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狠起来,有时候真的比男人还凶残。

    周雪踹“黑岩”的时候,不往别的地方,就两处。一是他的下身,一是他的脸。

    一连踹了有十来脚的样子,她发现“黑岩”的脸有点变形了,刚开始以为是自己太过暴力,将他的脸给踹变形了,心里有点害怕,她只是想出一口恶气,并不想搞出人命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蹲下去查看的时候,发现他的嘴里吐出了一块硅胶,鼻子也掉了一块。

    周雪十分疑惑,这就揪住他的头发,想将他拽起来查看,谁知这一扯竟然扯下来一个头套,刚开始还以为把他的头给扯掉了,吓得连连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动静一大,隔壁左右就被惊醒了,纷纷下来查看怎么回事!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“黑岩”已经被弄得面目全非,恢复了林阳东的模样,所以众人也没把他当成通缉犯处理,但还是赶紧询问原因。

    周雪做贼心虚,也不敢说实情,只说这个家伙喝醉了,跑到她家来骚扰闹事,可她完全不认识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,均是义愤填膺,其中一个长相猥琐的眼镜大叔直接就上去揍了林阳东几拳!

    几拳下来,一直都昏迷不醒的林阳东竟然醒了,冲眼镜男怒骂道:“你这个王八蛋,为什么打我?”

    眼镜男也不还嘴,只是还手,又对他拳打脚踢,而且对准他嘴里的金牙。

    别的左右邻居见状,也纷纷见义勇为的扑上去,暴揍林阳东。

    林阳东面对众人的殴打指责,感觉无比的冤枉,可又解释不清,因为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喝醉了跑到人家门上撒野。

    最后的时候,有邻居报了警,巡警很快就到场了。

    周雪自然是不敢说别的,因为她的屁股也不干净,吃回扣,火烧厂,这两件事任何一件被抖露出来,她都可能坐牢,所以就照着刚刚对邻居的说法又跟警察说了一遍:我不认识这个家伙,他喝醉了,跑到我这儿来闹事。

    警察也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醉酒闹事,匆匆询问几句,便带着鼻青脸肿,还掉了好几颗金牙的林阳东带走了。

    真正的黑岩见林阳东就这样被带走了,终于再也忍不住,悄悄的冒出来,拉着胆大之极的混在围观群众中,而且刚刚还首先动手的华锐枫,走出巷口后才问道:“主人,那个杂碎被警察抓走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看到了!”

    黑岩道:“可是事情还没完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当然没完,但你的事已经完了。”

    黑岩:“呃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白素和金珂都出现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问道:“白素,刚刚的一切都拍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白素点头,将手中的DV摄像机递给他。

    华锐枫接过来查看,发现整个事发经过都被拍下来了,而且脸也拍得相当清晰,只是他和黑岩却入了镜,必须得做一下剪切才行。

    “黑岩,有了这个视频,你就可以拿回去交差,证明你的清白了!”华锐枫交待道:“你回去后就这样跟夏玥说,你原本是准备来找周雪问个究竟的,结果却意外的发现冒充你的人,然后你就拍了下来,之后你打算拿下这个人,询问他为什么要冒充你的,可是警察把他带走了,你就只能无奈的作罢!”

    黑岩听得连连点头,“可是主人看中的房子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那个你不用操心的!刚才的时候,周雪没敢说实情,林阳东最多是个醉酒闹事,而且没造成多大的伤害与影响,二十四小时之内就会出来的,等他出来,好戏会继续上演的!不过那已经没有你的戏份了。”

    黑岩闷闷的道:“主人,我能不能不走?我真的想留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现在恐怕没办法,我必须得有眼线在夏玥那儿,不然我们会很被动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黑岩无奈的道:“好吧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,周雪起来出门,准备去美容院做个护肤。

    苏氏药厂被烧后,她虽然也跟着失业了,可是这些年做采购中饱私囊了不少,加上给夏玥做了三件事,拿了三百万,银行躺着将近五百万,加上有车有房还年轻,完全不慌。

    只是黑岩时不时来折腾一下,她纵然是神经强大,也被弄得很闹心,连续失眠的状态下,形色憔悴,皮肤也失去光泽,所以就想去美容院保养一下!

    只是门刚打开,她就看到了一个人,然后仿佛看到鬼似的呆滞在那里。

    黑岩又来了?

