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锐枫见自己的父亲挨打,顿时怒不可遏!

    不等刀疤脸的第二记耳光甩到,他已经扑了上去,单手斜着上扬,五指并拢,犹如恶鹰尖啄,猛地一下啄到了刀疤脸手腕关节部位!

    这是老祖宗传承中的五禽戏,虽然如今世上仍然留传着五禽戏,但早已失去了它的精髓,变成了普通养身功法,然而最原始的版本,它不但可以强身建体,还可以防身御敌。

    华锐枫现在所施展的就是五禽戏中的鸟戏,灵活、敏捷、速度,集力于一点,以最小的力气达到最大的杀伤力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杀猪似的嚎叫响了起来,刀疤脸捂着自己的手腕连退两步,垂眼再看看自己的手腕,发现已经瞬间肿得像猪蹄一样,手掌也没办法活动了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,让刀疤脸怒火冲天,向后面叫喊道:“给我上,把他的双手双脚全给我打断,当是给孙医生买一送一!”

    后面的六人,立即都冲了上来,拳脚如暴雨般铺天盖地的袭向华锐枫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三拳两脚间华锐枫已经倒在地上,任人鱼肉了。可是体内有了老祖宗赐予的那口气后,他不但的身体变强壮了,反应变敏锐了,连视力也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快如疾风般的拳脚,落到他的眼中,简直就像是慢镜头播放,0.1倍速的那种,因此在拳脚中,他如鱼得水,灵活穿梭,鸟戏在闪避退让间趁隙而出,惨叫声便在暗巷中此起彼落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惨叫声消失了,战斗也结束了!

    暗巷中横七竖八的倒着六个人,无一例外,通通都是膝关节受创,唯一还能站着的就是刀疤脸和孙国栋!

    两人都惊呆了,打斗结束了还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见过猛人,真没见过这么凶猛的啊!

    其实两人也想过要逃的,可是逃不了,刚才埋伏的时候他们已经查看过地形,暗巷过去虽然就是华辉的出租屋,可同时也是条死胡同!

    华锐枫走向刀疤脸,神色无比阴沉!

    刀疤脸已经被他的战斗力吓到了,连连后退,可没退几步就贴了墙上,“你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问道:“你刚刚用哪只手打的我爸?”

    刀疤脸忙举起自己已经肿得像猪蹄一样的手道:“这只,这只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表情的道:“废了它!”

    刀疤脸的表情一下就垮掉了,“大哥,你看它已经这样了,跟废了没有区别啊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会告诉他,这只是关节腔出血积液,暂时丧失了活动能力,过几天就好了吗?当然不会!

    因此他只是喝问,“如果别人辱及你的父母,你会轻饶了他吗?”

    刀疤脸眼珠子一转,终于点点头,用那只唯一还能活动的手往腰后掏了掏,这就掏出了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不过并没有刺向自己的手,反倒刷地往华锐枫的胸口刺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破产之后,经历世间冷暖,见识无数恶人,自然知道他不会轻易妥协,所以早就防着他作妖,一见他扬刀刺来,反手就是一记鹰啄,正中他的肘关节。

    “咣啷”一声响,匕首掉到了地上,刀疤脸的一条手臂无力的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一脚狠狠的踢到他的腹部,踢得他蹲了下去,连连干呕不止。

    “把刀给我捡起来!”华锐枫喝道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刀疤脸忙不迭的道:“大哥,我错了,你饶了我好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又反问,“如果刚才我向你求饶,你会饶了我吗?”

    刀疤脸被问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华锐枫盯着他,“快,不然被废的可就不止一只手。”

    刀疤脸这下是真没办法了,不由长叹一口气,“看来别人没有说错,出来混,迟早要还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家伙也够狠,认栽之后便挣扎着捡起刀,对着那只打过华辉的手刺了下去,对穿之后,这才看向华锐枫,显然是问他满意了没有?

    华锐枫面无表情的喝道:“滚,以后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刀疤脸这就拖拉着他的那些小弟,七瘸八拐的狼狈离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脚步缓动,来到了缩到角落到的孙国栋面前。

    孙国栋脸色发白,瑟瑟发抖,惊恐的看着华锐枫,早已不复之前嚣张跋扈的模样!

    他猜中了开头,可是没猜中结尾!

    他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看起来羸弱的华锐枫竟然这么能打。

    “你,你别乱来!”孙国栋声音发颤的叫道:“我爸可是副院长,认识很多当官的,随便一个都能治死你!你要是敢动我一个指头,我保证叫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,肯定觉得这货是猴子派来的逗逼,到了这个时候还抬出老斗来吓唬人。

    然而经历过无数事情的华锐枫却不敢当他在搞笑,以孙国栋眦睚必报的性格,要是不好好解决他,以后恐怕就是不完没了的麻烦!

