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锐枫虽然只有二十八岁,但早已不是愣头青!

    在破产之前他曾和彭靓靓谈了四年的恋爱,情侣之间应该做不应该做的事情,通通都做过了。

    四年间虽然只开过一辆车,但真的算是老司机了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女孩的姿色,完全不是彭靓靓可以相比的,所以哪怕他临床经验再丰富也难以淡定!

    深呼吸,又深呼吸,再深呼吸,这才不至于让自己的手指发颤。

    不过当他运起腹中为数不多的内气,开始给女孩点穴的时候,他已经没办法去胡思乱想了,因为每下一指都十分艰难吃力!

    仅仅只点了五指,他已经感觉头晕目眩,点到第九指的时候,已经满头大汗,脸色白得吓人。

    守在一旁的林华强完全不敢往女儿身上看,只能紧盯华锐枫,见他这幅模样,心里十分纳闷!

    只是伸手点了几下而已,有这么累吗?

    装出来的吧?

    想博取我的同情分?

    让我给酬劳的时候更大方一点?

    只是当他认真看看华锐枫的模样,又不禁否定了这种想法,满身大汗淋漓,脸色苍白如纸,再好的演技也装不出来啊!

    “锐枫!”林华强见他双眼赤红,气喘如牛,一副要死不断气的样子,终于有点不忍心了,犹豫着问道:“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摇头,深吸一口气,再次咬紧牙关,连续不停的出指!

    九转还魂,指指死穴,死中求生!

    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!

    华锐枫点完最后一指的时候,已经眼前发黑,天旋地转,真的没办法再坚持了,可是九转还魂点穴法还没施完,还有最后一式!

    不!

    绝不能在这样的关头放弃!

    我要救活这个女孩!

    我再也不要让人看扁!

    华锐枫用力的甩了甩头,甚至还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,用疼痛刺激得自己变清醒一些!

    当他眼前不再有重影,勉强能看清楚面前女孩身体的时候,他没有再拖拉,立即扬起双手,运起腹中所剩无几的内气,缓缓落到女孩的身上!

    一阵之后,始终昏迷不醒的女孩有了动静!

    不过她并不是像华辉那样先挺起胸膛,而是第一时间就张开了眼睛!

    看到一个男人正在轻薄自己,她顿时被吓得跟什么似的,可没等她发出惊叫声,华锐枫已经无法支撑了,一头栽倒下去,就压在女孩的胸上……

    时间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!

    华锐枫终于悠悠的醒转过来,发现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半,自己正躺在一个病房之中!

    我爸呢?

    华锐枫第一时间想到父亲,立即就要坐起来,可是才一动便感觉全身仿佛散了架似的,手软脚软,没有丁点的力气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看清楚了,旁边还有一张病床,父亲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华辉并没有入睡,见儿子醒来,这就道:“枫儿,你醒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爸,我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华辉道:“是那个林先生将我们安排住在这儿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才注意到,这个病房要比原来那个豪华许多,除这两张床外,外面竟然还有个客厅,沙发,电视,小厨房什么的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这样的特等病房,价格肯定不便宜,有钱人,出手果然大方啊!

    华锐枫又问道:“那他女儿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华辉老怀欣慰的笑道:“那个林先生说他的女儿已经没事了,一个劲的感谢我,说我养了个好儿子,还说让我醒了就给他打电话,他要过来当面感谢你。还留了名片的,诺,给你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接过名片看看,发现有钱人真的就是有钱人,那竟然是一张铂金所制的名片,落到手上极有份量,可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,别的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不是那种施恩图报的人,所以收起名片后摇头道:“算了,都这个时间了,明天再说吧!”

    华辉点点头。

    父子俩聊了一会儿后,华辉睡去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却没睡着,感觉腹中空空如也,不是肚子饿,是腹中的内气一点也没有了!

    老祖宗的传承里面,除了各种医学,玄学,武术,还有练气的法门,他就照着上面的方法练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,在漫漫长夜中缓缓流逝!

    天亮了,外面走廊上也渐渐有了动静!

    华锐枫张开眼睛,仔细感受一下自己的腹部,里面终于有了一团气,但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他已经感觉头不晕了,腰不软了,全身充满了力气,仿佛再挨几顿打都没问题!

    他从床上下来,第一时间去查看自己的父亲,发现他的情况平稳,于是就走出去,准备办出院手续,结果护士却告诉他,所有的费用都结清了,而且还把他之前交的一万押金原封不动的退还给他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应该是林华强的手笔。

    华锐枫原本是想去找林华强说一下的,可想想又觉得自己矫情了,救了他女儿一条命,还抵不上那点住院费吗?

