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一儿童节干爹专礼的库里南车内。

    后排座位上的华锐枫看到了林阳东的来电显示,不过他没有接,直接摁掉了。

    身旁的白素就忍不住了,“华锐枫,你不是一直在等他的电话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是的!”

    白素纳闷的道:“那他终于打来了,你为什么不接?”

    华锐枫问道:“白素,你试过走投无路吗?”

    白素想了想点头道:“试过!”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意外的道: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白素指着他道:“被你下药,中了你的毒的时候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失笑道:“那算什么走投无路,我又没想过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可是你想要我为你卖命,我要不愿意就会没命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却伸一下懒腰道:“这两天都没怎么睡好,我躺下来和你说话吧!”

    白素对此没有意见,你要躺就躺吧,只要别碍着我。

    只是下一秒钟,她就有意见了,因为华锐枫不是竖躺,而是横躺,而且还相当无耻的把头枕到了她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白素立即就伸手推他,可是发现推不动,其实也没特别用力,因为她真要用力的话,别说是推开他,脖子也能给他推断!

    “华锐枫,你现在越来越不要脸了,见缝插针的就占我的便宜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华锐枫无耻的笑笑,“咱们都赤诚相见,肌肤相亲过了,腿让我枕一下又有什么呢?我们又不可能真的发生什么!”

    男人的嘴,果然是骗女人的鬼!

    白素沉默了,因为他说的是事实,她跟他真的不可能发生什么,除非她这身功力不要了!

    既然不能真的发生什么,而且练功的时候,自己都和他那样抱在一起了,那就……让他枕一下?

    正在她努力说服自己的时候,华锐枫已经摆了个舒服的姿势,甚至还深吸一口气,没有闻到什么海鲜味,只有熟悉的幽香气息,身心也变得更加的放松惬意!

    香车,美人,这世上还有比这更享受的事情吗?

    白素等了一阵,也没见他开口,反而看到他闭上了眼睛,不由疑惑的问:“你睡着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有点想睡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不要睡,话还没说完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刚刚说到哪了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问我有没有试过走投无路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嗯,你那个真不算走投无路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那样还不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如果你誓死反抗,我最终还是会解除你身上的毒,放手让你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会有那么好心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已经说过很多次,我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那行,你既然说你是好人,那你现在就把我身上的毒全解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你现在没有要死要活!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要不你表演个撕心裂肺的痛哭流涕,同时配合着满地打滚,然后我认真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白素终于忍不住,伸手在他的胳膊上拧了一把。

    华锐枫夸张的叫唤了起来,然后眼神幽怨的道:“白素,你竟然也会拧人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惹得我恼了,我还会杀人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笑道:“可是你舍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白他一眼,懒得搭腔。

    华锐枫突然又自说自话的道:“白素,要说走投无路,一年八个月有之前的我,才是真正的走投无路。一夜之间,什么都没了,倒欠一屁股债不单止,还将面临牢狱之灾。后面父母又出车祸,我到处问人借钱,可是个个都怕我还不起,没有任何人愿意借给我,那个时候我真是绝望透顶了。不过老祖宗总算念着血缘之情,在最关键的时刻显灵了,让我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春。”

    白素默默听完,有些听得懂,有些像听梦!但最后只是问:“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?让我同情,还是感慨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,我只是想告诉你,人在绝望的时候,什么原则什么底线通通都会不存在,更不会放弃一丝一毫机会的。我这么老实善良又好看的人,为了筹集手术费,竟然也想着去抢劫呢!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扬了扬手机道:“我曾经对林阳东说过,让他走投无路的时候,记得来求我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可他现在没再打来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着急,我已经将他的情况了解得很清楚,被赵忠友打入冷宫后,他说得上已经是众叛亲离了。所以他现在除了求我,没有别的路好走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真的有点搞不懂,你安排那么多的戏,无非就是想得到那所房子而已,既然他打来了,那你就痛快的说出来呗,他既然无路可走,肯定会答应你的,你还磨磨叽叽的干嘛呢?

