顺产,唯一的办法就是剖腹产,可是这里完全没有条件!”

    年轻女医生也跟着道:“对啊,我看你还是等一个小时后车靠站了,赶紧送她去医院吧!反正我们是没有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指着产妇问,“你们觉得她现在这个样子,还能拖一个小时?”

    是的,产妇已经发生了大出血的状况,危险得不能更危险,拖一个小时的结果,恐怕就是一尸两命。

    中年妇妇产医生喝问,“难道你又有办法?”

    华锐枫当仁不让的道:“我有!”

    年轻女医生冷笑起来,“别乱吹牛,小心风大闪了舌头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理她们,只是转头看向产妇丈夫,“你妻子现在这样的状况真的拖不了一个小时的,我有办法纠正她的胎位,让她顺利生产。”

    产妇丈夫看一眼自己的妻子,发现她的喊叫声已经变得有气无力,人也变得虚弱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只是将自己的妻子交给一个男人,他又实在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正在他纠结的时候,中年女医生道:“产妇家属,你要考虑清楚,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年轻女医生也跟着道:“如果你真的让这个男的乱搞,出了事情,跟我们没关系的,我们只是听到了广播,出于好心过来帮忙罢了。”

    产妇丈夫还犹豫不决的时候,产妇发出一声哀哀低吟,双眼一闭,已经昏迷了过去!

    产妇丈夫见状,大惊失色,再也顾不上那么许多,冲华锐枫道:“兄弟,你救救我媳妇,快,快点!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要动手,可没等他开始,一个声音已经叫喊起来,“不,我不同意!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