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岩很快定下心神,而且还有点高兴。

    他没有找错人,眼前的女人就是视频中的那个周雪,而且从她的话中能听出,那个假扮成他的人确实找过她,所以她认得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,喝问道:“什么叫我真的又来了?”

    周雪道:“你今天早上过来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黑岩顿时惊疑起来,“我早上来过?”

    周雪点头,“对啊。你忘了吗?今天早上天亮没多久,你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黑岩的眼珠子转了转,这就问道:“我当时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周雪道:“你说你还会来,可能是今晚,可能是明晚,也可能是白天,但也有可能不来。”

    黑岩听得一头雾水,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

    周雪苦笑道:“我也感觉你说的话很乱,可你就是这样说的,你还让我这几天哪都不能去,就在家等着你来,否则就叫我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黑岩听到她这样说,心头开始涌起一种不是不好的感觉,那个假扮自己的家伙,似乎预料到自己会来,但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的问:“我还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周雪道:“你让我看到你之后,问问你是从哪儿进来的!”

    黑岩没有回答,只是追问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周雪道:“如果你是从楼上进来的话,让我提醒你看看自己的手。”

    黑岩扬起自己的看了一眼,顿时脸色大变,因为他那只被木屑刺伤的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肿了起来,变得又紫又黑。另外一只手也差不多,但只是又红又肿,颜色并没有发黑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他偏偏不感觉疼痛,顿时就怒声喝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我的手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周雪虽然也看到了他一双手的异常状况,可是却莫名其妙,喃喃的道:“我怎么知道啊!”

    黑岩更怒了,扬手就一耳光抽到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周雪挨了一记大耳光,牙血都被打出来了,嘴巴疼痛不行!

    只是不但他疼,黑岩也同样感觉痛得不行,他的手不用力还没有什么感觉,可一用力竟然无比的疼痛,仿佛抽到的不是一张脸,而是一块铁板!

    尤其恐怖的是,他这一耳光下去后,手上的肿胀更是往上迅速蔓延,原本肿胀的只是手掌,现在连手腕都肿起来了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他还感觉微微有些头晕,心脏也怦怦急跳,赶紧的运气全身,这才稍为感觉好一些!

    此时的他,已经意识到严重不妙了,因为这个样子,无疑是中毒的节奏,可是怎么中的毒,他又搞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黑岩深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这就冲周雪喝问道:“他早上,不,我早上来的时候,在你这里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周雪为了避免再挨打,忙不迭的道:“你一来就上了我家三楼,也不许我跟上去,所以我也不知道干了什么。半天后你下来了,警告我说不想死的话,让我这几天不要到三楼去。”

    黑岩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中招了,三楼的那个破门把被对方做了手脚,自己用手去拧门把,被刺伤后中了毒!

    不过黑岩仍然纳闷,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一定会从三楼进来呢?难道自己就不能走正门吗?

    黑岩想了想问道:“除了这些,他,就是我,我还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装了监控啊!”周雪神色复杂的看着他,这个家伙不会是失忆了吧,早上才做的事,晚上就不记得了,“你在三楼折腾完之后,就去了一楼,给我家大门上装监控!”

    黑岩再次恍然大悟,大门上的监控无疑就是为自己特地加装上去的,目的就是为了逼迫自己从后面潜入房子,从而中招!

    好阴险,好卑鄙,好无耻,又好精细的算计啊!

    黑岩怒得咬牙切齿,这就伸手想要将周雪一把抓过来,可是手才一碰到周雪的衣领,痛得他差点惨叫起来!

    现在他的手根本不能碰任何的东西,一碰就会痛得像被针扎似的,只能怒声质问道:“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什么他?”周雪感觉这厮就是个神经病,只能弱弱的提醒道:“大,大哥,没有他,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黑岩下意识改口:“那我在哪儿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不但周雪感觉他是个傻叉,就连黑岩都感觉自己在犯傻。

    不过周雪还是老实的应道:“大哥,你不就在这儿吗?”

    黑岩怒道:“早上那个我,不是我!”

    周雪狂汗,那明明就是你,怎么就不是你了?

    这厮不但是个神经病,还带人格分裂!

    周雪没敢反驳,只能顺着他的话问: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黑岩道:“一个假扮成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周雪啼笑皆非,假扮你的人?能扮得那么像吗?别蒙我了行吗?我又不是小孩。

    黑岩又问道:“那个人除了这些,还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周雪道:“你说……就是他,他说你来了,就提醒你看看自己的手。”

    黑岩皱眉,“别的呢?”

