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锐枫对待黑岩,明显要比对待金珂残酷许多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轮不到他仁慈,黑岩不是金珂,他是个男人,还是个心性冷酷,脾气刚烈的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收拾好了,当然是利剑一把。

    收拾不好,绝对会被反咬一牙。

    华锐枫虽然身怀老祖宗的传承,而且成功的让黑岩中招了,可也不敢掉以轻心,所以念起咒来,并没有对待金珂那样见痛就收,而是一直滔滔不绝念个不止。

    黑岩虽然号称钢铁一般的男子,可也承受不住这种全身剧痛的折磨,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在地上翻滚,嚎叫,可是仅仅只支持了十分钟,他就受不了了!

    尽管他仍然嘴硬不求饶,可是身体明显撑不住了,翻滚变得越来越无力,嚎叫也越来越嘶哑!

    二十分钟刚过,他就像一条半死的鱼似的,只剩下身体时不时的抽动,嘴巴一张一合的苟延残喘了。

    白素看到他狼狈不堪的惨状,于心有些不忍,原本想替他开口求情的,可最后还是生生忍住了!

    对付夏玥,以及夏玥背后的组织,纵然收服黑岩也未必有胜算,可是不收服黑岩,那就更没胜算。所以哪怕于心不忍,也必须忍!华锐枫是这样,她也必须一样。

    将近半个小时的时候,黑岩终于支撑不住了,两眼一黑,活生生的痛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终于停了下来,冲金珂道:“去提一桶冰水来!”

    金珂虽然是个杀手,但杀人不过头点地而已,忍不住问道:“还要继续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当然!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不要了好吗?这样搞,真的有种很残忍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面无表情的道:“那你来替代他!”

    金珂听得心中一凛,什么都不敢说了,赶紧的去提冰水。

    待她进屋后,白素才忍不住问道:“华锐枫,你对黑岩到底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不是看着的吗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是说那晚让他喝下去的血符水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错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可那究竟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就是血符水吗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可它有什么作用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让黑岩俯首称臣啊!”

    白素苦笑,“我怎么跟你说不清了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终于不逗她了,认真的道:“这个叫主仆咒,是我华家老祖宗传下来的一种玄术,利用我的血和他的血签订下古老精神契约,我为主他为仆。从此以我为尊,听我号令!”

    白素恍然,“难怪他怎么也不敢打你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其实一开始的时候,我也想用这种主仆咒对付你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愣了下,疑惑的问:“最后为什么又没用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因为我对自己充满信心,觉得我可以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你,根本就不用这样的邪术!”

    白素狂汗,“你的话,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信!”

    华锐枫失笑,其实自己也不信。当初之所以没有用这个方法,并不是因为他有多自信,而是因为他感觉这个主仆咒太玄了,完全就没有任何科学根据,根本就不可能成功,所以才选择稳打稳算的下毒!

    只是后面种种事实证明,老祖宗留下来的传承无花无花,通通都是靠谱的。另外,也因为黑岩太过桀骜不驯,所以才冒险一试。其实刚刚黑岩出第一拳的时候,他也差点就被吓尿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金珂从里面提了一桶冰水出来,然后也不用华锐枫吩咐,兜头盖脸的就给黑岩泼了下去。

    黑岩顿时就被弄醒了,华锐枫便再次“哔哩哔哩哔哩”的念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不停的反复,当黑岩又一次被弄醒的时候,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了,而这个时候,黑岩也终于扛不住了,有气无力的道:“放过我吧,我服了,真的服了!”

    白素见华锐枫毫不动容,仍然继续念咒,终于忍不住道:“他已经求饶了,放他一马吧!我相信他以后会乖乖听你话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一点也不信,但他决定暂且打住,因为折腾了一上午,他已经饿了,准备吃饱饭再继续收拾黑岩,这就冲黑岩喝道:“给我起来,跪着!”

    黑岩仍然躺在地上,不过不是装死,而是真的没有精神与体力爬起来了。

    白素见状便赶紧上前,将灰头土脸,狼狈不堪,而且奄奄一息的黑岩扶起来跪在地上,显然是要开始扮演白脸的角色。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理他们,而是喊道:“金莲!”

    “在!”金珂见识了华锐枫霸王之气侧漏的玄术,已经被吓得不行了,急忙凑过来,一脸讨好的问:“主人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华锐枫问道:“你肚子饿不饿?”

    金珂忙不迭的点头道:“饿啊,我早餐都没吃呢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你不去做饭?”

    金珂摊手道:“我也想去做,可我不会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软瘫瘫了,两个丫鬟,一个会做饭的都没有,到底谁伺候谁啊?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能认命的去做饭。

    金珂赶紧的跟着进去,帮忙打下手。

    华锐枫实在是太牛叉了,黑岩这样绝顶高手到了他面前也只有被虐的份儿,她觉得自己不想遭罪的话,最好是趁现在多抱抱华锐枫的大腿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华锐枫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收拾黑岩,而是冲白素道:“厨房里面还有一份饭菜!”

