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锐枫与金珂的谈话,并没有避着黑岩,而且肆无忌惮什么都说,仿佛把黑岩当成空气一般。

    黑岩听到华锐枫要对他下毒下蛊下咒什么的,有些心惊,但更多的还是愤怒,忍不住吼了起来,“姓华的,你这个废物,有本事就将你大爷杀了!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,“你死了,我还要负责你的丧葬。可你活着,却对我有大用,我怎么舍得杀你。”

    黑岩冷笑道:“你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就想让我屈服?哈哈哈哈,简直就是痴心妄想,垃圾就是垃圾,永远都上不得桌面的垃圾!难怪以前会被夫人当成狗一样虐来虐去!”

    华锐枫原本是不太想搭理黑岩的,可听见他这样说就改变主意了,“金莲,去外面给我找一根藤条来。”

    金珂疑惑的问:“主人,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突然有点心血来潮,要抽丫一顿!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你不是说不能打他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说你不能打,又不是我,快去!”

    金珂撇撇嘴,没再说什么,赶紧去找来了一根藤条,十分粗大的那种。

    华锐枫接过之后,想了想又递回给她。

    金珂疑惑的问:“主人,你又心软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不是!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那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觉得这是一种粗活,不太适合我。我可是个讲究人。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来吧!”

    金珂道:“你刚刚不是说我不能打他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你想打他是一回事,我命令你打他又是另外一回事。你是被逼无奈,他以后没办法怪责你的,懂吗?”

    金珂点头,这个理由很不错,于是扬起藤条,劈头盖脸的往黑岩身上抽去,比当初白素抽打华锐枫的时候可狠多了。

    黑岩被抽得死去活来,可硬是咬紧牙关的不叫唤。

    华锐枫看得有点同情,于是就交待道:“金莲,别打太久,打到吃午饭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黑岩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,就这样过去了一天。

    这一天里,黑岩被逼着喝了三次药,挨了三顿打。

    入夜的时候,黑岩在药力之下,再次陷入昏迷不醒的状态。

    金珂则是一挨床就变猪了,一天三顿打下来,黑岩疼不疼她没办法体会,可她自己却是累崩了,两只手酸软得像面条似的,精神体力都严重透支。

    华锐枫这一天却基本都在别墅的后院忙活,像是在老家一样,沏了三个简易炉灶,不停的煎制各种药物。有一些是为黑岩准备的,有一些则是为了以后!

    这一次的随缘局,让他知道自己能保命又能害人的东西实在太少了,必须得多做准备才行。

    当然,要做这些东西,去厨房会更方便的,那里有煤气炉,电磁炉,微波炉等等更科学的加热方法,但厨房要做饭,华锐枫现在所制的又基本都是毒药,万一不小心滴了一丁半点到吃的东西里面,那大家就虾米豆腐了!

    正在他忙碌的时候,一道白色的倩影映入眼帘,白素出现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白素明明说好来帮忙的,结果来了之后根本不去见黑岩,只是找了个房间独自在里面呆了一天,连饭也不出来吃,仿佛在里面修仙似的。

    华锐枫见她终于冒头了,这就问道:“饿了?”

    白素颌首,“有一点点!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留了饭菜的!”华锐枫拉过一张小板凳让她坐下,指着炉灶上在熬的药道:“你帮我看着火,我去给你热一下饭菜。”

    白素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,既然已经决定了替他卖命,让他伺候一下又算什么呢!

    没过多久,华锐枫便热好了饭菜,摆在一个托盘上给她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白素看了一眼,发现托盘上的菜肴份量并不是特别多,但种类却不少,有白切鸡,红烧肉,酿苦瓜,鱼香茄子,蒜蓉菜心,还有一份当归乌鸡汤,以及一份炒饭,外带一个水煮鸡蛋。

    碗碟小巧精致,颜色搭配到位,摆放得也很讲究,让人看着就忍不住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原本并不感觉怎么饿的白素接过托盘的时候,瞬间就感觉自己饥肠辘辘了,看着正忙活着给她摆桌子的华锐枫,不由暗里感叹:这个男人虽然一肚子坏水,但本质绝对是不坏的,而且很懂生活,绝对是一个贤夫良父,如果……可惜,没有如果!

