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锐枫重新躺回床上的时候,见霍纯儿仍然没有出去的意思,反倒是坐在床边,而且不说话。

    气氛,一时间变得有些暧昧和尴尬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华锐枫只能无话找话的问道:“你刚刚是准备带我去哪儿的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我想带你去看看我从苏家那儿买回来的地皮,就在新港码头那边的。然后去我家看别的东西,如果你觉得值五个亿,那我就用这些跟你换那个避孕药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如果我感觉不值,不愿意换呢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我当然是另想办法,难不成还逼着你强买不成?”

    华锐枫想了想又问道:“当初的时候,你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,才买下苏洪泰的那些东西?”

    霍纯儿反问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那就不要知道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不要想那么多,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觉得她用词很标准,两个人一起才叫睡觉,一个人叫休息,“那你也去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霍纯儿摇头道:“不,我在这儿陪着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还想说什么,可是霍纯儿已经伸出手,轻轻的摸着他的额头往下抚,一副你可以安息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自己睡不着的,可是闭上眼睛没多一会儿,竟然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当他睡醒一觉的时候,发现天色已经将近傍晚,霍纯儿也不再旁边了,取而代之的是白素,不由得游目四顾。

    白素见状就道:“霍纯儿没有走,正在厨房呢!”

    “哦!”华锐枫微点一下头,然后疑问道:“白素,你对霍纯儿很有好感?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,“完全没有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我怎么感觉你希望我跟她能发生点什么似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有些意外的道:“这都被你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确实希望你跟她有一腿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永安集团庞大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庞大啊!上市公司,你说庞不庞大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可它并不是霍家唯一的企业,仅仅只是其中之一罢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霍家十分有钱,你想像不到的有钱。霍家的人口并不复杂,霍东明是独子,膝下就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!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霍纯儿是一条粗壮又结实的大腿,牛十三之所以放着潮兴公司的话事人不做,情愿去做她的司机,那就是他明白,哪怕是捡到一根霍纯儿掉腿毛,那也比潮兴公司要强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的意思很简单,霍纯儿的腿不是谁想抱就能抱的。可你不同,只要你开口,她不但会让你抱,还愿意为你把腿张开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狂汗三六九,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,“你可以把金珂,牛子强,甚至那个赖天荣叫进来问问,看我到底有没有胡说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,“白素,我不拿你当外人。我跟你说句实话,我对她没意思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知道,你只喜欢苏贝琳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也有点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后面一句,白素自动过滤了,没有什么表情的道:“如果你真问我的建议,我觉得你可以放弃苏贝琳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因为她不会成为你的助力,只会成为你的负担,甚至可以说是累赘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糟糠之妻不可弃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可你们已经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们那是假离婚。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道:“可你们也没有真结婚过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……反正我只喜欢她!”

    白素叹气道:“原来的时候,我觉得你开始变聪明了,没想到你还是这么蠢,而且蠢得无可救药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话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说错了吗?你口口声声的说要变强大。可是一条大腿伸到你面前,你不赶紧抱住,顺势往上爬。反倒去抱一块让你沉入深渊的石头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从不认为苏贝琳是我的累赘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打断她道:“这件事不讨论了,我只卖艺,绝不卖身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真的很想一巴掌过去,让他清醒清醒,但最终只是道:“好,我们说另外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是不是想说,如果你的条件允许,你也愿意为我张开腿?”

    白素这下不想翻白眼都不行了,声音也高了起来,“华锐枫,你的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终于忍不住吐露心声,“一个正常的男人,将近两年没开过车,你觉得他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的火气又冒上来了,“那霍纯儿送到嘴边了,你为什么拒之门外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……比较挑食!”

    白素冷哼道:“那就活该你被饿死憋死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件事也不讨论了,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这才发现自己被气糊涂了,正事都忘了说,这就掏出一个用报纸包着一团的东西,展开后里面有一块石头,还有一枝树叶。

    华锐枫疑惑的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仔细看!”

    华锐枫伸手拿起了石头和树叶,认真看过之后,发现上面有均沾有血迹,虽然已经干涸了,可还是能分辨出来。抬眼再看看白素的鞋子,见她的鞋底沾有黄泥,不由就问道:“你又回去山泥滑坡的那个地方了?”

    白素点头,“这两样东西,是我在山顶上找到的。这块石头,就是我当时扔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由冲她竖起大拇指,“白素,我的亲,你真是厉害了,这样竟然还能找到!”

    白素忍不住又翻白眼了,“这是你应该关注的重点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想了想道:“石头上有血,证明你真的砸中了人,我的天,那你更厉害了,这样也能砸中人。”

    白素软瘫瘫了,“华锐枫,别人都说大智若愚,可我发现你是大愚若智。通通都是假聪明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白素,说话能不能给别人留一丢丢的自尊。你这样伤我的心,我只会更想睡你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,不就想是说这场事故,并不是天灾,而是人祸,有人故意要取霍纯儿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件事你跟霍纯儿说了吗?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道:“没有。我并不喜欢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立即拿眼瞪着她,“那你又把我往她身上推?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咯咯!”敲门声响了起来,说曹操,曹操到了。

    霍纯儿端着一个碗,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状便道:“我该吃药了?”

    霍纯儿笑道:“药我可不会煎,给你炖了点人参鸡汤。”

    白素见状便识相的退出去,不过临关门之前却不忘给华锐枫一个“加油,别挑食”的眼神!

    霍纯儿坐到床边,端着碗用汤匙舀了一点汤递到华锐枫嘴边道:“尝一下看看,我熬了三个多小时,应该有味道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自己来吧!”

    霍纯儿却摇头道: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男人有让女人张嘴的本事,女人也同样有。

    华锐枫只能乖乖的张嘴,但尝了一口后,不由得大皱眉头。

    霍纯儿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放了几条参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十来条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几只鸡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一只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多少水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三四碗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不是这样炖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自己尝尝看!”

    霍纯儿这就舀了点汤,送进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华锐枫很想提醒她,那个汤匙自己已经吃过了。

    霍纯儿尝了一口后,也不禁皱起了眉头,“怎么这么苦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人参再放多几条就不苦了!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哦,那下次我放多一点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只喝了小半碗,华锐枫就不敢再喝了,怕自己会因严重上火流鼻血而亡,给霍纯儿指了指白素放在床头柜上带血的石头和树叶,将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霍纯儿听后大蹙眉头,“看来,他们不把我弄死,是不会善罢甘休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到底是谁想要你的命呢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我要是知道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八个保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只活下来三个,送医院去抢救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天荣叔来了吗?”

    霍纯儿点头,“已经来了,正守在外面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沉默了下来,他并不愿意跟霍纯儿发展成一对狗男女,但不意味着这条大腿他就不抱了,想了想后道:“这一段时间,你不要回市区了,就呆在我身边吧!”

    霍纯儿有些意外的看着他,“你要保护我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这儿有白素,还有金珂,一般的牛鬼蛇神是不敢靠近的。”

    霍纯儿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,“我刚才还跟荣叔说让你保护我,没想到你竟然主动提出来了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保护费还是要给的!”

    霍纯儿没好气的道:“你就不能不跟我谈钱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谈什么?”

    霍纯儿抿了抿唇道:“例如,感情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谈感情更伤钱!”

    霍纯儿:“……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