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锐枫走过那多山,喝过那么多水,经历过那么多事,可真没遇到过这么直接又大胆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似乎真的被吓到了,心脏突突的跳了起来,半响才吱唔着问道:“霍纯儿,你是开玩笑,还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霍纯儿仍然是模棱两可的语气,“你当我是开玩笑,那就是玩笑。你当我是认真,那就是认真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道:“那……我就当你开玩笑吧,虽然这个玩笑并好笑!”

    霍纯儿却认真了起来,蹙眉问道:“我长得不好看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好看啊!”

    霍纯儿又问道:“我的身材不够好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很好,我……不是都看过了吗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那你应该也看到,我还没有过男人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汗得不行,可又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事实,因为她之前PP中弹的时候,他看到了很多不该看的事情。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那是我性格不好,气质不够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,都很好,无可挑剔。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既然这样,你还有什么可嫌弃我的地方?”

    华锐枫被弄得苦笑连连,“你言重了,你是千金大小姐,我是个离异男,我哪有资格嫌弃你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那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半响才挤出一句,“我……只是不喜欢被包养。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那简单啊,我不包养你,我们正常交往谈恋爱不就好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扛不住了,求饶道:“霍纯儿,不闹了行吗?”

    霍纯儿看了他一眼,沉吟一下道:“好,给你另外一个肉偿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道:“还是肉偿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高级副总裁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个位置不是给苏贝琳了吗?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谁规定高级副总裁只能有一个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我真的不想去给别人打工!”

    霍纯儿叹气,“好吧,最后一个办法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还是肉偿的?”

    霍纯儿摇头,“你给我的那个避孕药,我已经托人送到中科院去做了研究,得到的回馈不错。所以决定跟你买下它!”

    华锐枫终于明白过来了,“你的意思是一物抵一物?”

    霍纯儿点头,“对,你把药给我,我把买的那些东西给你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松了一口气道:“这才是你真正要跟我谈的交易吧!”

    霍纯儿笑了起来,“当然,我刚才一直在逗你玩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捂着自己的胸膛道:“以后别这样玩了,我心脏受不了,现在还突突的跳呢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霍纯儿凑过来道:“我摸摸看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霍纯儿却是不管他愿不愿意,直接把手放到他胸膛心脏的部位,然后就吃惊的看向华锐枫,刚开始只以为他是矫情,可摸上去后才发现真的跳得相当厉害,不由疑惑的问:“你有心脏病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没有!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那怎么会这样?真的被我吓到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以往的时候,有什么大事发生它就会这样跳!”华锐枫这样说的时候,心神突地一醒,赶紧扭头左右看看,发现此时正在七寨的盘山公路上,上面是山林,下面是悬崖,不由立即按下隔板按纽,“牛十三,停车!”

    牛子强虽然也有点错愕,不过却下意识的一脚刹车,车子立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前面保镖们所乘坐的两辆车无知无觉,仍然往前驶。后面驾着库里南的金珂却是反应极快,隔远就把车刹住了。

    牛子强疑惑的问:“兄弟…不,枫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轰降隆!”没等华锐枫回答,一阵地动山摇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,然后上面的山林突然动了,山泥从上面倾泄而下,汹涌迅猛,如同决堤崩塌。

    一瞬间,前面正在行驶的两辆车就被倾泄的山泥完全淹没了,连影子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霍纯儿被吓得脸色苍白,无法自控的尖叫起来,一下就扑进了华锐枫的怀里。

    华锐枫也被吓得不行,如果刚才不是自己神经质的叫了一下,这辆车恐怕就难逃被吞嗜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快,倒车!”华锐枫见山泥仍然在倾泄,眼看着侧上方也开始震动,忙不迭的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牛子强原本还被吓得目瞪口呆,被他这么一喝,终于反应过来,赶紧的迅速倒车。

    山泥倾泄的轰隆隆声不绝于耳,铺天盖地的山泥仍然不停覆盖而来,山泥倾泄到公路上后,还滚出了很多石头。

    其中有两个比箩筐还大的石头,顺着公路蹦跳着翻滚而来,直追正在倒退的埃尔法。

    牛子强的驾驶技术虽然不错,可此时正在倒车,而且又在仅有两车道的盘山公路上,所以速度快极也有限,最终还是快不过那两个飞速弹来的石头。

    眼看着石头就要砸向埃尔法,华锐枫知道再坐在车上,那就是等死,所以当机立断的一把按开中间的电动车门,然后猛地抱住霍纯儿往外扑,同时冲牛子强大喝,“牛十三,跳车!”

