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素见华锐枫跪在那里,嘴里一直神神叨叨的念个不停,可靠上前后又半句都听不懂,只能大概听出他的发言是“哔哩哔哩哔哩!”

    这样一直过了半个多小时,华锐枫才端着那碗清水站起来,然后又拿起一把小刀,往黑岩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白素见状,心头不由有些发紧,她只希望华锐枫收服黑岩,并不希望他取黑岩的性命。

    华锐枫进了黑岩房间后,这就拉过黑岩的手,扬起刀似乎就要切下去。

    白素被吓了一跳,忙阻止道:“华锐枫,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别紧张!”华锐枫安抚她一句,这才用刀在黑岩的指头上割了一下,鲜血便渗了出来!

    不过黑岩是昏迷不醒的状态,完全没有知觉!

    华锐枫从他的手指上挤出六滴水进碗里,然后又回到院子中,再次跪下来,三叩九拜之后,嘴里念念有词:“哔哩哔哩哔哩!”

    半天之后,他才扬起小刀,在自己的食指上也割了一下,然后就用带血的指头在黄符纸上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素凑上前看看,不知道是因为文化不高,还是华况枫写的根本不是字,反正她一个也不认识。

    华锐枫一连画了九张血符,这才终于停下来,然后一边念经一边烧符,烧出来的灰则落入那碗血水之中。

    九张符都烧完了,那碗血水也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端起来,再次进入黑岩房间,将那碗符水给黑岩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直到华锐枫折腾完了,回到后院开始收拾桌子了,白素仍然感觉莫名其妙,“华锐枫,你到底在干嘛?”

    华锐枫神秘兮兮的道:“过两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不肯说,白素只好不再追问,转而问道:“那你现在忙完了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基本上吧,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白素没有说什么,只是伸手扯着他的袖子,扯着他往她的那个房间走去!

    华锐枫不由自主的跟着她进了房间,可是心里却莫名其妙,这是要干嘛?

    白素没有说话,只是反锁了门,然后拉上窗帘,接着就开始宽衣解带,目光则始终都不敢看华锐枫。

    华锐枫则是有些目瞪口呆,这,这,这是要对我施展美人计的节奏吗?

    如果是真的,那恐怕只能将计就计了,反正我也打不过她!华锐枫给自己找了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后,这就站在那里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白素脱掉衣裙,发现他还木头似的站在那里,这就低声道:“脱呀!”

    华锐枫这才终于从她身上抽回眼神,一年半多没飙过车的他已经丧失了思考能力,赶紧脱衣服。

    只是上衣才脱掉,白素就阻止道:“可以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迟疑的道:“我裤子还没脱呢!”

    白素没好气的道:“脱裤子干嘛?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则是没管他想什么,伸手将他拽上了床,然后就主动贴上来,并且抱紧了他。

    华锐枫脑子再次锈住了,完全无法运转,直到发现她的身上有千丝万缕的气息渗进来的时候,这才终于明白过来!

    她不是要跟自己开车,而是要带自己练功。

    一时间,华锐枫失望又郁闷!

    带我练功的话,你早说嘛,害人家想入非非大半天,这得憋死多少子孙后代你知道吗?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也没心思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,因为白素的气息已经进来了,像是之前一样,进入他的丹田后,带起了他的那团气!

    不过缓缓升起之后,并没有流转回她的身体,而是将他的气息分化成千万缕,涌入他的奇筋八脉之中,缓缓的流动起来。

    以前华锐枫练功的时候,运转是很困难的,带动内气的就像是登着一轮人力三轮爬一条陡坡,爬得费劲又吃力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回被白素的强大气息带动着,却像是后面有辆摩托车在推着似的,刷刷的就上去了。

    前后仅是十来分钟,气息已经在他体内运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白素没有停歇,一口气带着他又运行了两圈,这才终于停下。

    华锐枫以为今晚到此就结束了,这就准备收功,可谁知道白素的气息却仍然缠着他的那团气不分开,而且矛头对准了他从不敢去触碰的任督二脉。

    华锐枫顿时被吓着了,忙张嘴道:“不要!”

