惠城,白鹭湖——惠城最豪的别墅住宅区之一。

    夏玥在这里已经住了四天时间,尽管吃喝不愁,还有专人伺候,可是她并不高兴,因为她到现在还没见到二先生。

    此刻,她正在浴室之中,准备泡一个牛奶浴再去睡觉。

    站在落地镜前,她不由看着镜中不着寸缕的女人,该大的地方大,该小的地方小,皮肤白皙细腻,双腿也足够修长笔直。

    单只论身材而言,真真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,可他为什么就是看不上眼,不管怎样撩拨,他都没反应呢?

    夏玥收回落到身上的眼神,看向自己的脸,感觉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,就是因为这张浓妆艳抹的脸。

    这副妆容,是她接到任务之后,由王朝内的易容高手为她量身订造的,并不是她真实的容貌。

    嫁入苏家之后,她就一直保持着这副容貌,始终都没变过,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,偶尔会卸掉脸上的伪装,看一看自己真实的样子。身边的白素和黑岩,也没看过她真实的样子……不,黑岩好像看过。

    有一次半夜的时候,突发了一些情况,黑岩找她汇报,正好她就卸掉了伪装,来不及妆扮的她,只能素颜相见!

    现在,苏家的事情既然结束了,自己是不是要恢复原来的模样呢?

    正在她犹豫的时候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,下人汇报,二先生来了!

    夏玥顾不上多想,这就重新穿回衣服,然后走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客厅里,一个年约四十岁,穿着唐装,留着八字胡的男人已经坐在那里,看到夏玥出现,忙迎上前行礼道:“三公主,您好!”

    夏玥苦笑着道:“落毛凤凰不如鸡,我现在哪还是什么公主。”

    二先生摇头道:“三公主是万金之躯,涅槃后必定重生,我始终都坚信的。”

    夏玥语气平淡的道:“你还当我是什么公主的话,就不会这个时候才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三公主恕罪,你回来惠城的时候,我在香江那边处理一些事情,今天下午的时候才刚刚结束,一回到惠城就马上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夏玥见他解释了,也不好再揪着不放,只是改而问道:“苏家的事情,你已经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二先生点头道:“下面的人已经向我作了一些汇报,但我更想听你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夏玥这就将事情的说了一遍,不过隐去了华锐枫夹在其中的一环,因为她始终都认为她与华锐枫的事属于私事,与任务无关。

    不过她却着重强调了白素背叛一事,因为白素是二先生派给她的人。

    二先生听完之后大皱眉头,“这次我去香江,就是因为永安集团。”

    夏玥疑问道:“永安集团是我们的对头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说不上,我们跟他们从未正面交锋过,但他们在无意间坏了我们许多的事。他们打算把总部移到槎城,我也早收到了风声,所以霍纯儿一到槎城,我就派人联系了北汉的杀手,欲置她于死地,没想到最终不但没能将她杀死,反倒被她坏了事。”

    夏玥张嘴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二先生抬手道:“三公主,有话旦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我一直都不明白,我们到底要苏家的什么东西,为什么一定要搞到他们家破人亡,倾家荡产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二先生沉默了一下,终于道:“这件事,原本三公主是不该问的,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说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那就请二先生直说吧!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我们想要的是苏家的一颗脑袋。”

    夏玥疑惑的问:“苏洪泰的脑袋?”

    “不!”二先生摇头,“是苏洪泰手里握着的一颗脑袋,不到家破人亡,倾家荡产,他绝不肯拿出来变卖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夏玥苦笑道:“既然是这样的话,直接找他,逼他交出来不就完事了,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这里头的事情,并不止那颗脑袋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二先生犹豫了又犹豫,终于道:“三公主,既然你被下放到粤省,我又主要负责着粤省,那我们就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人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当然。如果我想回去,必须得有成绩。我们只有开诚布公,团结一致,才能做出成绩!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那好,我就直说了。苏洪泰手中所握的脑袋,是皇上想要的东西。可是要苏洪泰家破人亡,倾家荡产,却是宜妃娘娘的意思!”