    一报还一报,谁也不欠谁吧!

    华锐枫这样想着,便也没等林华强出现,早早带着自己父亲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坐公交车来到城中村,又在平民药店买了一些给父亲的药后,再穿过一条暗巷,那就是他给父母亲租住的房子。

    假药风波,不但弄得他倾家荡产,也连累父母,弄得他们无处安身,只能在这样的地方临时租了个房子给他们住。

    只是当父子俩要穿过暗巷的时候,一人骤然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华锐枫看清来人的面容后,十分吃惊的道:“是你?”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竟然是那个医生孙国栋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怎么找这里来了?

    华锐枫稍为一想就明白了,父亲入院的时候填写过家庭住址,孙国栋只要一查病历资料就知道了,出院时间也瞒不过他的耳目,所以预先就在这里等着自己了。

    孙国栋皮笑肉不笑的问,“意不意外,惊不惊喜?”

    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!华锐枫一看孙国栋不怀好意的笑容,心里已经感觉不妙,忙将父亲护到身后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孙国栋指着他愤怒的道:“你害我被停了职,你觉得我会轻饶了你吗?”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华锐枫恐怕就会说一句,咦,你看后面是什么?然后拉着父亲撒腿就跑了。可今时不同往日,他有老祖宗撑腰,怕他个屁,“姓孙的,你那是咎由自取!”

    “哎哟哟,到了这个时候还嘴硬,行!我看你一会儿怎么硬!”孙国栋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,然后冲后面叫道:“刀哥,正主儿到场,可以开始你的表演了!”

    一个留着光头,脸上有道刀疤的男人首先从阴影中走了出来,后面还跟着六个魁梧高大,膘肥体壮的男人!

    一登场,根本不用说话,看面相就知道不是好人!

    刀疤脸指着华锐枫问孙国栋,“孙医生,你要找的就是这个家伙?”

    孙国栋道:“对,就是他陷害我,我也不要多,给我断他一只手,一条腿,一个耳朵,外加五颗牙齿就可以了!我看他以后说话漏风了,还敢不敢诬蔑我。”

    这还不多?

    刀疤脸明显汗了一下,“我给你办了这事,我妹妹到你们医院工作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孙国栋立即将胸膛拍得山响,“放心,包在我身上!”

    刀疤脸却不太放心,“可是我刚刚听你说,你被停职了?”

    孙国栋不以为然的道:“停职怕什么,过两天老子又回去上班了,我爸是副院长,我妈是医务科科长,姓陈的老不死真有能耐,那就不是让我停职,而是将我开除了。”

    刀疤脸这才终于点点头,走上前准备对华锐枫动手。

    华辉见状,顿时就慌了,自己的儿子从小身体羸弱,哪会是这种彪形大汉的对手,更何况还是七个,忙不迭的用力把儿子扯到身后,赔着笑脸道:“大哥,孙医生,这是一场误会,误会,我们有话好好说行吗?”

    孙国栋立即叫了起来,“我已经被他害得停职了,你个死老鬼还说误会?”

    华辉连忙鞠躬道:“我替我儿子向你道歉,给你赔不是了,孙医生你大人大量,放过他一回好吗?”

    孙国栋皮不笑肉也不笑的冷笑起来,“道歉有用的话,我还找刀哥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华辉还想要继续赔不是,希望对方能饶过自己的儿子,可是华锐枫已经将他再次拉到身后,“爸,从今天开始,我再也不让你受委屈,不让你为了我向别人卑躬屈膝了。”

    “枫儿!”华辉苦叹道:“争一时,不如争千秋,形势比人强时,就要忍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不,从此以后,再也不要忍了!”

    华辉怒道:“你还当我是你爸,你就必须得忍!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声喊道:“爸!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掌声响起来!

    孙国栋一边拍手一边叫道:“演得好,演得太好了,继续,不要停,我可是很久没看过这样的苦情戏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理会阴阳怪气不绝的孙国栋,只是将父亲往边上推,“爸,你到边上站着去,看我怎么收拾这个杂碎!”

    华辉却拦在他的前头,“不,枫儿,你别逞能,他们会打死你的,我挡住他们,你赶紧跑!”

    “啪!”孙国栋虽然还有心情看戏,刀疤脸明显是没有耐心了,趁着父子俩在争让,上前就一巴掌扇到华辉脸上,“麻辣隔壁的,演够了没有,到底有完没完了?”

    华辉被打得有点发懵,捂着脸愣愣的看着刀疤脸。

    “还冲我瞪眼是吧?”刀疤脸更来劲了,又要一记耳光往华辉脸上扇去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