    怎样才能彻底解决他?

    杀人灭口当然是最简单最直接也最痛快的办法!

    不过华锐枫是不会这么干,杀人是要偿命的!

    搜罗一下老祖宗的传承,发现里面有一种点穴手法,几乎可说是为这厮量身订造的,于是毫不犹豫的伸手迅速在他身上点了一通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,干什么?”孙国栋立即大叫起来,只是叫着叫着,声音就弱了下去,人也变得有些恍恍惚惚,似乎喝醉了酒的样子!

    华锐枫点完穴后,半天才勉强回过一口气,感受一下腹部,发现里面再次变得空空如也,昨夜的一场修练回归于零了。

    老祖宗传的点穴手法,好用是好用,就是太耗费精神体力了,看来以后还是能免则免吧!

    看着孙国栋浑浑噩噩,神志不清,像是神经病一样边唱边跳边笑的往外走,华锐枫并没有阻拦,因为这货以后都会是这个样子,他只是走向自己的父亲,“爸,我们回家吧!”

    华辉仍然有点回不过神来,儿子竟然能一个打七个?

    “枫儿,你什么时候学了功夫?”

    这个事情,华锐枫不知该如何解释,只能无奈的扯谎道:“这个……我偷偷去洪泰拳馆学了一段时间,原本以为只是花拳绣腿,没想到关键时刻还真救了命!”

    华辉点点头,不再过多的询问。

    回到出租房,安顿好父亲,华锐枫便去处理母亲的身后事。

    车祸发生后,父母双双被送到医院,父亲进了危重病房,可母亲却被直接送进了停尸间。

    他回到医院,用死亡通知书领了母亲的遗体,又叫来了殡仪馆的车,这就随车前往。

    在车上,华锐枫轻抚着已经被包裹好,可是却变得冰冷的母亲,心中的悲痛难以言状。

    回想起母亲从小到大对自己的种种好,一句句教诲,一声声叮咛,仿佛还在耳边。

    枫儿,吃饱了吗?

    枫儿,该起床上学了。

    枫儿,跌倒没关系,爬起来就好了!

    枫儿,你在外面上学,妈不在身边,你要学会照顾自己,天冷要多穿衣,别冷着饿着了。

    枫儿,枫儿……

    母亲的身体,就在旁边,可她的音容笑貌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他与母亲将天人两隔,永远也无法再相见!

    母亲的养育之恩,这辈子都无法报答了。

    子欲养而亲不待!

    天下最悲惨之事莫过于此啊!

    悲痛袭来,他实在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,失声痛哭起来!

    “妈,对不起,对不起,儿子不孝,儿子不孝啊!”

    当他抱着母亲的骨灰回到出租屋的时候,父亲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接过骨灰,抱在怀里,默默的坐在那里发呆。

    半夜的时候,华锐枫听到了父亲压抑的哭声,可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只能凑过去,握住父亲的手。

    好一阵之后,华辉终于开口,“枫儿,明天我想回老家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疑问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华辉道:“原来的时候,你要接我们来城里住,我就不大同意,可你妈说喜欢热闹,又能经常看到你,我才勉强同意了。现在你妈走了,我也该回去了,我还是喜欢乡下的清静!”

    华锐枫知道父亲并不是真的喜欢清静,只是不想拖累自己,“爸,我……”

    华辉打断他,“枫儿,人老了,总是要落叶归根的。让我回去吧,这样你也没有后顾之忧。你还年轻,未来的路长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劝了半天,可是父亲仍然固执的要回去,无奈之下只能答应,但坚持要送父亲回家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华锐枫带着父亲,以及母亲的骨灰登上了回乡的列车。

    列车开动没多久,车上的广播就骤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,我是本趟列车的列车长唐芳,我们列车上有一名产妇正在生产,情况十分危急,车上如果有妇产科医生,麻烦到13号软卧车厢帮忙,谢谢大家!”

    正在座位上打磕睡的华锐枫听到广播,下意识的搜罗老祖宗传承,发现里面也有接生术,而且还有各种难产的解救方法。

    社会现实,人情冷暖,破产之后,除了父母之外,没有任何人再对他好过,但他仍从未放弃做一个好人!

    这就准备去看看能不能帮忙,可是没等他站起来,发现已经有几个男女往旁边的13号软卧车厢走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接个生而已,这么多人去了,应该用不着我了吧!

    华锐枫这样想着,便又重新坐了下来。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