    夏玥皱起柳眉,“那个贱人,她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有一个传闻!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什么传闻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宜妃娘娘是槎城人氏,而且出身农村,十六岁就到槎城打工,然后成为苏家保姆,伺候的就是苏洪泰。”

    夏玥疑惑的问:“难道她是被苏洪泰强了,最后玩成残花败柳,被苏洪泰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出门,之后成为我父皇的女人后,就开始想方设法的报复苏洪泰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这个……我只能说有可能。以防隔墙有耳,这件事,我们以后不要再讨论了。”

    夏玥只好打住这个话题,改而问道:“二先生,你说的那颗脑袋,到底是什么脑袋?”

    二先生摇头,“我不清楚,只知道就是一颗脑袋,皇上对它志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夏玥皱眉道:“也就是说,不拿到这颗脑袋,事情并不算结束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是的!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看来,我还是要回槎城。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不,三公主你暂时不能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你是说我现在正被通缉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这是一个原因,另外还有两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搞垮苏家,拿到脑袋,是三公主的任务。打击永安集团,却是我的任务。我准备亲自前往槎城,杀死霍纯儿,重创永安集团。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这并不冲突啊,那颗脑袋,现在应该落到霍纯儿的手上,我要从她手上夺回来。拿到了东西,你就可以要她的命。我们可以一起去,相互配合,成功的机会将更大!”

    二先生仍然摇头,“可是我和你都走了,谁来坐镇粤省?”

    夏玥皱眉,“二先生的意思是,你去槎城,把这里的事全交给我?”

    二先生终于点头,“不错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你信得过我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尽管你现在是下放的身份,可你还是公主,王朝也是属于你们夏家的,难道你还会毁了自己的家业?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我当然不会!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所以粤省的事情,交给你再合适不过了。有你在后方坐镇,我也没有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夏玥想了想后,感觉不对,这就问道:“二先生,这应该不是你的意思吧!”

    二先生苦笑道:“确实不是!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那是谁的意思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皇上!”

    夏玥蹙起了眉头,半响才道:“他竟然没有醉死温柔乡,还记得我这个女儿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血脉这种东西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。天下的父母,没有哪个不疼爱自己的儿女!”

    夏玥冷哼道:“他要是真的疼爱我,当初就不会因为那个贱人,把我下放到这里来!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我相信皇上有自己的苦衷,三公主你多多体凉一下。另外,也请三公主放心,我在结果霍纯儿之前,一定会先要回那颗脑袋,然后交给三公主的。”

    夏玥摇头道:“你就算把脑袋给我,我也未必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事在人为,我相信三公主迟早都会回到王朝,重掌大权的!”

    夏玥上下看他一眼道:“二先生,我有时候搞不明白,你到底是哪一边的人!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我当然是王朝的人,对皇上,对三公主你一直都忠心耿耿!”

    夏玥终于有点不管不顾了,“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还派白素那个贱人来监视我?”

    二先生苦笑道:“那不是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谁的意思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三公主应该能猜到的。”

    夏玥疑问道:“又是宜妃那个贱人?”

    二先生没有说话,相当于默认了。

    夏玥道:“那她现在背叛了我,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我会向宜妃汇报,她应该会派人收拾白素的。”

    夏玥沉默了,半响才道:“二先生,我们能不能打个商量。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三公主有话请说。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我去槎城,你继续在这边坐镇。成事之后,功劳你我各占一半。”

    二先生疑问道:“三公主为何如此执着的要回槎城?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我喜欢在哪里跌倒,就在哪里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三公主的心情,我可以理解,毕竟你在槎城那么多年,最后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,换了我也不心甘。如果可以,我也不介意跟你换一下。”

    夏玥道:“现在的情况是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二先生道:“皇上已经下了旨,如果我让你去,那就等于是抗旨不尊。所以三公主不要再为难我了好吗?”

    夏玥无奈的叹了口气,终于什么都不再说了。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