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锐枫安抚了金珂一顿之后,从房间出去,看见白素正盘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似乎正在运气,所以就没有打扰她,而是掏出手机,打给了霍纯儿,告诉她这边的情况!

    霍纯儿得知出了这么多的事,还死了这么多人,也被吓了一跳,同时也无比的太庆幸自己听从了华锐枫的建议,要是一意孤行的从七寨出来参加这场发布会,自己恐怕就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最后她让华锐枫放心,自己会尽全力去善后,绝不会让他们有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结束通话后,华锐枫发现白素已经张开眼睛,这就忙凑上去问,“白素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白素摇摇头,“金珂怎样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她受了脑震荡,不过只是轻微的!”

    白素点了点头,但秀眉却仍然蹙得很紧。

    华锐枫忍不住问道:“你觉得他们还会来?”

    白素点头道:“一定会来,现在出场的都只是虾兵蟹将罢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们都还活着,而且没什么事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接下来出场的会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BOSS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例如呢?”

    白素苦声道:“我不想说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因为我隐隐的有种感觉,接下来出场的可能是我师父!”

    华锐枫疑惑的问:“呃?”

    白素解释道:“王朝之中,高手虽然无数,但能高得过我和黑岩的,绝不上百人。他们想要杀死霍纯儿,我就是最大的阻碍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他们已经认出了是你在假扮霍纯儿?”

    白素叹气道:“他们不是傻子,尤其是二先生,以他的智商,用脚趾头也能猜到是我在假扮霍纯儿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恍然的道: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你是你师父派到王朝的,你现在成了绊脚石,他们必定唯你师父是问!”

    白素点头,“是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你打得过你师父吗?”

    白素反问道:“你打得过你爸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当然打得过,可是我不想跟他打,那是大逆不道啊!”

    白素叹气道:“我打不过,而且我也一样不想跟她打,因为不管怎样,她都是我师父!”

    见一向都从容淡若的她变得愁眉苦脸,华锐枫这就坐了过去,揽过她的脖子,将她的头轻轻靠到自己肩膀上,“没关系的,天塌下来,有我呢!”

    白素苦笑道: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不忘占我便宜?”

    华锐枫顺势揽住她的纤腰道:“不要以女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我只是纯洁的安慰你罢了!”

    白素原本这就想挣开他,可是想了想,终于还是算了,现在这个时候,她真的需要个肩膀靠一下!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华锐枫带着白素和金珂返回七寨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在路上被袭击,三人十分低调,不但易容改装过,而且换了一辆五菱宏光。

    在前面驾车的白素见金珂仍然一副软瘫瘫的样子,不由就问道:“金珂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没等金珂回答,坐在金珂身旁的华锐枫已经道:“别管她,她就是不想去七寨,所以在装死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同情心?”金珂立即就叫了起来,“什么叫装死,我差点就真的死了好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受的只是皮外伤,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?”

    “可我脑袋现在还晕晕乎乎的,身上也没有力气。”金珂絮絮叨叨的碎碎念,“人家都这样了,还不让人家留在东江首府,还要人家去那个鸟不拉屎见鬼七寨!”

    “看,说没两句就露马脚了吧!”华锐枫哼了一声继续奚落道:“瞧你那娇气劲儿,还说以前是个杀手呢!”

    金珂冲他连翻白眼道:“我又不像你们两个,通通都有内气神功护体,那么剧烈的撞击,我能保住一条命就算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白素疑惑的问:“一点内气都不会吗?”

    金珂叹气道:“我要是会内气,何至于落到今时今日这步田地呢!”

    这话,白素就不敢苟同了,因为她不但会内气,而且内气深厚如海,可不照样被华锐枫吃得死死的。不过她还是厚道的问:“你想学吗?”

    金珂霍地一下就坐了起来,精神百倍,双眼发亮的道:“想,做梦都想。”

    成为一个内气高手,从来都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    白素便道:“那你让他教你吧!”

    “我教她?”华锐枫苦笑道:“白素,你没搞错吧,我现在也才刚入门,半桶水都算不上。我教她不是误人子弟吗?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道:“误人子弹说不上,何况不是还有我在把关吗?而且一个鼎炉对你的作用之大,是你绝对无法想像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曾经在藏大师口中听说过鼎炉这句话,一直都不太明白,“鼎炉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个比方!”白素缓缓的解释道:“练气就好比练丹,以神为炉,以性为药,以定为火,以慧为水。懂了吧?”

    华锐枫茫然的摇头,“不懂,可是感觉很厉害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反正如果有金珂陪你,那将事半功倍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现在不是有你带我吗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我的差距太大了,像是一架飞机在带自行车似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不是很好吗?可以带我飞啊!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道:“你现在的实力太弱了,我这样强行带你,属于拔苗助长,短时间内或许能看到一定成效,但长此以往会摧毁你的筋骨,最终我怕没带你飞起来,你就已经承受不住的散架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可是金珂加进来的话,就能在你我之间起到一个缓冲作用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例如下坡时候的减速带?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,“更确切的说是润滑剂,避免生磨硬擦而受伤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睁大眼睛,因为她这话听起来很是YD,不过也终于恍然明白过来,“你不是要抛弃我,而是让金莲加进来,我们一起多人运动对吗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不错,暂时就是这个样子,等金珂能上路了,我才会放手!”

    华锐枫叹气道:“说到底,还是嫌弃我了呗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谁让你这么弱?”

    华锐枫被刺激到了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似乎觉得对他的打击还不够,又来一句,“要说双修,黑岩才是最适合我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便彻底的不想说话了!

    金珂一向都是话很多的,但这次却是奇迹保挂沉默,因为她很清楚,两人讨论的事情,将决定着她是否能开启一扇新的大门。不过听到这里,还是忍不住插嘴道:“素姐,我听别人说,鼎炉就是为了供男的吸取阴元,增强功力所用,那我……岂不是会很伤?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道:“鼎炉有很多种,你这个不是供应式的,而是转换式的!”

    金珂松了口气道: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也不见得有多好,供应式的鼎炉是必须有一定内气作为基础的,你现在还不够资格。”

    金珂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不过不管怎样,你会拥有内气,开启一个新纪元!”

    金珂终于眉开眼笑,赶紧凑到华锐枫跟前,也没管他的身上有没有海鲜味,把头枕到他的腿上,作出一副柔顺乖巧的模样,“主人,人家这九十多斤,以后就全交给你和素姐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轻哼道:“便宜你了!”

    金珂笑了起来,“谢谢主人,谢谢素姐!”

    白素则摇头道:“先不要急着谢,你真想跟我们一起玩,还要做很大的牺牲!”

    金珂不解的问:“什么牺牲?”

    白素嘴唇动了动,但最终只是道:“到了七寨后,我再单独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金珂只好不再问,就那样枕着华锐枫的腿闭上眼睛休息,其实她真没有装死,至今仍有脑震荡后遗症,头脑十分眩晕!

    华锐枫想起白素之前说的话,这就问道:“白素,照你的估计,你师父什么时候会来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说不好,但绝不会很久。二先生不但心性多疑,而且行事稳健,没有万全的准备,他不会贸然发起攻击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我们回到七寨立即就做准备吧!”

    白素不解的问:“你设的那座阵法已经是最好的防御,还要作什么准备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觉得那座阵法可以挡住你师父吗?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道:“不好说,师父的武功太高深莫测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我争取时间,多做准备!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