    她也好,华锐枫也罢,恐怕已经注定了不会有普通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在她坐下来吃饭的时候,华锐枫沏了一壶茶过来,一边喝茶,一边看火,一边陪她吃饭。

    这个场景,不知道触动了白素的哪根心弦,竟然让她感觉很温馨,纵然是剩饭剩菜,可也吃得不是一般的香!

    吃饱的时候,一杯热茶已经从华锐枫手里递了过来,让她更是满足得不行,半响才开口道:“黑岩的性格很硬,打他没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那你还让金珂一天打他三顿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先给他上开胃菜,然后才给他上主菜。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道:“你这样以硬来,就算得到他的人,也得不到他的心!”

    华锐枫嗤之以鼻的道:“他又不是你,我要他的心干嘛,得到他的人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这,算是表白吗?还是随口一句胡话?

    白素有些摸不透,可脸却被弄得发红,最后决定当作没听到,只是问:“你就不打算以德服人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以前就是一直想着以德服人,可谁也没服过我,反而当我是好欺负。”

    白素叹气道:“看来夏玥不但毁了一个好人,还教出了一个坏人!”

    华锐枫不由拿眼看着,显然不太明白她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素道:“你说你不喜欢她,我相信的。可你却不得不承认,你已经深受她的影响,做事风格越来越像她了!”

    她不说,华锐枫还没有任何感觉,可被她这么一说,他发现好像真的有,尤其是对待坏人的时候!

    反省一阵后,他就摇头道:“可我并不想变成她那样。”

    白素摇头道:“变成她那样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!”

    华锐枫:“呃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是怕你坏,是怕你不够坏!”白素幽幽的说一句后,又补充道:“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。当然,完全成为她那样也不行,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就好了!你在这一点上,已经做得很不错的!”

    华锐枫听得一愣一愣的,“白素,你这是在夸我吗?”

    白素脸上有了一点笑意,“算是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见她竟然冲自己笑,不由得看着她发呆!

    白素则被看很是不好意思,“这样看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感觉你现在有点不太一样了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哪里不一样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胸比较大……”

    白素脸又被红了,可又不由下意识的垂头看一眼,然后才嗔骂道:“又没正经了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我是说你胸怀比较大了,以前你从来不会夸我,不骂我,我就偷笑了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或许是以前我还没认命吧!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现在认了?”

    白素叹气道:“已经没有退路了,不认命还能怎样?”

    华锐枫摇头道:“白素,你这样有点丧啊!我还是比较喜欢以前的你,不屈不挠,敢于直面夏玥那个老阴妣!”

    白素忍不住了,质问道:“华锐枫,是谁把我变得这么丧的呢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避而不答的道:“不要这么悲观,跟着我未必不能出人头地的。”

    白素缓缓的道:“我不想出人头地,只想好好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已经决定了,竭尽全力让你强大起来。”

    华锐枫大喜过望,连连冲她竖大拇指,如果可以的话,他真想抱住她亲两口,不过最终还是克制着道:“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!”

    白素伸出手道:“那我们一起加油!”

    华锐枫没有跟她握手,直接就抱住她。

    白素狂汗,立即就想推开他,可他只抱一下就放开了。

    华锐枫和白素的关系,终于有所改善,这让他心情不是一般的愉悦,脑子也变得灵活起来,“白素,我突然又想到一个办法,如果真的管用的话,黑岩性格再硬也得在我牛仔裤下俯首称臣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一个古老的办法!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需要我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华锐枫道:“需要你献身!”

    白素吃惊指着自己道:“你让我用……美人计?”

    华锐枫见她认真了,不由就失笑的摇头道:“跟你开玩笑的,不需要你做什么,不对,你先把桌上这些碗筷给我收了!”

    白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当白素收拾了碗筷,又洗净之后从厨房回到后院,发现那张桌子上已经多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华锐枫将牛子强平时拜神用的神龛搬了出来,点了两根油烛,燃了三柱香,还摆了几盘生果在上面,旁边放着一叠没有书写过的黄符纸,他自己则端着一碗清水,神色虔诚的跪在那里,嘴里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这是在干嘛?跳大神?

    白素很是好奇,因为她从不知道他还会这一手。

    华锐枫以前也不会,可是获得传承之后,那就没有什么不会的了。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