    华锐枫微微摇头,“白素,你错了呢!我之所以搞那么多花样,一是为了证明黑岩的清白,二是为了报复林阳东。我想要让他尝尝我当时那种绝望的滋味。至于房子,反倒变得只是顺带了!”

    一箭三雕,白素不得不承认这厮的心机实在是深不可测,同时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忍不住问:“华锐枫,如果有一天,我背叛了你,你也会这样对我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没有那一天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是说如果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是没有那样的如果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这个世上的事,谁能说得准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,我可能就真的把你收了,将你变成一个手无扶鸡之力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白素苦笑的道:“你现在不止变得有点坏,而且很残忍,你要是那样做的话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所以不要背叛我,想也不要想!”

    白素还想说什么,可是华锐枫的手机已经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上面的来电显示,赤然就是林阳东。

    这一次华锐枫终于接听了,“林阳东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林阳东在电话那头急急的道:“老表,救救我,救救我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救你什么?”

    林阳东道:“你认识的那个牛子强,他要我三百万,我如果拿不出来,他就要把我活活给阉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很好啊,我得恭喜你呢!尘根是祸害男人的源头,没有了它,你就没有那么多烦恼了!”

    林阳东苦声道:“老表,你救救我好吗?只要你开口,牛子强会放我一马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有那么大的面子?”

    林阳东忙道:“你有,绝对有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好吧,就算我有那么大的面子,可我为什么要救你呢?”

    林阳东道:“我们是亲戚,是老表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当初害我的时候,有想过我们是亲戚,是老表吗?”

    林阳东道:“……我错了,你现在在哪儿,我去给你磕头,向你道歉,求你原谅我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林阳东,不用来这一套。你我之间的仇怨,绝不是磕几个头就能一一笔勾销的!”

    林阳东道:“那,你要怎样才肯救我?”

    华锐枫冷哼道:“真是好笑了,你要我救你,还让我动脑子?你最近吃猪油太多,懵上心口了吗?”

    林阳东想了想,终于有了主意,“你不是要七寨的那栋房子吗?我卖给你,我卖给你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问道:“八千万?”

    林阳东道:“六千万,六千万就可以!”

    华锐枫叹气道:“真是个死不悔改的东西啊!就这样吧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你别挂!”林阳东急忙喊道:“五千万,只要五千万!”

    华锐枫漠然的道:“林阳东,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!”

    林阳东道:“就是五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打断他道:“你想清楚再说,这次的价格再不能让我满意,那你就永远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林阳东犹豫了又犹豫,终于道:“四千五百万,赵忠友的律师必须见到四千五百万进账才会授权,才能办过户手续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有些意外的道:“这么说来,你不赚钱了?”

    林阳东欲哭无泪的道:“我哪还敢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把律师叫上,然后给我发位置。”

    林阳东喃喃的道:“牛子强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什么时候办好了过户手续,我什么时候跟牛子强说去。”

    林阳东道:“可是他给我的时间只剩不到一个小时了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所以你动作要快,否则谁都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挂上了电话之后,华锐枫见白素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,这就冲她眨一下眼问,“我现在是不是真的变得很坏?”

    白素肯定的道:“很坏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是你很喜欢?”

    白素脸色微窘,“顶多只能说欣赏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白素,你能不能把早上的台词再给我念一遍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什么对白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就是你假扮成夏玥,对我表白的那一段。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半个小时后,结实厚重又威武霸气的库里南驶到了阿婆庙。

    在大院一侧的凉亭上,华锐枫看到了坐在那里的林阳东,还有赵忠友的律师。

    他认真的查看过转让协议,确认没有问题,这就签字,转账。

    弄完这些,牛子强与周雪很合时机的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戏演到这里,无疑是可以杀青了,辛苦了一天的演员们也有些懈怠。

    华锐枫轻飘飘一句,“牛十三,给我个面子,放他一马。”

    牛子强点点头,“好,就给你面子,亲爱的,我们走!”

    然后,没有然后了,牛子强就这样带着周雪走了,华锐枫也跟着律师去房管局办手过户手续了。

    林阳东愣愣看着这一幕,心里很纳闷,怎么感觉……这么假呢?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