    “轰!”在他抱着霍纯儿跳出车外,落到侧边排水沟的同时,一个石头已经狠狠的砸中了车子。

    二千多万,能换三辆库里南的防弹车,车顶被砸得凹进去一个大坑,如果华锐枫与霍纯儿还坐在里面的话,此时恐怕就已经被挤扁了。

    后面紧跟而来的巨石跟着又砸中了车子,整辆车顿时就像被炮弹击中似的,撞开了公路外侧的护拦,往外面的悬崖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虽然感觉腿上十分疼痛,但还是挣扎着问道:“霍纯儿,你怎么样?有没有受伤!”

    霍纯儿道:“我没事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稍为松一口气,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后面的金珂与白素赶了过来,霍纯儿死不死,她们不关心,华锐枫却是绝对不能出事的,否则她们俩也得跟着玩完不可。

    看到华锐枫虽然倒在那里,但明显没有死,赶紧将他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华锐枫定睛看看,发现那辆防弹车连影子都不见了,牛子强却不见踪景,忙不迭的大叫道:“牛十三,牛十三!”

    好一阵,牛子强的声音才响了起来,“我在这儿,我在这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是从公路围栏下面的悬崖传来的,几人赶紧过去看看,发现牛子强竟然还没死,正像一只壁虎似和紧贴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,显然是在防弹车坠崖的瞬间从里面跳了出来,正好落在下方的石头上。

    不过那块突出的石头明显也不稳固,一副欲坠未坠的样子。

    金珂见状,这就立即想去车里找绳子,可没等她行动,白素已经纵身一跃,轻灵如燕的落到那块大石上,伸手一把揪住牛子强的胳膊,猛地一个弹跃,这就带着他跳回到了公路上。

    上下落差,足有五六米,可对白素而言,根本就不是事。

    金珂看得目瞪口呆,暗里却给自己点赞,叫她姐姐,讨好她,处处让着她是多么英明之举啊!

    尽管只是虚惊一场,但大家明显都被吓得不轻,尤其是霍纯儿,一张俏脸刷白刷白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众人勉强定下心神。

    金珂忍不住问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这段盘山公路并不是特别稳固,前段时间又连续的暴雨,可能造成了这样的山泥倾斜!”

    华锐枫将霍纯儿交给金珂,这就掏出手机,赶紧的报警,请求救援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之后,华锐枫见白素的目光始终盯着周围的山林,而且一脸戒备的状态,不由问道:“白素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刚刚山体滑坡,山泥倾泄之前,我好像听到了别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疑惑的问:“别的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好像是震动了一下,然后山泥才开始倾泄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皱眉问,“你怀疑这不是事故,而是人为?”

    “我不太确定。”白素说着,捡起了地上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,然后运起内气,猛地往山顶上方掷射而出。

    疾射的石头,带着一道悠长的抛物线,落到了山顶上!

    白素等了半天,也不见山上有什么动静,这就摇摇头道:“希望是我搞错了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则是当机立断的道:“那咱们赶紧离开这儿再说。”

    霍纯儿忧心的道:“可是我的那些保镖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我们留下来也帮不上忙,我已经报警了,也打了事故救援电话,救援人员应该已经在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道:“大小姐,你和枫少先回我家那边吧,我留在这儿等救援!”

    霍纯儿想了想道:“通知天荣叔,让他带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忙道:“明白!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才和三女上了库里南,只是一上车,霍纯儿就像黏在他身上似的,不但紧握着他的手,半边身子也紧挨着他。

    华锐枫知道她是受了惊吓,极度需要安慰,所以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坐在前面的白素与金珂见她恨不能融到华锐枫身体里面去的样子,不由互顾一眼,虽然嘴上什么都没说,可心里却几乎同时在骂:不要脸!

    库里南消失在盘山公路的时候,山顶上面悄悄的冒出了一个留着头长发的年轻男人……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