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人扭头看看,发现说话的人不是别人,赫然就是另外一个病人家属——华锐枫!

    “你过来这里干什么?赶紧回你爸那边去!”孙国栋见华锐枫竟然跟来了,心中一惊,忙出来低声道:“别闹,那三千块我不用你补了!一会儿就给你重新开单!”

    华锐枫原本真的想忍的,毕竟三千块对现在的他来说真不是小数目,可他所承受的屈辱已经太多了,绝对不能再受了,哪怕是一丁半点!

    要补的那三千块钱,如果真的是父亲用的药,他去卖血也会补上。可是现在,想让他闭嘴,门都没有!

    他一把推开孙国栋,径直走进病房对众人道:“这个姓孙的在撒谎,我爸不是他救的。”

    林先生疑惑的问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陈敬德便道:“这是另外一个病人的家属,他的父亲和你女儿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孙国栋这回是彻底慌了,因为再让他们说下去,事情就会被揭穿,这就赶紧上来拉拽华锐枫,“走走走,回你那个病房去,我现在就给你办出院手续,应该不用补钱的,主任,林先生,我的点穴手法真的一个月只能用一次,现在完全没办法了。你们忙,我先走了哈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指着他骂道:“你到现在还要撒谎?救我爸的人根本就不是你!”

    陈敬德忍不住了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!”孙国栋连连摆手,急声道:“主任,你们别理他!救他爸的人绝对是我,小月和美珠当时都看着的。不信你可以问她们!哎,那个谁,你再在这里胡说八道,诬蔑我的名声,我就叫保安把你轰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冷笑了起来,“我诬蔑你?”

    孙国栋道:“对,你就是诬蔑我,我有人给我作证,可你有什么可以证明?”

    华锐枫目光看向那两名护士,“你们真的可以给他证明吗?”

    那个叫小月的护士立即就上前一步道:“对,我能给孙医生作证,人就是孙医生救回来的。我可以发誓,我说的要不是真的,那就天打雷劈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叹气,“看来你是个没有信仰的人,把发誓当作吃青菜,你就真的不怕天打雷劈吗?”

    小月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孙国栋此时已经冲走廊那边叫道:“保安,保安,快过来,把这人给我轰出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保安立即就过来了,这就要冲进病房将华锐枫拖出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无畏无惧,指着天花板怒声道:“姓孙的,还有那个小月,人在做,天在看呢!”

    两人下意识的看去,顿时脸色大变,因为他们看到天花顶的角落里装着一个摄像头。

    危重病房不比普通病房,为了能及时了解重病号的情况,也为了避免有什么事情说不清楚,脑外科的五个危重病房,里面都装有广角摄像头,病房里的一举一动全都在摄像头的监控之内。

    陈敬德看到那个摄像头,又看到孙国栋和小月的脸色大变,顿时就明白过来了,这件事恐怕就是病人家属华锐枫所说的那样,孙国栋这个无能又无耻的家伙冒认了人家的功劳!

    只是不管怎么说,这属于“家丑”,而且孙国栋在医院的背景不简单,于是就想捂盖子,冲保安喝道:“愣着干嘛,把人给轰出去啊!”

    保安此时已经抓住了华锐枫的手,这就要将他硬拖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一直默不作声林先生终于沉喝一声,到底谁在诬蔑谁,他并不关心,但他想知道谁能救自己的女儿,所以这件事他必须得搞清楚。

    陈敬德见林先生突然发作,疑惑的问:“林先生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林先生没理他,而是问华锐枫,“你的父亲真的是你救的?”

    华锐枫点头,“是的!”

    林先生又问:“你能对你说的话负责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林先生重重点头,转身对陈敬德道:“陈主任,麻烦你带我去看他父亲病房的监控!”

    陈敬德为难的道:“林先生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林先生道:“如果你没有权限,我可以让张院长下来。”

    陈敬德暗里叫苦,这个孙国栋不好招惹,可林先生更不好招惹,真要是张院长下来了,自己恐怕也要被孙国栋这个鳖孙连累!

    罢了罢了,死贫道不死道友,所以他忙道:“不用不用,我这就带你去看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过监控之后,真相终于大白,给华辉点穴,让华辉重新活过来的,不是孙国栋,而是华辉的儿子华锐枫。

    林先生这下总算是确定了谁才能救自己的女儿了!