    白素终于停下来问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会很痛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不通才会痛,通了就不通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缓缓的道:“你既然是医生,应该知道任脉主血,督脉主气,只有任督二脉相通,八脉才通,八脉通则百脉通,能改善你的体质,强健你的筋骨,内功才有突飞猛进的可能。要不然你就是苦练一辈子,也顶比普通人强一点点而已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是之前我已经试过,真的很痛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一个人瞎折腾,当然会痛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带着我,就不痛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也痛,谁第一次不痛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心里有些发怵,连连摇头道:“咱们不要这么急,一步一步慢慢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这就是第一步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相信我,你只有完全被打开,才能畅快淋漓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真的好痛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没事,我会尽可能对你温柔一点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那,那你一定要轻点啊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嗯,我要来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等下,等下,让我准备一下!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睡醒一觉的金珂起夜,正好经过白素的房门,听到这后面一通虎狼之词时,心里十分纳闷!

    这两个人的对话,是不是错位了?

    怎么华锐枫说了白素的话,白素却说了华锐枫的话。

    这对狗男女,到底在里面搞什么飞机呢?

    金珂真的很想推门而入一看究竟,但想到白素厉害的武功,还有华锐枫的emmmm,终于还是生生忍住,只是贴在门上偷听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华锐枫一声尖厉的惨叫传来。

    金珂被吓了大跳,双腿也一阵发软,但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听。

    只听华锐枫语气十分幽怨的道:“你不是说会温柔一点的吗?怎么一下就进来了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长痛不如短痛。我要是磨磨蹭蹭的,只会更加延长你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仍然怨气不止,“我以后再不信你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好像……真的完全不同了,感觉很好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那我们继续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嗯!”

    金珂又听了半天,里面没动静了,连喘息声也没有,不上得十分失望,什么嘛,一点都不专业,人家岛国片都不是这样演的!

    失了兴致的她这就去上厕所,然后回房间继续睡大觉。

    华锐枫则在白素的带动下,练了一整夜的功。

    到了次日一早,华锐枫终于被白素赶出房间的时候,他的内气变大了,之前只有橙子大,可现在已经是两个橙子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内气就翻了一倍,这可是华锐枫以前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,被白素带着飙车的感觉,真的太爽了!

    时间,一连过去了三天。

    这三天里,黑岩一天吃三顿药,一天也挨三顿打。

    不过正如白素所猜想的那样,根本没什么用,性格刚硬的黑岩没有任何屈服的迹象,不管吃多少药,挨几顿打,始终硬得一妣!

    金珂被弄得很很郁闷,搞不清黑岩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变的,仿佛长了一副铜皮铁骨似的,藤条都打断三十七根了,他身上的伤痕也密织成渔网了,可精神头仍然十足,真真就是打不死的小强。

    到了第四天的头上,华锐枫又一次出现在黑岩的房间里,不过这次手上再没有端药了。

    黑岩看到他后,神色变得有些复杂古怪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被俘虏后全身瘫软,还是什么心里作用,自从第一晚过后,他每一次看到这厮,就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真要用一个什么贴切的词来形容的话,那就是:畏惧!

    这是他不相用,可又必须用的词,可这就是他现在面对华锐枫的真实感受。

    只是他真的搞不明白,这种畏惧感到底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他会害怕这个曾经被夏玥当狗一样虐的废柴?真是笑话,不可能,完全不存在的!

    那现在这样,连跟他目光直视的勇气都没有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黑岩为了掩饰自己的心中无法自控的怯意,立即张嘴像泼妇似的开骂道:“姓华的,你个废物,垃圾,渣滓,小人,你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算什么英雄好汉,有本事就……”

    华锐枫摆摆手,打断他道:“行了,来来去去就这么几句,你骂不腻,我听都听腻了,今天就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黑岩疑惑的道:“成全我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不是希望我堂堂正正的跟你打一场吗?今天我就跟你打!”

    黑岩愣了下,随即又怒道:“我现在被你弄得瘫在这里,一动也动不了,怎么打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你现在已经可以动了!”

    黑岩尝试着动了下,结果发现自己真的恢复了行动能力,而且也可以施展内气了,于是一翻身刷地从床上跳了下来,然后二话不说就要扑向华锐枫。

    “慢来!”华锐枫却道:“咱们到院子外面去,那里比较宽敞。”

    黑岩点头道:“好,去外面我让你死得更痛快!”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