    周雪苦声道:“然后就说我要是敢报警,或者耍花样,就会把我的那些事通通都抖给警察,让我把牢底坐穿!”

    黑岩此时已经不想去管周雪做了什么事,因为他明显已经中了别人预设的圈套,如果不想死,也不想被俘虏的话,最好就是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!

    黑岩打定主意后,这就想将周雪杀了灭口,可是事情还没弄明白,现在就把她杀了,以后就更难搞清楚了,于是就打消杀她的念头!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的他,头晕眼花的感觉已经比较严重了,手脚也变得十分无力,只能不停的运集内气,才能勉强支撑,可是已经没办法再走后门了,爬水管下去了,只能下楼走正门。

    出了周雪的家门,只走了十来二十米,他就感觉整个人变得无比难受,眼前金星乱闪,头重脚轻,胃里不停翻腾,欲吐不吐的发闷,脚步也变踉踉跄跄的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艰难得不能更艰难的走出巷道,他已经感觉天旋地转,最后就别吱一声,像条死狗似的瘫倒在路边,彻底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时间,只过了几分钟。

    一辆奥迪R8缓缓驶了过来,一男一女从车上下来,赫然就是华锐枫与金珂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的时候,华锐枫说要带金珂去赌个博,赌的就是黑岩会不会来找周雪。

    当然,华锐枫并不确定黑岩一定会回来找周雪,只是想到夏玥与黑岩当时在苏家争执的场面,猜测黑岩有可能会来找周雪,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反正醒着也是醒着,闲着也是闲着,华锐枫便决定博一博,看看单车能不能变摩托。

    他让金珂给他易了容,再次变成黑岩的模样,然后来到周雪家,以威胁利诱的手段,轻而易举就迫使贪生怕死的周雪就范,任由他在她家折腾。

    华锐枫原本是想在房子前面,那扇防盗门上做手脚的,因为黑岩有暴力破门的习惯,只要他的手与门把一接触,就会中毒。只是深思一下又感觉这样不稳妥。

    他吃不准黑岩会不会来,又什么时候来,万一他来得太晚,有别的人进出周雪家,接触了防盗门中毒,那将是一件麻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华锐枫虽然想拿下黑岩,可不想伤害无辜,因此绕着屋子观察一圈后,决定逼黑岩走后门。

    怎样才能逼黑岩走后门呢?自然是在大门上安装监控,让黑岩产生忌惮心理,不得不从后面进入。

    攀墙入室,于对普通人而言或许有难度,但对属于高手的黑岩而言,绝对不是事。

    那他要从后面进入的话,只能是通过下水管道爬上去,然后从三楼的防盗网钻进去。

    华锐枫这就用自己在乡下制好的毒药粉,涂抹在下水管道上面,不过也没有整根都涂上,而是离地面二米以上的位置才涂上,因为怕一般人不小心触碰到下水管道,但超过两米后,一般人就触碰不到,这样也避免了误伤无辜。

    下水管道涂抹好后,华锐枫又上三楼,将防盗网也刷了一遍,尤其是安全窗的那个锁头,也下了功夫。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才是阳台那扇门的木把手,将它弄得欲裂未裂,然后又涂抹上毒药。

    之后,他又在一楼装上了监控,确定自己的手机可以远程接收画面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有走远,就在附近蹲守起来,与金珂轮流监视手机画面,静待黑岩出现。

    这样的做法,成功的几率明显是不算高的。

    第一,黑岩未必会来,来了也未必会忌惮门前的监控。第二,黑岩就算来,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,时间一长,华锐枫刷在各个地方的毒药可能会失效。第三,黑岩真的来了,也真的走后门了,可如果他带着防护手套,那也是白搭。

    当然,华锐枫的手段还有很多,例如在地上布毒针陷阱,例如在门顶上放盆毒药水,例如弄点蛊虫放在不起眼但又必经的地方……但这些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布置,然而黑岩可能说来就来!所以华锐枫只能用这种颜色很浅,味道很淡,可又剧毒无比的毒药粉来做陷阱!

    因此他这个陷阱,做得可以说很佛系,能不能让黑岩中招,只能随缘分!

    不得不说的是,华锐枫真的时来运转了。当然,也有可能是老天爷偏爱那些愿意去准备的人。

    黑岩真的来了,而且中招了。

章节目录

天师狂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天师狂医最新章节