    人老灵,鬼老精!

    为了让华锐枫能出手救自己的女儿,他决定先卖华锐枫一个好,这就对陈敬德道:“陈主任,你所领导的医生,品德很差劲啊!我可能要跟张院长聊聊这个事情才行。”

    这个帽子,无疑是扣得有点大,陈敬德原本还是想护犊子的,可这回怎么也不敢了,于是就道:“林先生,你请放心,这件事,我一定会给你个交待的!”

    林先生摇头,“你不用给我交待什么,是要给病人家属交待,明明是人家救了他的父亲,你们却这样颠倒是非黑白!”

    陈敬德这才会过意来,忙冲孙国栋道:“去,先给病人家属道歉!”

    孙国栋虽然不情愿,而且心里将华锐枫恨得要死,但也知道自己现在要是硬扛,只会更落不着好,于是就走到华锐枫面前,装作很诚恳的样子道:“对不起,是我好大喜功,鬼迷心窍!我不该说治好你父亲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见他道歉,原本打算就此揭过的,可是接触到他的眼神,发现对方竟然怨毒无比的看着自己!

    咦,这是打算报复自己吗?

    那好吧,你既然要找死,我就成全你!

    华锐枫不回应他,也不去看陈敬德,而是对那位林先生道:“林先生,你觉得这种品格的人,适合做医生吗?”

    林先生立即摇头,“一点也不合适,我一会儿就去找张院长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把话说完,陈敬德已经抢先道:“林先生,不用找张院长的,这个事我可以作主,孙国栋,你被停职了!”

    孙国栋还想辩解,“主任,不是的,我……”

    陈敬德怒声喝道:“滚!”

    孙国栋没敢再说话了,这就转身离去,但出门的时候,目光无比怨毒的深深看了一眼华锐枫。

    “那个,小兄弟!”林先生走到华锐枫面前,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林华强,是大华集团的董事长!请问你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林先生,你好,我叫华锐枫!”

    林华强道:“锐枫,你也好,你也好,我,我能求你帮我个忙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知道他要求自己什么,这就道:“林先生,那个孙国栋虽然在撒谎,可我不会撒谎,我今天救了我父亲,精力消耗过巨,现在走路还双脚发软,实在没有能力救你女儿!”

    林华强仔细打量一下华锐枫,发现他的脸色确实很苍白,犹豫一下后终于道:“锐枫,只要你能救我的女儿,那就等于是救了我的命,不管你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给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着摇头,“不是我不想救,是我现在真的很虚弱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林华强忙问,“而且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反问,“刚才的监控你看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林华强点头,“看清楚了,你父亲确实是你救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又道:“那你应该看到,我在救我父亲的时候,是扒开了他的衣服进行点穴,然后又揉胸的,你女儿应该还没结婚……不合适的!”

    林华强愣住了,自己的女儿岂止没结婚,连恋爱都没谈过呢,再说了,就算她结婚了,这也同样不合适啊!

    华锐枫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,因为上午的时候,他也有过同样的经历,但也有些爱莫能助,“林先生,你再找找陈主任,看看他有没有办法吧?”

    林华强苦笑,陈德敬要是有办法,他也不用求华锐枫了,而且陈德敬已经实言相告,以他女儿现在这样的情况,恐怕拖不到天黑。

    权衡得失,林华强终于道:“锐枫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男女之别你就别放在心上了,求求你,救救我女儿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哭笑不得,我现在真的很虚弱啊,林大董事长!

    林华强见他还是不答应,实在没办法了,这就咬了咬牙,膝盖一弯就要朝他跪下去。

    为了至亲的人,尊严是可以抛弃的,华锐枫是这样,林华强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他要向自己下跪,哪里承受得起,不等他跪下就赶紧的扶住他,“林先生,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林华强眼眶发红的哀求道:“求求你,救救我女儿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华锐枫苦叹一声道:“好吧,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林华强大喜过望,赶紧的带着他来到女儿的病房,进去之后就赶紧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华锐枫来到病床前,看着脸色苍白却依然挡不住花容月貌的绝色女孩,有些犹豫的问:“林先生,你确定要我救你女儿吗?”

    林华强再次咬了咬牙,然后缓缓的点头。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深吸一口气,伸手去解女孩衣服上的钮扣,雪白如玉的肌肤顿时映入眼帘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