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素见华锐枫说行,正要接话,谁曾想他又补充一句道:“可是我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白素伸手打开了房间的灯,一脸疑惑的看着他问道:“你平时不总嚷嚷着要潜这个潜那个的吗?现在给你机会了,你反倒不愿意?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道:“我只是嘴上说说罢了,你没听说过吗?会叫的狗从来不咬。”

    白素纳闷的道:“可我怎么感觉你是会叫也会咬的那种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好气的道:“那是你的错觉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真不愿意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是的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爱,怎么做?”华锐枫反问道:“白素,你真觉得我是那么随便的男人吗?”

    白素蹙眉道:“可你平时看起来真的很随便啊!动不动就要靠在人家大腿上,张嘴闭嘴就海鲜味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只是我的保护色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别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打断她道:“我不是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华锐枫想也不想的道:“不用考虑,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没有商量的余地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完全没有!”

    白素愣愣的看他一阵,突然就咯咯的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状,不由十分错愕,因为白素平常是不苟言笑的,就算勉强笑一下也笑不露齿,这会儿突然笑得见牙不见眼,是哪根筋突然搭错了呢?

    白素一边笑一边眉飞色舞的冲金珂道:“金珂,你听到了吧?”

    金珂悻悻的应道:“听到了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那你可以兑现赌注了?”

    金珂顿时一脸苦色的道:“素姐,不要这么狠好不好,就,就当我们没赌过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白素突然不笑了,“说出去的话,就是泼出去的水。白天可是你说要赌的,我说别赌那么大,你却偏要。而且还说什么赌大点才刺激过瘾。现在咱们既然赌了,而且出结果了,那就愿赌服输吧!”

    白素哭丧着脸道:“可,可,五千万,已经是我的全副身家,都输给你了,我就一分钱都没有了,以后我还怎么活啊?”

    白素的脸色沉了下来,“你想要跟我赖账吗?”

    金珂看见她的眼中开始冒出了杀气的样子,弱弱的问道:“我,我能不能先给一半啊!”

    白素反问道:“我输了的话,你会让我先给一半吗?”

    金珂长叹一口气,认命的掏出手机,开始转账。

    华锐枫看得一愣一愣的,“你们这是……什么情况啊?”

    白素解释道:“下午回来的时候,我跟金珂说起练功的方法,就我刚刚跟你说的那样,告诉她普通的办法很难有所成,想要速成就必须得双修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好意思,我想插个嘴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说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双修到底有几种方法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就一种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合二为一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那是最基本的前提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没有别的办法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没有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对啊,平时你带我练的时候,我们也没有合二为一,你不是照样能带我吗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那是我先天条件不允许,完全没有办法,才这样隔靴搔痒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呃!”

    白素问道:“问完了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暂时完了!”

    白素便继续道:“我和金珂说了这个双修原理后,又做了她半天思想工作后,她终于不情不愿的同意了。然后我就准备去找你做思想工作。可她说不用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为什么不用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她说你肯定会同意,绝不会反对的。我说这可不一定,你虽然平时嘴上口花花的,甚至有时候还会动手动脚的占点小便宜,可真正让你做什么的话,我觉得你未必会愿意。她不服气,说什么天下就没有不吃腥的猫,送到嘴的肉不吃?她还没见过那样的男人。我们就争执了起来,结果谁也没争过谁,她就要跟我打赌,而且要赌全副身家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狂汗,扭头看向金珂,“金莲,在你的心目中,我是那么禽兽的男人?”

    金珂哀哀的叹气,“我哪能想到,你连禽兽都不如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的手机响了一下,是银行的到账信息,数了数上面的一串零后,脸上又有了笑意,她虽然不怎么在乎钱,可绝对不会嫌钱多!

    华锐枫则是有些啼笑皆非,“现在你们的打赌完了,接下来怎么整!”

    白素终于收起了笑意,正色问道:“华锐枫,我刚刚并没有说假话,最直接有效的双修,就是阴阳合一为基础。在这个前提下,金珂才算是你真正的鼎炉,你们练功才能事半功倍,才有机会超越我和黑岩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我说了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金珂忍不住问:“你是在嫌弃我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再次摇头,“说不上嫌弃!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和你主母虽然离婚了,可我始终还是坚定的把她当作我的妻子,如果我一定要跟女人发生关系,只能是她。”

    金珂终于不吱声了,因为和苏贝琳相比,她除了年轻一点点之外,没有任何的优势!

    白素摇头道:“华锐枫,你能不能别这么死心眼。这件事,只要我们不说,谁会知道。苏贝琳既然把金珂当成丫鬟,她恐怕已经做好了金珂给你侍寝的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反正我觉得她是个做大事的人,不会在意这种小节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白素,平时我虽然喜欢跟你们打闹,甚至是吃你们的豆腐,但我觉得最好还是保留这层底线,不然我们真的会很乱,晚上睡觉也不会踏实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叹气道:“你呀,真是食古不化!”

    华锐枫站起来道:“这件事就此打住吧!”

    白素疑惑的问: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既然这功练不成了,那我当然是去睡觉啊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谁说练不成的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不是说必须得那啥才行吗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和你没那啥,不照样练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呃!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虽然隔靴搔痒相当慢,会事倍功半,但还是可以练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到底要怎么个练法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和金珂,就像我平时跟你那样,我在你身后进行引导,让你的气息进入她的身体,同时你教她练气的方法,让她的丹田筑基成形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样不是很费事吗?”

    白素没好气的道:“你想不费事,那就跟阴阳合一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还是用这个方法吧!”

    白素横他一眼,这就扭头看向金珂,发现她还闷闷的拿着手机发呆,“金珂,你干嘛?”

    金珂苦声道:“我在心疼我的五千万身家!”

    白素点头道:“行,我把五千万还你!”

    金珂大喜过望,“真的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但练功这件事,就此打住!”

    金珂忙不迭的摆手道:“不不不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那就选择题,你要五千万,还是要一口内气!”

    金珂想也不想的道:“我要内气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既然要内气,还不赶紧脱衣服?”

    金珂低声道:“你,你把灯关了啊!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轻响,房间的灯光再次熄灭了。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