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辉醒来之后,环顾众人,最后目光落到儿子的身上,“枫儿!”

    华锐枫此时仍没喘顺一口气,脸色苍白,大汗淋离,九转还魂点穴法实在是太耗精神体力了。

    足有半天,他才终于回过神气,忙不迭的问,“爸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华辉摇摇头道:“感觉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赶紧给父亲检查一下,发现父亲之前致死的原因是脑出血,血块堵塞了血管而导致的死亡,九转还魂点穴之后,血管已经被疏通了,剩下的问题都是外伤,这些他都可以处理。

    “医生!”华锐枫这就对还没回过神来的医生道:“麻烦你帮我爸办出院手续吧!”

    医生孙国栋终于反应过来了,但他不想让华辉出院!

    他是这个病人的管床医生,病人要是死了,他未必有责任。但病人活了,那他绝对有功劳。

    刚才的时候,这个病人明明已经死了,突然间就活了过来,实在医学奇迹,同时也是个极好的医学研究对象,如果自己能把这个治疗与恢复的经过写成论文,必定扬名立万,成为专家绝不是梦!

    不过华锐枫再三坚持,他只能怏怏的喝道:“那你把费用先给结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拿了交费单一看,发现还要补缴三千块钱,不由道:“怎么还要补钱?”

    他早上送父亲过来的时候,已经交了一万押金,可是他们并没有给父亲做手术,也没有做别的抢救措施,就做了一个核磁共振,输了几瓶液,总共要一万三千多?

    医生孙国栋不冷不热的应道:“你父亲来的时候,情况极为严重,我尽全力抢救才让他转危为安,只让你交这点钱,你觉得多?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错愕当场,“你全力抢救?让我爸转危为安?我来的时候,你们都准备把他送去停尸房了好吧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,你父亲明明是我们救活的。”孙国栋说着冲两名护士使了个眼神,“小月,美珠,你们亲眼看着的。你们说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两个护士互顾一眼,顿时就明白了孙国栋的意思!

    早上这个华辉被收进来的时候,正值主任查房,主任看过后判定脑出血的华辉应该活不过下午三点,所以才把病人扔给科室里最没地位,最没话语权,也最没本事的孙国栋。

    如果救活病人的是孙国栋,那主任绝对会高看他一等!

    孙国栋在科室里地位高了,连带着她们这俩个配给他的专职护士,也不用再小心翼翼的看别人脸色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后,早就被孙国栋潜规则了的小月立即就道:“对啊,你爸就是孙医生救活的,我们撤掉他身上的管子,不是要送他去停尸房,而是因为他已经转危为安,没必要再用那些东西了!美珠,是这样吧?”

    另一个护士美珠没敢昧良心的说假话,只好不出声。

    孙国栋便道:“你看,她们都这样说!”

    小月护士则继续帮腔,“你又不是医生,你怎么救你爸?你要是能救你爸,还用得着把他送来我们医院吗?”

    人间现实,华锐枫早有体会,可是这两位能把黑白颠倒到这种程度,他真的是第一次见!

    正在争论的时候,一个中年医生从外面走了进来,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孙国栋一见来人,立即就迎上去,笑得像条哈趴狗似的道:“主任,你不是下班了吗?”

    来人是这个科室的一把手陈敬德主任。

    “唉,又出了一场车祸,还是个熟人女儿,现在正在急诊那边做检查,一会儿就转到我们科室!”陈敬德说着,看到了半躺半坐在床上的华辉,不由脸色大变,“咦,这个病号,他是严重的脑干出血,原本不是应该……现在怎么清醒了?”

    孙国栋立即就道:“主任,是我把他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陈敬德疑惑的问,“你给她做了手术?”

    孙国栋摇头,“不用手术,我有一套祖传的点穴手法,专门救治脑干出血的。我刚刚给他点了穴,又揉了揉他的胸,他就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感觉很是恶心,天下竟然有嘴脸如此丑陋无耻的人,不行,自己得拆穿他,立即就张嘴道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把话说完,护士小月已经在他耳边道:“如果你不想补那三千块钱,最好就闭嘴!”