    白素疑惑的问:“给谁留的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白素看一眼垂头丧气的跪在院子中的黑岩,顿时就明白了过来,不由低声道:“你自己端给他不是一样的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又唱黑脸又唱白脸,不真跟那个老阴妣一样了吗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可是你变脸的功夫,跟她学得很像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上下打量白素一眼,“看来,我也要在你身上下个什么咒才行了!”

    白素被吓得脸色一变,什么话都不敢说,赶紧去厨房端饭菜给黑岩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在后面交待道:“给他多打饭,让他吃饱一点。”

    在院子里听到这话的黑岩多少有那么一丁点感动,这厮也不是完全没人性的嘛!

    谁知听完后面一句话,他却又复绝望,因为华锐枫又道:“他没有体力的话,虐起来像条死鱼似的没有反应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白素端着饭菜出去后,金珂不但主动收拾了碗筷,完了还给华锐枫沏了壶茶过来,低眉顺眼的道:“主人,你喝茶!”

    华锐枫看了一眼她手中的茶,“你没下毒吧?”

    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,金珂真想把茶泼到他的脸上,可是她又不敢,只能臭着一张脸表示自己的不爽。

    华锐枫笑笑,接过茶慢悠悠的喝起来。

    金珂是个很有脾气的人,可是对上华锐枫种阴死人不偿命的货,她就一点脾气都没有了,见他喝了茶,脸色就缓和了下来,搬了张小板凳坐到他身旁,讨好的给他捏腿!

    华锐枫显然不太适应她这样的变化,“金莲,你今天有点奇怪啊!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哪里奇怪了,我不过是做了一个丫鬟应该做的事情罢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你以前没有半点身为丫鬟的觉悟啊!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从今天开始有不行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也不是不行,可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金珂叹气道:“别人都是杀鸡敬猴,可你是杀猴敬鸡,人家都被吓到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想想自己上午的所作所为,发现确实有些残酷,恐怕不止金珂被吓到,白素应该也被吓到了,“你放心吧,只要你乖乖的,绝对不会成为外面那只猴。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那人家不就现在开始学乖嘛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要学乖我不反对,但你不要动手动脚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我?”金珂往他身上看一眼,吓得赶紧刷地缩了手,就这么捏了几下,你就反应这么大,这也……太敏感了吧!

    华锐枫也有些尴尬,稍为坐直身体,摭掩丑态,然后故作正经的道:“金莲,你觉得外面那只猴还敢不敢作妖了?”

    金珂想了想道:“主人,这个当然由你说了算,你说他不敢他就绝对不敢!”

    华锐枫苦笑道:“金连,这么违心的话你都说得出来,你的原则呢?”

    金珂撇嘴道:“这哪是违心的话,我说的可是实话,他已经中了毒,又有主仆咒在身,不但天然对你带有畏惧感,而且你还有制他的咒,就翻他能翻天,也翻不出你的五指山啊!”

    华锐枫失笑道:“说得我好像如来佛似的。”

    金珂摇头,“是唐僧加如来佛!”

    华锐枫忍不住伸手捏一下她的脸,“好吧,看你这么会说话的份上,晚上给你加菜,奖励你一个鸡腿。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可是我想吃火腿肠!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说了一通话后,华锐枫又去睡了个午觉,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,这就出了房间,走向院子。

    黑岩见他出来,竟然下意识的跪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黑岩!”

    黑岩犹豫一下,终于应道:“……在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吃饱了吗?”

    黑岩道:“饱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我们开始下半场?”

    黑岩黑脸上的神色顿时就垮了,“不,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为什么不要?”

    黑岩道:“杀人不过头点地,我上午已经感觉自己死过好几回了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黑岩弱弱的道:“给我一点时间,让我考虑一下可以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爽快的道:“可以,晚饭之前给我答案。”

    黑岩道:“那……我还要跪着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挥手道: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黑岩松了口气,这就站起来,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白素见状,便也要跟进去,显然是要继续做他的思想工作!

    华锐枫却伸手一把拽住她。

    白素只好停下来,低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交待道:“白素,你要唱白脸,我不反对。但有一个底线你必须坚守。”

    白素疑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不能出卖色相!”

    白素听得一阵怒火攻心,凝气扬手,立即就要一掌过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被吓了一跳,连忙后退三步。

    白素却刷地欺身过来,将他直接抵到墙上,眼神狠厉的盯着他,“你是不是觉得我主动脱衣服,带你练动,就觉得我是个很随便很贱的女人?”

    华锐枫忙摇头,“我没有这样的意思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那你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只是,怕自己头上顶绿而已!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