    不,这次不是黑岩,是夏玥。

    夏玥一袭黑裙,头上还戴着顶带面纱的贵妇帽,摭着半张脸,但周雪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,心里不是一般的震惊,现在槎城满大街的通缉这个女人,她竟然还敢出来溜达?

    你不怕被抓,我还怕被你连累呢!

    周雪半天才反应过来,吱唔着道:“夏,夏总!”

    夏玥将声音压得极低的道:“我出事的事情,你应该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周雪心说我不瞎又不聋,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忙点点头后问道:“夏总,你那个手下,就那黑大个,他到底怎么回事?为什么一直死揪着我不放?”

    夏玥摇头道:“你说的黑大个,应该不是我的手下,是别人冒充的。”

    周雪想到昨晚那个家伙,不由得恍然,“可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夏玥打断她道:“我的事情,非常复杂,牵涉好几条人命。如果你不想死的话,我觉得你最好赶紧去外地,两三个月后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周雪不想再被纠缠下去,更不想死,所以忙点头道:“我,我明天就走!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不,你最好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没等周雪回应,夏玥已经转身,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周雪犹豫了一下,终于还是赶紧回屋,匆匆收拾了行李离开。

    夏玥离开周雪的住处后,并没有走远,而是左右张望一下,确定没被人跟踪后,迅速的走进周雪家斜对面的一栋烂尾楼,然后直上天台!

    天台上正有一对男女,拿着望远镜在偷窥着什么,赫然就是华锐枫与金珂。

    夏玥走过去,也没说话,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华锐枫。

    华锐枫立即就感觉受不了了,吱唔着问道:“……你别这样看着我行吗?”

    夏玥阴恻恻的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心里发毛!”

    夏玥又问道:“我有那么可怕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有!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可是大家都知道,我很喜欢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道:“你喜欢我什么,我改可以吗?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恐怕不可以。因为我从头喜欢到你的脚,从你的外表喜欢到你的内心,从你的性格喜欢到你的爱好,从你的优点喜欢到你的缺点,关于你好的坏的,一切的一切,我通通都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,停!”华锐枫终于扛不住了,忙举起双手道:“你赢了,我投降可以吗?”

    夏玥终于笑了,花枝乱颤,好不风骚!

    “哎哟喂!”华锐枫捂着眼睛没法看,“拜托你别再学她了,我真的受不了了!”

    夏玥这才终于摘掉帽子,又从脸上摘下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最后用湿纸巾在脸上擦了擦,终于恢复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,赫然就是白素假扮的。

    白素卸完妆后,这才问道:“华锐枫,我演得像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冲她竖起大拇指,“像,不管是语气还是神态,就是笑得方式十分之像,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你是假的,我真会以为你是她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和她日夜相处了两三年,多少还是学了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金珂见两人聊起来没完没了,自己被当作透明的一样,忍不住找存在感的问:“主人,你让素姐扮成夏玥去支走周雪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笑道:“看来又到了考智商的环节了。你们来猜猜我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白素想了想道:“你是不是怕黑岩回去之后,夏玥或者二先生不相信那个视频,会派人来把周雪抓去一问究竟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那个不需要担心的,周雪始终都被蒙在鼓里,就算真被抓去了也说不出所以然,她根本就分不清哪个黑岩是真的,哪个黑岩是假的。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,她应该会认为,所有出现在她家的黑岩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金珂插嘴道:“可事实就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不就结了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既然是这样,你为什么要让周雪离开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们猜不到?”

    两女互顾一眼,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真的周雪不离开,假的周雪怎么出场呢?”

    金珂的智商似乎要比白素的高一丢丢,立即就明白过来,“主人你的意思是不是,把真的周雪弄走之后,我和素姐的其中一个扮成周雪的模样,去找林阳东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弹了个响指道:“还是你比较聪明。”

    白素仍然有点没转过弯来,“周雪找林阳东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问道:“林阳东对周雪了不了解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应该不了解,昨晚两人应该只是头一次碰面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可以给周雪弄一个新的人设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怎样的人设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社会大佬的女朋友,凶狠又泼辣,不被惹到就算了,一被惹到就没完没了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白素想了想后,终于恍然大悟,“这个主意不错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我们走吧!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