    华锐枫张开的嘴就停在那儿,早上那一万块钱还是他千求万借,好不容易才弄来的,实在没能力再去借三千块钱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分钱,难倒英雄汉,五斗米或许不折腰,但三千块,让华锐枫暂时沉默了。

    陈敬德则不完全相信孙国栋的话,因为孙国栋在这个科室工作好几年了,别说脑出血,连个简单的克雷氏骨折都搞不掂,真有那种本事,早就施展出来了,何必藏着捏着等到今天呢?

    不过看着活生生的坐在眼前的华辉,他又不能不信,于是就拍拍孙国栋的肩膀,“孙医生,好样的,你的住院医已经有几年了吧?”

    孙国栋忙道:“已经五年多了。”

    陈敬德点点头,“那应该提一级,成为主治医生了。”

    孙国栋喜不自胜,守得云开见月明,自己飞黄腾达的机会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外面传来了护士的叫声,“主任,你等的病人已经转到咱们科室了。”

    陈敬德这就道:“走,孙医生,跟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见孙国栋要走,忙问道:“孙医生,我这个事……”

    孙国栋没好气的道:“少咯嗦,一会儿我就给你解决!”

    华锐枫一点也不相信这个颠倒黑白的医生,所以紧跟在他后面。

    陈敬德带着孙国栋来到另一个重症病房,里面一个五十来岁,衣着得体,气质不凡的中年男人立即急切的指着病床上的女孩道:“李主任,麻烦你一定救救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病床上的女孩很年轻,也很漂亮!

    如果一个女人的颜值有十分,那么她绝对是九分以上的那种。

    清秀柔美的五官,雪白如玉的肌肤,山峦起伏的身材曲线,纵然是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,也难掩她的美貌!

    “林先生,我一定尽力!”陈敬德也不废话,赶紧接过护士的病历看起来,只是看了一下,又给女孩做了检查后,不由就暗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的症状,几乎和那个华辉一模一样,也是因为脑干出血而发生的昏迷,以出血量而言,完全超出了他所能治疗的范围。

    脑干出血,迄今为止仍然是医学界的难题,预后差,死亡率高,一旦出血量超过15ML,那就没有什么治疗可能了。

    陈敬德上午之所以把华辉交给孙国栋,就是因为华辉的脑干出血超过了15ML,而这个女孩的脑干出血量,达到了18ML,那就更加救治无望了。

    林先生见陈敬德检查过后一言不发,心急无比的问:“李主任,我女儿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敬德叹气摇头道:“情况很严重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林先生听得脚步一阵发软,人也晃了晃,“李主任,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你一定要救救她,不管花再多的钱,哪怕让我倾家荡产,我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林先生,这不是钱的问题!”陈敬德苦笑,目光瞥到一旁的孙国栋,神色顿时就亮了起来,“孙医生,你不是会祖传的点穴手法,专门治疗脑出血的吗?”

    孙国栋被问得脸色白了下,但仍硬着头皮应道:“是,是啊!”

    陈敬德这就指着床上的女孩,“她也是脑干出血,和刚才那个被你治愈患者的症状几乎一模一样,你也来给她治疗一下吧!”

    孙国栋瞬间就懵逼了,他会个屁的点穴啊,二十六个穴位在哪他都不知道,他学的可以西医!

    不过人要无耻起来,是没有下限的。

    孙国栋稍为一想就有了托词,“主任,我这个点穴手法太耗费精神体力,一个月只能用一次,实在没办法再用了!”

    林先生忙上前来,拉着孙国栋的手,“孙医生是吧?你有办法救我女儿是吗?那拜托你伸一伸援手,救救她好吗?你要多少钱?随便你开口,一百万,一千万,甚至一个亿我都可以答应你!”

    我了个去,这个姓林的这么有钱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有本事,孙国栋二话不说就上去了,可他没有本事,上去不但救不了人,反倒会穿梆,所以他明智的摆手道:“没办法,我的点穴手法已经不能再用了,下个月吧,如果你女儿能拖到那个时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把话说完,门口已经传来了一个喝声,“这个姓孙的在放屁!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